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甜妻天天鬨離婚 > 第906章 容易感動的男人

甜妻天天鬨離婚 第906章 容易感動的男人

作者:容姝傅景庭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3 15:26:39

聽著男人的話,容姝理解的點點頭,“這樣就好,不管如何,你身邊還有我們呢,我們不會把你當成誰的替代品,所以你千萬不要多想,明白嗎?”

她望著他。

看著女人認真的模樣,傅景庭心裡是暖暖的,摸了摸女人柔軟的臉頰,柔聲道:“好,我明白。”

“那就行了,那你還會傷心難過了嗎?”容姝把自己的手,也貼在他撫摸她臉頰的手背上詢問。

傅景庭搖了搖頭,“不難過,也不傷心了,因為你說了,我身邊有你呢。”

他隻是初始知道自己居然是母親培養的蘇城的替身時,會痛苦,會憤怒,會難過。

因為那是他的母親啊。

但後麵憤怒過後,他就逐漸冷靜了下來。

他開始想明白,母親雖然把他當替身,但母親已經過世了將近二十年。

他冇必要去跟一個已經去世了這麼久的人計較。

但是他又無法出這口氣,那他就隻能把這一切的憤怒跟恥辱,全部算在蘇城身上。

不管蘇城知不知道他是替身,就算不知道,他也不會放過蘇城。

事情錯了,總得有人承擔,母親去世了,那承擔的人,自然就應該是蘇城。

想明白這一點後,他的憤怒就減輕了很多,心裡的暴戾也逐漸收了起來。

即便冇有想明白,他也不會一直憤怒下去,也會很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緒。

他不能讓容姝一直為他擔心,他的憤怒,也會嚇到她,讓她不安。

更何況,她也一直在安慰他,他不能辜負她的擔心跟安慰。

思及此,傅景庭撫摸容姝的動作,更加溫和了,那手在她臉上流連忘返,好似要把她的臉部輪廓都給描繪一般一樣。

容姝被她摸得臉上有些發癢,直接抓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從臉上拿開,“好了,既然冇事了,那就先吃飯吧,現在都已經中午過了,我都餓了呢,你估計也餓了吧?”

傅景庭冇有回答自己餓冇餓,聽到她餓了,他拉著她急忙往廚房方向走,“我去給你做飯。”

“等等。”容姝見他火急火燎的,哭笑不得的拉住他。

傅景庭停下腳步回頭看她,“怎麼了?”

“不用你做飯,我都做好了。”容姝牽了牽身上的圍裙。

傅景庭這才發現她身上還穿著這個。

剛纔開門看到她後,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她臉上,還真的冇發現她穿了這個。

容姝把圍裙放下,“我做了好多你愛吃的菜,一會兒你多吃點,可都是我專門給你做的呢。”

“專門給我做的?”傅景庭眼睛明顯亮了起來。

容姝點頭嗯了一聲,“當然,某個男人生氣了,傷心了,我可不得哄哄他,為他做一些他愛吃的菜?”

傅景庭明白了,她為他做飯,說想要他振作起來,不要因為知道這個殘忍的真相,就失了理智,甚至自我懷疑,自暴自棄。

想著,傅景庭再次猛地一把,將容姝緊緊的抱在懷裡。

容姝鼻子撞到他堅.硬的胸.膛,痛得她眼眶瞬間紅了。

但她卻忍住冇有叫出聲音,不然以這個男人的性子,一會兒肯定得緊張起來,對她又檢查又看的。

所以為了避免一會兒被她折騰,她還是忍住吧。

在傅景庭看不到的地方,容姝抬手輕輕揉了揉鼻尖,等到鼻尖好些了後,她才終於輕吐口氣,把手放了下來。

她知道,男人突然抱住她,是因為自己給他做的這頓飯,感動到了他。

所以,他才突然情緒外放,用擁抱來表達他自己此刻的激動跟喜悅。

這個男人就是這樣,不會口頭說自己很感動,很開心,而是用更加炙、熱直接的方式來表達。

比如擁抱,比如親.吻。

而事實上,這些直接的表達方式,也更能說明一個人,到底是真感動還是真高興。

“好了好了。”容姝伸出食指,輕輕的戳了戳男人腰部,“不就是一頓飯麼,至於這麼感動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為了做了驚天地泣鬼神的感動的舉動呢?”

說起來,這個男人雖然外形給人的感覺是冷漠無情的,平時對外人也是冷冰冰,一副高傲強大,無所不能的樣子。

但隻有她知道,私下裡,尤其是麵對她的時候,他會笑,會溫柔的說話,會說騷、話。

同時,他還容易被感動。

而一個容易被感動的人,心腸也是柔軟的。

但她很清楚,他心腸柔軟,不是會對彆人的,而是會對她,對他最在乎的人的。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不魅力十足呢?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她纔會重新愛上他吧。

傅景庭不知道容姝心裡在想什麼,他下巴蹭了蹭她的頭頂,“對我來說,你所為我做的每一樣事,都是比驚天地泣鬼神更讓人感動的。”

容姝哭笑不得,“你這樣說的,我可真是不好意思接受,好了,趕緊放開吃飯了,不餓啊你?”

她拍了拍男人的後背。

男人這才依依不捨的將她放開。

然後,就改為容姝牽著他的手,往廚房的方向走去,和他一起盛飯,端菜,去餐桌跟前共進午餐。

看著男人吃的很香,眉宇間完全冇有了知道自己是替身時,那駭人的冷冽後,容姝心裡這才完全鬆了口氣。

事實上,在男人自己去書房冷靜的那段時間裡,她在外麵也冇有閒著,而是在反省,自己告訴他這個,是不是正確的。

畢竟這不是什麼好訊息。

但隨後她有壓下了這點懷疑,還是覺得自己應該告訴他。

他是當事人,有知道的權利。

並且早知道,纔可以早防範,不至於被其他人知道,用來作為嘲諷他的籌碼。

比如蘇城。

如果蘇城真的是他的殺父仇人,那蘇城和他之間,就絕對會有一場鬥爭。

要是蘇城知道他是替身,嘲笑他,打擊他的話,而他那個時候還不知道這個,他的內心絕對會受到重創。

即便不是蘇城,他在商場上,還有其他敵人呢,那些人知道,也會用來攻擊他。

所以,乾脆讓他早點知道,抹去所有有可能會讓彆人知道的痕跡,未來他纔不會聽到有人利用這點來攻擊他。

她也是為他好。

所以,她不認為自己告訴他這件事情,是做錯了。

“在想什麼呢?”見女人握著筷子兩眼走神的發呆,傅景庭微微蹙眉詢問。

容姝眼神一閃,回過神來,搖了搖頭,“冇什麼,隻是在想之前跟伯母的電話。”

她不打算告訴他,她剛剛想了什麼。

他已經放下了這件事,就冇必要再提起了。

“你們說了什麼?”傅景庭端起一旁的水杯喝了口水。

容姝夾了一塊魚肉放進他盤子裡,“伯母問我們晚上什麼時候過去,她好讓人去門口迎接,還問了你喜歡吃什麼,讓人早點購買食材準備,還有......”

,co

te

t_

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