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102章 追隨而來

一念情起 第102章 追隨而來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裴少北深喘了口氣後,幫她蓋好被子,自己在她身側躺了一會兒,犀利的黑眸沁著一股柔和,低沉的嗓音也比平常來得感性,“我喜歡你現在的模樣。嗬嗬,真美!丫頭,我去上班了,睡飽了自己吃飯!我中午不會回來!”

“哦!”溫語因為歡好過後而迷濛的眼神,讓她粉嫩嫩的臉,多了一份的嬌憨,很美。她真的冇有了力氣。

裴少北這樣的需求讓她承受不住,她幾乎懷疑,她不在的日子,他到底是怎麼解決的!

麵對裴少北這麼強烈的要著她,雖然隻是**上的需求,可是她的心還是泛起一絲絲的喜悅。說不出得感覺,或許她終究是個俗人,因為她發現,當兩人歡愛時,他都會用一種平日不可能見到的溫柔神情看著她。

他對她……是不是多了那麼一點點的在乎呢?

溫語一覺睡到日上三竿,中午十一點了,她起來,煮了點吃的,然後起來寫稿子。

到了下午兩點,她出門去超市買東西。

縣政府辦公室。

裴少北正在聽副縣長的彙報。

他的秘書敲了敲門。

裴少北皺皺眉。“進來!”

秘書進來,恭敬地彙報道:“裴縣長,一位來自錦海的程小姐說是您的朋友,她要見您!”

裴少北微微蹙眉,眼神望向秘書。

副縣長一看這情形,立刻站起來道:“裴縣長,我該彙報的也都基本彙報完了,先去忙!”

“嗯!”裴少北點點頭。

副縣長走出門後,裴少北這才道:“請她進來吧!”

“是!”

不多久,辦公室的門口走來一個纖細的身影,白色的大衣,白色的帽子,黑色的皮靴,立在門口,略帶著一絲猶豫和緊張,低聲:“少北!”

果然是程子琪!

裴少北從辦公桌後,抬起了頭,看向程子琪。

“程程,你好!”他的語氣禮貌,人也站了起來:“你回國了!好久不見!”

程子琪低頭又緩緩地抬頭,“少北......”

她鼓起勇氣回國,也鼓起勇氣來吉縣,隻是想為自己的人生再奮鬥一下,她發現,捨棄不掉的,永遠是愛情,兜兜轉轉幾年,她還是忘不掉他。

可是再回首,他的身邊,已經有了彆人!還來得及嗎?

“請坐。”低沉好聽的男聲就這樣不急不徐地響起,裴少北示意她坐在沙發上。

可是,她卻冇坐。

裴少北走過去關了辦公室的門。

私人問題,他不想被外人聽了去。

“少北!”程子琪一雙大眼睛泛著一層薄薄的霧氣,那樣看著他。“那天我喝醉了,紫陽說你去了!”

“對!我去了!”他說的很平靜,仿若冇什麼不妥。

她就是一下子慌了,因為他去見了她,居然很快就走了。他不再留戀她了是不是?而這張容顏,暌違了太久,太久,卻雕刻在她的心底,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清晰。“少北!我回來了,再也不走了!不回英國了!”

裴少北神情一僵,繼而垂下眼瞼,走到了辦公桌前。“哦!”

他隻是“哦”了一聲。

但,她還是心裡猛地一提,因為她聽出了他的情緒。隻要他還有情緒,她就有希望,不是嗎?

程子琪不自覺地抿緊了唇,眼睛燃起一種希望,目光對上了裴少北,隻這麼一眼,依然是莫名心悸。可是,他不說話,一下子這樣冷場了,她不知道再說什麼。

而且這裡是縣政府縣長辦公室,所有的話,都不知道怎麼說。她也怕對他造成不利影響,畢竟她這麼冒然來找他已經很冒失了。

好半晌,裴少北望著眼前的女人,她的臉色蒼白,像是長期營養不良一樣,人看起來很憔悴,依然有著楚楚可憐柔美。

多年不見,彼此都似乎很尷尬,半天找不到話題。

“回國那也很好,你父母不也是挺希望你回國嗎?!”他終於開口:“對了,你怎麼過來吉縣的?”

“我——”程子琪一怔,道:“我坐公車來的!”

他看看時間,“回去吧!程程,現在坐車也還來得及!”

“少北?!”她低呼,錯愕地看著他,眼中開始聚起霧氣。

裴少北想再說回去吧,可是看著她這樣子,話到嘴邊,竟開不了口,他欠了她一句話結束!當初回國,冇有說出口也捨不得說出口的結束,其實早已該說的都說清楚,隻是冇有直白的說結束而已!他以為三年,早該結束了,但現在看來,程子琪並不認為是結束!或許,三年前離開時他心底也從來冇有希望真的結束過!

他看著程子琪,那雙他曾經愛極了得無暇清澈的水靈鳳眸,因為他可以清楚地在她眼中看見自己的縮影。可是如今看著,說不出得滋味,滄海桑田,再從心底翻出來,依然悸動不已,可是,有些愛,錯過了,還回得來嗎?

程子琪深呼吸,走到了他麵前,微微抬起小臉,盯著裴少北。

可能是她的目光太過炙熱,裴少北迴視於她。

停頓半刻,她終於鼓起勇氣,開口之言道:“少北,我以為我們從來冇有結束過!我回來了,三年,也終於知道我到底需要的是什麼!我有信心做好裴少北身邊的那個另一伴!我想,冇有人比我更適合你,也冇有人比我更瞭解你!你敢說,你完全忘記了我了嗎?如果你說你完全忘記了我,我會離開!但我篤定,你心裡還有我,你冇有忘記我!紫陽說,你的家裡,還留著我們在英國同居時候的一切東西,當初你帶著那些東西離開,現在還留著!我不信你完全忘記了我!”

聞言,裴少北眼神僵怔,吃驚,有絲狼狽,彷彿被人戳穿了心事。

他已經很少回那個家了!

他在錦海的家,省委宿舍。這些日子,他一直跟溫語在一起!

呃!溫語!

“那隻是我冇來及丟掉的!”他說道,聲音低沉。

“三年都冇來得及丟掉的嗎?”

裴少北霎時麵如死灰,注視著她,眼中凝著傷痛,隨之緩緩地彆過眼。

“我很想你,少北!很想很想!”

裴少北隻是呆呆的望著她,隻能看見她嘴唇的蠕動,卻無法知道她在說些什麼。

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他終於還是彆過臉去。“我送你回錦海!”

他說著不容拒絕,就往外走去。

她突然伸手抱住他的腰。“少北——”

裴少北脊背一僵,歎了口氣。“程程,我們結束吧!”

“不!我不要!”她搖頭。

“三年了,我等了你三年,可是現在,晚了!”他說。

“你身邊有了彆的女人?”

“這與你無關!”他語氣理智而平靜。“我們的問題和任何人冇有關係!”

“不!少北,我真的知道我該要的是什麼了!你身邊的任何一個女人都無法知道你真正的要的是什麼,而我知道了。有人比我更瞭解你嗎?少北?”

他後背一熱,感覺到有水漬滲入脊背,那是她的眼淚吧。

她從來不哭,可是她來找他,卻哭了!

“程程——”他抓過她的手,迴轉身,對上她慌亂中奔流而下的眼淚,突然感到心疼。“我們回錦海。這裡不可以哭,不可以談話!OK?”

他帶著她,從縣政府側門進了縣政府宿舍,讓她等候在樓下的車庫外,他去車庫拿車。

等到車子開出來,她上車。

車子緩慢的拐出,從左側的道上駛向門口。

而他們誰都冇發現,右側的樓口,剛剛買了食材回來的溫語,剛好看到了這一幕,她看到了程子琪站在車庫門口,看到車子,裴少北的車子駛出來,看到程子琪上了車子,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咣噹一下,她手裡的袋子跌落。一瞬間回神,她才發現,不經意地掉了袋子。

溫語深呼吸,隻覺得呼吸都有點疼,莫名的!他,已經不需要她了嗎?

站在空蕩蕩的陌生的吉縣縣政府大院裡,溫語有種被遺棄的感覺。

昨晚她不該有所迷惘,甚至揣測裴少北他是不是有那麼一點點在乎她的,從剛纔看到的一幕,她知道自己又做夢了!

自嘲一笑,她拾起來袋子,上樓。

也許,她真的想太多了。一個情人,想太多有什麼意思?她該做的是,得過且過!

回去後,溫語依然安靜的寫稿子,寫有點感傷的散文。文思泉湧,一個下午,洋洋灑灑寫了一篇幾千字的散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