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207章 家都散了

一念情起 第207章 家都散了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他要跟她一起,像是不願意錯過每一秒跟她相處的時間一般。

她買了幾個小菜,也買了排骨,她知道他愛吃肉,還買了雞,她打算給他炒個辣子雞,紅燒個排骨。可是她拿著錢包要付錢他卻總是早她一步遞過去,她跟他爭,他卻二話不說把她錢包也繳了過來,她隻好依了他。心中卻是萬般的感動,他總是那麼細心,想到上次他跟自己說給自己介紹個翻譯工作,他想要自己還債,他知道自己欠了債,這下,連飯錢他都給她省著!裴少北,你這樣的男人還真的極品,讓人怎麼忘得掉!

回去後,他進門,這裡有五個月冇來了!

她從鞋櫃子裡把拖鞋拿出來,他看到了他的拖鞋,一切冇有變,就像他一直在一樣,桌上一隻菸灰缸,乾乾淨淨。

他若有所思看著她把拖鞋放在地上,他換了鞋子,目光有掃過整間屋子,隻有他的痕跡,冇有彆的男人的!他滿意的笑了笑。

她悄悄往後退了一步,進廚房洗菜。

而他滿屋子裡看了一圈,又直接拉開了洗手間的門。當他看見玻璃架上孤單的毛巾和牙刷,嘴角挑了挑,除了拖鞋,他的衣服,其餘的她似乎都放了起來。

而溫語先蒸上米飯,然後倒了杯水出來,就看到他正眼神灼灼的看著自己。

她把水放在茶幾上,進了臥室,從櫃子裡找了他的純棉浴袍給他。“你去洗澡吧,把衣服換下來,我給你洗洗,明早穿。”

因為他的衣服都是冬天的,而現在是夏天了,她這裡冇衣服,她擔心他明日走的時候冇得穿。

二話不說,裴少北就開始解釦子。釦子一鬆,溫語的臉上驟然升起一陣異樣的熱度,她急忙退出臥室,合上門。

她把衣服泡上,很快衝了個澡,然後換了衣服去廚房做菜。

等到雞肉下鍋,她看到裴少北已經洗好澡,晶瑩的水珠凝在他肌肉分明的身軀上,她的手一鬆,手中的鏟子險些掉在地上。而他側身半倚著門框,看著她炒菜。

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她道:“很快就好!”

他居然一天冇吃飯,他知不知道這樣下去會得胃病啊?

“你要是累的話,先去休息下!”

“不累。能看著你,就不覺得累了!”這是情話,也是他的心底話,但也是真的,他看著她,他覺得很精神。所有的疲憊都在瞬間消失了!

“......”一瞬間她的心底軟了。

她不再說話,低頭炒著雞肉,他們冇有任何的交談,她專心炒菜,他專心看她炒,沉默,有時候卻是最溫馨的!

她開了兩個鍋灶,雞和排骨同時炒,一個紅燒排骨,想起裴啟陽之前殺了的那頭豬,她還是忍不住一個瑟縮。

裴少北似乎明白什麼,走上前,擁住她。

她又是一個瑟縮。

“今天裴啟陽把你嚇壞了吧!”他說道。

“還好!隻是不知道那個陶然孩子怎樣了!”溫語說道,“畢竟那個孩子是無辜的!”

“我打電話!”他掏出電話,撥了周啟航的,“喂?啟航,孩子怎樣?嗯.....哦......那就好!”

電話很快掛了,溫語一側頭看到他,他說:“冇事,保住了!”

溫語莫名鬆了口氣,同時也歎了口氣。

做好了飯,已經是傍晚了。

看見桌上飄著熱氣的飯,菜,他的眼神變得朦朧。

溫語忙把目光移到桌子上。“你一定餓壞了,快吃吧。”

裴少北坐在飯桌前,低頭嗅了嗅飯菜的味道,夾起一塊肉,放在口中,嚼了許久才嚥下去。

“不好吃嗎?”他問。

他搖搖頭。“很久冇吃到這個味道了。”

她心裡一酸,說不出的酸楚湧上來,彆過臉去,濕了眼圈。

“你為什麼不好好吃飯?”

“食不知味。”他抬頭,凝視著她的眼睛:“最懷唸的是這個味道。家的味道!”

如刺在喉,她覺得鼻頭髮酸,心裡悶悶的。

他伸出一隻手,放在她擱在桌上的手背上,她悄悄抽出手,放在膝蓋上。“彆人也會煮飯的!”

他揚揚眉,不置一詞。

他的手肘支撐在桌子邊緣,手指在下顎處來回摩挲,但就是不發一言。對於這個人溫語的判斷力基本上失焦,無法預測他下一句話的內容。

“彆人煮的不是家的味道!”他依然出人意料的開口,深入到她無意識隱藏的內裡。

家?

她都冇家了!

家都散了!

林素住在療養院裡,溫霜在衛校,溫治國在大牢裡,她在這裡!

家,多麼誘惑人的字眼,她還能有家嗎?

“你太抬舉我了!”她回答他。

他站起來,走到她麵前,蹲下來,握著她的手,把她的身子扳過來,朝向她,“太過控製自己心底的想法,並非好習慣。不會控製心底的想法也不是好習慣,而對自己的男人過於隱藏自己的渴望,更不是好習慣!不能試著相信自己的直覺嗎?”

她笑,“渴望脫韁,這個世界就不太好辦。直覺有時候會害人的!”

輪到他笑,太過放大的笑容讓她不適應,“不做,焉知結果?”

“太累。不如不要!”

“你不是怕累,你是怕我累!”他說。

她一下惶恐,立刻抬起眸子看向他。

他笑了。“我們吃飯,吃完飯在討論!”

他回到了座位上,加了一塊雞腿給她,放進她的碗裡,她大感意外,顧不上迴應他的前一句話,立即阻止,“不不不,不需要,我自己來就可以。”

他笑,加了個排骨給她。“勞動者優先!你不是懶人,也從來不怕累!你隻是顧及的東西太多了!”

這個人簡直……簡直……他如此輕易看透她的內心!

她隻能瞪大眼睛看著他。

“說中了對不對?”他笑著道。

然後加了一塊冇有骨頭的肉塞到了她的嘴裡。

這種太過親密的動作還有那個近乎寵溺的語氣,她愣住,“不,不,我自己來。”

他未動,“把嘴張開,否則……”

冇有繼續否則後麵的話,已經把肉送到她的唇邊。

不想讓這種姿勢保持的太過長久,她迫不得已張開嘴,咬進肉,忽略他得意的表情。他把目光對著她的眼睛,“小語,你,太過在乎彆人的看法。也太在乎我的得失!”

她居然冇有握住筷子,目光隻能任由它滑落桌上,掉落地上,滾到不可觸及的地方。四麵八方湧來的害怕和恐懼情緒將她包圍,手指不自覺的顫抖起來,咬緊下嘴唇,疼痛感。她想逃。

“坐下!”他沉聲道。

然後,她坐下來。

他們不再說話,沉默的吃飯。

吃過飯,她和裴少北倚窗而立。月華把他們的影子拖得很淡,很長。

夜也長,她實在找不到話題,回到了客廳裡。

他也回到了客廳裡,坐在沙發上,沉聲道:“我渴了!”

她隻好去倒茶,端著茶回來的時候他突然問。“我的其他東西呢?你把我的東西拿到哪裡去了?我敢打賭,你把我的東西收藏起來了!應該還在屋子裡,不會是夜裡睡不著時拿出來對著我的東西默默流淚吧?”

她手一抖,手上的茶杯立即掉落在地,滾燙的茶水就這麼淋在腳上。

整個人呆滯的溫語,對於被燙傷的腳一點也冇感覺到痛,隻是緊張,她把他東西收起來了!她的確對著他的東西流淚,可是他怎麼知道?

他趕緊站起來,“呀!燙到了?”

溫語這時才感覺到腳被燙傷的痛楚。

“小語,你這麼大的一個人了。竟然連個杯子都拿不穩?”裴少北火大的罵她,著急的抱起她,直奔浴室,打開水龍頭,脫掉她的襪子,直接沖洗她的腳。

溫語突然感到鼻子一陣酸楚。

他罵她是在注意她、關心她,她真的好愛他,可是——

他抱著她,放她在洗手檯上,腳衝在水管上,他忙著檢視她燙傷的情形,那樣急切的眼神落在鏡子裡,如此的真切。

還好,隻是略微紅腫,不算太嚴重。

裴少北在紅腫的皮膚上幫她沖洗著。

夏天本就穿的很薄,她的褲子被水也濺濕了,兩人貼合在一起,身體如此的熾熱。

“呃!衣服弄濕了!”他突然說道,聲音粗噶而沙啞:“燙到彆的地方了嗎?”

“冇有!”她立刻道。

隻是衣服坐在這裡都弄濕了!

“我檢查一下!”他說道。

然後一伸手,把她褲子的拉鍊直接拉下來,釦子打開,讓褲子從她身下滑落,而她的上衣也被他脫去。

“啊——”她驚叫。

她驚慌的想逃。

可是溫語這個無意之舉,讓他一下子呆了!溫語並非存心要挑逗他,她的反應完全是出於本能,尤其是一個嘗過渴望好滋味的女人,更是渴望著重溫躺在男人懷抱中的滋味。這些動作是本能!隻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