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30章 再也不見麵

一念情起 第30章 再也不見麵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她被壓得全身難受,被他諷刺,心裡悲涼,立刻回嘴頂他一句,“隨便你怎麼說,你放開我,我和你有關係嗎?你和譚一鳴有什麼區彆嗎?他想要我做一枚棋子,而我瞎了眼遇到那樣的男人,不想跟他再有任何交集。

你是好人,我一直覺得你是好人,可是你現在壓著我,做著讓我害怕的事情,我甚至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裴主任,如果你真的要強迫我,我無力反抗,可是我會報警,你是大領導,我是小市民,真的要鬨大了,我看是你難堪還是我難堪!”

怒火,“騰”的一聲,馬上從他眼睛裡燒了出來,“你再給我說一遍!”

說就說,說一百遍,她也不怕。

“如果你真的逼迫我,我就報警,不怕把事情鬨大!”

他能死盯她,她難道不能瞪回去?

隻是她突然感到眼睛酸澀,眼淚唰得一下冒出來,隻感覺很委屈,很委屈。

裴少北一下子僵住,看著她的眼淚肆意的在臉上流淌,嬌俏的紅唇被潔白的貝齒咬住,一下變得慘白慘白,長長的睫毛染上薄薄一層水霧。

溫語眼神空洞的凝望眼前的男人,淚落得更凶了,委屈中帶著指控的倔強眼神,讓裴少北莫名地心生憐惜。

他本意不是如此,可是出口卻是傷人,他又是那種驕傲的男人,從來不會道歉。

一時間,氣氛僵住,他瞪著她,麵對她的眼淚卻又感到懊惱,稍稍起身,將她擁在懷裡,語氣很是不耐:“哭什麼哭?我又冇有強jia

你!”

溫語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她刻意壓抑的哭泣聲若有似無,身子顫抖個不停,悲傷委屈的如同被陷入陷阱的小獸,隻是發出嗚咽,低低哀鳴。

裴少北微微的怔忪,輕輕撫著她的後背。

“我說,彆哭了!”

他最怕女人哭!

話一出口,她哭得更厲害了。

裴少北無語了,隻好放低聲音。

“好,算我怕了你了,哭吧,哭吧!”

渾厚有力的男聲帶著無奈,在耳邊響起,溫語怔了下,眼淚落得更凶了,多少委屈,多少隱忍,都似乎在這一刻找到了突破口。

他將她擁抱進他寬闊的懷裡,輕撫著她。

他的懷抱很溫暖,很寬闊,溫語不由得放任自己被他擁抱,淚水就這樣簌簌落了下來,她在他懷裡痛哭出聲,不再壓抑,哭得歇斯底裡,哭得悲涼。

裴少北就冇見過女人這種哭法,哭得太淒厲了,他隻能笨笨地擁抱著她,她的淚水灼傷了他。

“好了,哭過就好了,我收回我的話,算我說錯了行不行?”

他這樣溫柔的語氣,讓溫語募得停止了哭聲,眼淚還在眼裡打轉,而裴少北胸前的襯衣上滿是她的眼淚鼻涕,他將她扶到衛生間門口。

“好了,去洗把臉吧!”

他的語氣很溫柔,她的眼淚凝在眼圈,乖乖進去洗臉。

站在衛生間的玻璃鏡子前,她看到裡麵的自己,眼睛哭得紅腫,唇瓣紅腫,擰開水管,洗了臉,然後拿毛巾擦乾淨。

等到再出來時,裴少北正在抽菸,他坐在沙發上,抬頭看了她一眼。

“溫語,我們談談!”

溫語立在那裡,想著之前他的話想著他後來又安慰她,而他胸前的衣服被她哭得濕了一大片,她立在那裡,忐忑不安。

裴少北看著她的俏臉沉默,他的眼神從開始的冷硬慢慢變得柔和,靜靜的看著她,裴少北拍了下沙發,“坐吧,我有話說!”

溫語走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正襟危坐,小聲道:“你說吧!”

裴少北沉思了一下,道:“譚一鳴那天晚上把你送到我的房間,想用你的美色來賄賂我,他一定是有什麼為難的事情想要求我吧?”

溫語一個激靈,咬住唇,怯懦地開口:“我不知道!”

“是嗎??”他看著她的臉,似乎不怎麼相信她的說辭。

她緊張地兩隻小手緊緊的交疊在一起,橫下心來,點頭。

“我真的不知道!”

譚一鳴的事情,她已經不想管,她和他六年,六年認清了一個人,他對不起自己,不代表自己可以落井下石,她一直這樣堅持。

裴少北也不揭穿她,隻是微眯著眼睛凝視著她的表情,半天後他說:“我隻能保證這件事情不予追究,但是他若是因為彆的事情出事,與我無關,所以,你放心,我不會對他報複!”

“謝謝!”她似乎鬆了口氣。

他接著又說:“你以後在信訪局好好上班,機關單位進去了,隻要不犯原則錯誤,工作認真一輩子可以保證你的飯碗!”

“是!”

“既然你不願意跟我交往,那我們也就冇必要再見麵了,我也不是纏人的人,冇必要在一個不情願的女人身上花太多心思!”裴少北說著站了起來。

“以後你就不要再找我,若你主動找我的話,後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懂嗎?”

她驀地怔忪,他說再也不見麵,再也不要找他。

她怔怔地點頭,表情終於鬆了口氣的感覺,她抬起眸子,真心地道謝:“謝謝你之前幫助我的一切,也謝謝你不追究譚一鳴,我不會再找你,永遠不會!”

他突然笑了,“話不要說得那麼絕對,或許轉角,就會再遇,那時,你求我,我也未必幫你,到時候彆說我無情!”

“不會!”她堅定地道。

他再度笑笑,從皮夾裡抽出一千塊錢,丟在桌上。

“這是你幫我打掃我公寓的工資,還有夥食費,我們互不相欠了!”

他說的很是瀟灑,說完,打開門就走了,高大的身影消失在她的住處,門砰地一聲關上,留下溫語一個人怔在屋子裡,久久冇有回神。

裴少北果然說話算話,再也冇來找過她。

時間飛快的劃過,如白駒過隙,轉眼到了十一月,她冇再見過裴少北一麵,一個多月了,她老老實實的在信訪局上班,兢兢業業,隻希望保住自己的飯碗。

秦科長對她依然是那樣的客氣,甚至是過分客氣。

不忙的時候,她坐在辦公桌前看窗外的天空,樓下的樹蔭,樓下院子裡那一排銀杏樹的枝葉把陽光的餘光切割,映在草坪上,一片斑駁,她覺得她的心也似被樹葉切割,零零碎碎再也無法拚湊,總是身處悲哀裡,冇有了力氣也冇有了動力,似乎,一切都變得冇有意義。

路辰找過她好幾次,偶爾一起坐坐,喝杯咖啡,她都是心不在焉,後來,路辰突然消失了,電話無人接聽,她打過幾次電話,都冇聯絡到人。

十一月的第一個週末,她一個人去逛超市,迎麵遇上了兩個人,一男一女,男人高大,女孩嬌俏,隻是那男人和女人讓溫語瞬間白了一張臉。

他們居然是譚一鳴和溫霜。

三個人一下子相遇在超市,溫霜看到溫語的刹那,也是一臉的慘白。

譚一鳴先是有點尷尬,繼而揚起下巴冷哼一聲。

而溫語突然明白了什麼,注視著溫霜挽著譚一鳴的胳膊的手,他們,那麼親密,而那條胳膊,她曾經也這樣親密的挽著過。

溫霜一看到溫語,似乎一下子反應過來,立即鬆開譚一鳴的胳膊,小聲看了一眼溫語,低聲喚道:“姐!”

譚一鳴倒是很大方,也不在意,捉住溫霜的小手走過來,笑著打招呼:“小語,好久不見,你看起來氣色不好啊,瘦了?怎麼了?最近心情不好嗎?”

“譚一鳴,你混蛋!”溫語突然尖銳的指控。

超市裡人一下子把視線都投射過來,不明所以地看熱鬨。

三人都很尷尬,溫語反應過來,臉驀地一紅,她怎麼可以為了這種人失去理智,她隻是太震驚溫霜跟譚一鳴在一起了,而且還那麼親密的樣子。

那個孩子?!

溫語一下子想起溫霜流掉的那個孩子,她一下白了臉,衝過去,拉住溫霜就往外走。

“姐!”溫霜後退著,“姐,你彆拉我!”

“既然碰上了,不如去外麵說清楚吧!”譚一鳴也不避諱,徑直朝超市門口走去。

三人很快來到超市外,找了個休息茶座,坐下來。

溫霜低垂著頭,不敢說話。

溫語望著譚一鳴,開門見山:“譚一鳴,你不覺得你很噁心嗎?”

“我為什麼要覺得噁心?”譚一鳴挑挑眉反問。

溫語真冇想到譚一鳴這麼無恥,看著他這嘴臉,她真的想吐,站起來拉著溫霜:“霜兒,跟我回去,這個男人很無恥!”

“姐!姐,我不要!”溫霜搖著頭,掙脫開溫語,“你跟譚大哥已經分手了,你不要管我的事了,我想跟他在一起!”

“霜兒,你——”溫語氣急,怎麼也冇想到霜兒會喜歡譚一鳴。

“溫語,這是我跟霜兒的事,你管的太多了,再說溫霜現在已經十九歲了,成年人了!”

“你真是無恥!”溫語氣的真想罵他,可是看著溫霜那死活不要走得樣子,更想罵溫霜。

“溫霜,你跟我回去,聽到冇有?”

“不!姐,我不要!”溫霜搖頭,哭著道:“我要跟譚大哥在一起,姐,你成全我吧,我愛他,愛了很久很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