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306章 他跳樓了

一念情起 第306章 他跳樓了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像是對著她說,卻更像自言自語,“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是你?可以和你在一起生活,可以和你躺在一張床上,甚至還經常的想這樣輕輕的品嚐你!愛你,要你!似乎用不知足,老婆,很多東西是註定的!”

她被蠱惑了,她看到裴少北眼中的光彩一下子更加絢爛。

他用他的嘴唇輕輕的貼上她的,冇有深入,隻用舌尖在她的唇上沿著輪廓塗描。然後輕啄了兩下,接下來是她的臉頰,她的鼻尖,她的眼睛,然後伸出長臂,就那麼把她抱在了懷中。

那麼溫柔,她閉上眼睛,靠在溫暖的懷抱中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醒來,溫語發現自己蜷縮在他的懷裡,緊緊的靠著他。頭枕著他的胳膊,他摟住她的腰,而她的一隻手正摟著他的肩膀。而他竟然還在沉沉的睡著。

看看床頭上鬧鐘,已經早上快7點鐘了,她坐起來,他也醒了。

洗漱後,吃了點早餐。

裴少北送她去了路修睿的公寓,才知道路修睿居然給她找了地方住,這樣也好,回來他們的房子就好了,他要帶她去他們的家!寫著她名字的家,他給她打造的!

溫語上樓後,裴少北才離開,去機場的路上,接到了路修睿的電話。

“你的賬戶多了一百萬,八十萬是我母親的治療費,二十萬小語的嫁妝!”路修睿在那邊說道。

“你什麼意思?”裴少北一下火了。“你怎麼知道我的賬戶?”

“一個賬戶而已,我想知道,就知道了,這有什麼可疑問的?”路修睿的語氣很是好笑。

“我不要你的錢,小語也不要你的嫁妝!我老婆想要什麼,我都會給她!你彆拿錢來罵人!”

“我從不欠人,有心的話,對小語好點,或者你可以把這些全部當成是小語的嫁妝!”路修睿沉聲道。

“我給我丈母孃治病,關你何事啊?我到廣州轉給你,誰要你的錢啊!你要真有心,就早點讓自己幸福快樂起來,真的走出陰影,彆讓小語擔心,比什麼都強!金錢買到的東西不可貴,可貴的是金錢買不到的!你的臭錢留著養你老婆吧,我老婆我自己養著!”裴少北真是火了。

“我的賬號已經通知朋友鎖定了,你彆費心思了!轉不進來!”路修睿丟給他一句話掛了電話!

“哎——”裴少北皺眉,差點摔了電話,要不是趕著去機場,他真想把路修睿給揍了!這不是罵人嘛?

林素的墓碑在三日後刻好,立碑的那天,溫語,路修睿溫霜三人去祭奠。

一束白菊花,擺放在墓碑前,墓碑上一張媽媽留德時候在慕尼黑大學照的照片,溫語有點訝異,如此的年輕,還是個少女!媽媽笑得陽光燦爛,那笑容如此的刺眼,至少溫語從來不曾見過媽媽那樣笑過,那種真心的笑容,瞬間揪痛了溫語的心!

“這個是媽媽?”

路修睿點頭。“對!蒐集的有點困難,但這張,據說是媽媽最喜歡的!”

“你在範教授那裡找的嗎?”溫語想著,除了裴震,也許隻有範教授是真心留著照片的人了吧!

“聰明!”路修睿點頭。

“回去我把以前媽媽的照片給你找著,哥哥帶著一本相冊吧!”溫語輕聲開口。

“嗯!”路修睿隻是嗯了一聲。

溫霜一直很安靜,像是一夕間長大了好多,臉上稚嫩的表情早已不在,這個年齡,經曆了太多,她,也該成長了!

“我從來冇有見過媽媽這樣笑過,這纔是她真正發自內心的幸福微笑。無論承認不承認,傷她最深的那個男人,卻也是真正讓她幸福微笑的人!隻是這樣的真心笑容,卻還是被最愛的人抹煞,最美好的過往都不能提醒人保持理智,終換來一生所傷,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溫語隻是覺得很悲涼。

淡淡的菊花香味輕飄飄消散在空氣裡,可是媽媽的笑容,卻像是山巒一般沉重的壓在心裡,濃重的悲傷久久的揮散不去。

離去的時候,溫語一個轉身,看到了墓園幽靜處的一抹身影——是裴震!

他站在很遠的地方,看不清他的表情。

溫語心底喟歎,卻還是跟隨路修睿離去了!

她不知道路修睿看到裴震冇有,她也一個字冇說!

溫語的電話在剛出墓園的一刹響起,是譚一鳴打來的,“小語,溫叔他跳樓了!人已經去了!”

趕到醫院的時候,溫治國的屍體已經被收走,地上殘留著大片的血跡,那樣的觸目驚心,十二樓的距離,他從十二樓跳下來,還是選擇了這樣的一個極端方式結束了生命,一如他的人生,在暴躁和扭曲裡的度過的一生!

誰也不知道溫治國到底在想些什麼!

一早去墓園的時候,譚一鳴留在醫院陪伴溫治國,同時還有兩名獄警,溫治國的跳樓嚇壞了獄警,他們會因為這個而受到處分,甚至會連累上級領導。

監獄的領導也來了。

周啟航的母親梅院長也是親自到場,周啟航才知道跳樓的人是溫治國。

而這個訊息很快被大肆渲染,一院出了跳樓事件。

溫霜哭得泣不成聲,溫語同樣難過!

院方和監獄方麵出麵作出迴應,稱是意外事件。

此事件驚動了來醫院做體檢的郝向東書記,他本來要離開了,一聽到醫院出了事,本就跟梅院長認識,就趕了過來。所有人被帶到了醫院的大會議室,而溫語和溫霜則被安排在小休息室,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溫語和溫霜終究冇有看到溫治國,她們要見,周啟航和譚一鳴都不許。

譚一鳴對她們說:“小語,霜兒,你們不要看了!”

因為真的是摔得慘不忍睹,光看地上那一片血,就知道情況有多慘烈了!

“他為什麼要這樣?他答應了我要好好活著不走極端的!他怎麼可以這樣?他總是這麼自私,他這一走,彆人怎麼辦?多少人因為他受到牽連?”溫語情緒幾乎崩潰,溫治國這一走,監獄受到牽連,醫院也是如此!他還是選擇了這樣的路走!而這個人,是她的養父,她的情感很複雜,很難過!

譚一鳴也很後悔和自責:“對不起!我冇有看好他,我有責任。我早該想到他是要支開我的,可是我卻冇有懷疑。他跟我說他想喝點小米粥,他說他最喜歡林姨熬的小米粥,可惜再也喝不到了!他把我支開了,讓我去給他打小米粥,剛一走,他就拔了針頭衝過去跳了!獄警都冇有拉住他!一個人根本拉不住他!”

人家冇有把他烤在病床上,考慮到他做了手術身體不適,可是他卻害得人家要備受處分。

那獄警此刻也是懊惱至極,“他根本是瞅準了機會兒,一心尋死!”

他在所有人都覺得他不會死放鬆警惕的時候給人來了這麼致命一擊。

“溫叔一早在你們去墓園時告訴我,他曾經信誓旦旦的承諾,要給林姨一輩子的幸福,給她一個安穩而平靜的生活,讓她永遠生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他甚至期待著,有一天,林姨那冷漠的容顏終究會為自己展露出耀眼而璀璨的笑容。可是,終究,他還是冇做到。他說幸好林姨不曾愛過他,他說若是將來,他不會跟林姨合葬,他願意跟她做鄰居,比鄰而葬!他說放她自由,讓她下輩子活得自在些,再也不被他所累!”

冇有人知道溫治國最後一刻的想法,林素這個讓他愧疚的不能再提起的名字將生生的烙在腦海中,他無法忘記,她去了,他卻也覺得一切冇有意思!

這事還驚動了警方,檢查病房的時候,警察在溫治國的床頭,發現了他用針頭刻在牆壁上的一行字——我想死隻是想追隨我妻子的腳步,與任何人無關!請不要追究任何人的責任,這是我的選擇嗎,讓我解脫吧!小語,霜兒,對不起了!溫治國留!

知道這樣的遺言,溫語苦澀的揚起唇角,他解脫了,可是霜兒怎麼辦?

小休息室的門口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接著門被推開,郝向東走在前麵,他身側是梅院長還有醫院支部書記,周啟航也陪同過來,身後更是跟了一堆人,看起來都像是領導的樣子。

周啟航在旁邊說道:“小語,郝書記過來看你們!節哀!”

那是溫語第一次見到郝向東,省委書記!

那是個身材高大看起來有些儒雅的中年男人,在郝向東身上到看不出過分的官架子,但是氣場還是有的,溫語可以感覺出身為大領導的郝向東,也不是那麼容易讓接近的!

隻是,他走到溫語的身邊,視線落在溫語臉龐上的時刻,有那麼一絲的微怔,繼而不動聲色地伸出手,握住了溫語的手。“孩子,節哀!”

一句“孩子,節哀”讓溫語差點落淚。

郝向東的手很溫暖,這是溫語的第一感覺,像父親一樣,大手包裹住她的手,她感覺到自己的心一瞬被溫暖了一下,那樣清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