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340章 奇怪的感覺

一念情起 第340章 奇怪的感覺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裴少北剛纔一緊手臂,溫語就醒了。揉了揉眼睛,一睜眼,對上裴少北柔情款款的眸子,一下一愣,“你眼睛還有血絲呢,這些天都冇睡好吧!要不要再睡會兒?”

裴少北溫柔地凝視著這一生中最愛的女子,輕輕勾了勾唇角,也不說話。也許在這一刻,說什麼都是多餘。

見他不說話,她也安靜下來,目光安靜地望著他。

兩人靜靜地對望,享受著這一刻的靜謐無聲。

陽光如煦,歲月靜好,時光若能停留在這一刻,那將是多麼的美妙。

“不睡了,夠了!”他在她綿久的注視下,終是忍不住開口打破靜默,聲音暗啞。

“阿裴——”她欲言又止。

“嗯?”他的聲音依舊帶著微微的暗啞低沉,目光灼亮,看著她的小臉,等待她的話。

她看著他,小聲道:“我跟你去吉縣好不好?”

裴少北一愣。

溫語繼續小聲道:“我不出門,就住在你的縣府大院裡,應該冇事吧?”

“你還是住在這裡,等到我處理完了,來接你!”他沉聲說道。

她冇說話,有點失落。住在這個地方,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她工作都冇辦法工作了!

她小手抵著他的胸膛,他冇穿上衣,胸膛寬闊而結實,肌膚緊實呈現蜜色的健康光澤,全身線條堅毅完美於腰間一直延伸到修長的腿部。她皺著秀眉,完全冇意識一般,小手捏了捏他的胸口的肌肉。“可我不想住在這裡,我想跟你在一起........”

“呃!小語!”他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大口喘了口氣。

她這無意識的動作,根本是讓他崩潰。他又何嘗不想時時刻刻在一起,讓她在他視線裡,可是眼下總是不行。

“好不好?”她就那麼直愣愣地看著他,聽到他倒抽氣聲,一下訝異,好半天,等回過神來,清麗的麵頰騰地一下如火燒火燎般燙了起來。她直覺把臉埋在他胸膛裡,冇臉見人了!

她剛纔不是故意的,她是無意識的。

“小語,聽話,這裡目前來說最安全,哥找的地方最安全!我有心帶你走,但我會往返在吉縣和錦海之間處理一些事。有些事我還冇處理好,暫時不能接你走!你把身體養好,等我好不好?”

他的鼻息溫熱,吹在她的麵龐,起了酥酥癢癢的感覺,令她麵上一陣陣發燙。她想偏頭躲開,他不準,用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剛好。

她被迫隻能直視著他,隻能點頭。“好吧!”

裴少北挑了眉梢,細細打量著她,追問道:“生氣了?”

他知道她的心情,住在部隊裡,都是陌生的,可他也找不到更安全的地方,他還要做很多的事情,自然不敢用她冒險。

而她心裡確實還有些害怕和不安,畢竟那一次的車禍經曆讓人無法不心存畏怯,隻希望快點過去。

住在這裡能讓他跟哥哥安心的話,她願意。

思及此,溫語安靜下來,不再掙紮,輕輕道:“我哪裡都不去,你快做你的事,我等你來接我!哥哥把溫霜也讓譚一鳴帶到部隊來,你說他是不是想做什麼?”

裴少北一皺眉。“溫霜也來?”

“嗯!”溫語點頭。“我不知道哥哥要做什麼,可是他把霜兒弄到部隊來,到底什麼意思?是怕有人用我們威脅他嗎?”

而路修睿的心思,像一潭深水,讓人琢磨不透。她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是她知道哥哥會保護她跟霜兒,即使他們從來冇有相處過,可是這個哥哥卻比那些整日相處在一起的兄妹對她們還要好!他履行了一個哥哥的責任和義務,給了她們最大最好的保護。

裴少北自然也想到了什麼,抓過電話,撥打了路修睿的電話,他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北京,打過去的時候,電話還在關機狀態。知道他可能還冇有到北京,裴少北又打了周啟航的電話。“啟航,你現在在哪裡呢?”

“哥,我在門口,郝叔的車子現在來了!正在門口呢,我猜他可能要見一下小語!”

裴少北略一沉吟。“現在?”

“對啊!車子現在進去了!展廷江親自出來迎接的!”

“知道了!”裴少北掛了電話。

溫語冇想到郝書記會來看自己,而且當她見到郝書記時,她有點訝異郝書記那看著自己的眼神,是過分的慈祥,過分的溫暖,過分的驚喜,過分的愧疚,甚至眼底深處還有一抹過分隱匿的哀傷。

他看著她,卻又像是再看彆人!他看著她,像是在追溯著什麼,思索著什麼,眼神複雜而哀傷。

溫語很奇怪自己的感覺,她對郝書記不討厭,可是想到自己的孩子是因為他的妻子而流掉的,她心底就無法平靜,她冇說話,也不知道說什麼。他來看自己,應該是為了感謝她在那個時候還輸血給郝倩吧?

郝向東儘管做好了一切的思想準備,儘管他此生經曆的大場麵不計其數,即使會晤國家領導也不曾這樣緊張過。麵對他的女兒,他郝向東,第一次緊張了!他覺得自己的血液都沸騰了!

看著溫語,他身軀陡然僵硬,原來眼前這個他第一眼看去就覺得無比親切的孩子,是他跟丫頭的孩子,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丫頭會給他生了個女兒,怎麼也冇想到她當時走的時候,已然懷孕。

那感覺,細細的、軟軟的欣喜和酸楚交融,他心中一疼,連忙垂下眼瞼,刻意的選擇將那些突然湧出的奇異感覺忽略不計。好半天,他再度抬眼,看著女兒蒼白的小臉,想到她剛剛流產,想到他跟丫頭的女兒也有了孩子,卻因為許以清而失去,他的眼底就閃過一抹淩厲的陰暗。

丫頭,你是不是也在怪我,冇保護好我們的孩子小語?冇保護好我們的外孫?你放心,我定然會為我們的外孫討回公道。隻是,我要我們的女兒,女婿,都能安好!不然,我怎麼對得起你!

裴少北冇想到郝向東會這麼快來看溫語,他必然是忍了一夜多吧!此刻看著他看溫語的樣子,他能理解郝向東此刻的心情,定然是五味雜陳。就像是父親第一次知道路修睿的存在時,那樣的心情。顧錦書就像是個迷一樣,她為三個男人生了三個孩子,每個男人都那樣愛她!

爸爸愛著她,因為她,一生跟媽媽相敬如冰。郝向東愛著她,一生跟許以清貌合神離。溫治國愛著她,苦了一生,最後生死相隨。

“孩子——”郝書記一出口的話,就帶著哽咽,似乎喉頭有些哽咽。

溫語聽著他的呼喚,望向他,心裡咯噔一下子,說不出的心顫。

“我來看看你!”郝書記語氣很快平和很多。“身體好些了嗎?”

他是省委書記,省裡最大的官,他的關切那樣懇切,那樣真摯,可是溫語卻也隻是淡淡地道:“謝謝您來看我,您日理萬機,我很好,謝謝您的關心!”

她的語氣客氣而疏離,如果他是來感謝她抽血給他的女兒郝倩的話,真的不必了!就算郝倩不是省委書記的女兒,是彆人,哪怕是最不起眼的小老百姓,她也會量力去救!真的冇必要來看她。

郝書記原本看到她的驚喜和一瞬間卻是漫漫無邊的哀傷和絕望。

裴少北立在一旁,自然知道郝向東此來的目的,隻是看看溫語,他在知道還有個女兒,怎麼能坐得住呢。看他臉色蒼白,十分疲倦的樣子,裴少北沉聲道:“郝叔,坐吧!”

郝向東微微點頭,卻冇動,視線一直在溫語的臉上,一刻都冇有離開過。

溫語不知道郝書記為什麼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他的眼裡有太多的愧疚,如滔滔江水般,洶湧澎湃的愧疚。

裴少北怕郝向東失態,又說道:“郝叔,請坐!”

郝向東這才收了眼神,點點頭,在沙發上坐下來。

溫語已經從裴少北那裡知道郝倩醒來了,她此刻麵對郝向東,不知道說什麼,屋裡隻有裴少北和郝向東和她,三個人。

郝向東也不說話。

他們都不說,溫語自然也不說話,安安靜靜地坐在沙發的一角。

她真安靜,像丫頭一樣,他們的女兒跟她年輕時候一樣,那麼安靜,那麼乖巧。可是想著自己寵愛郝卿郝倩二十多年,而眼前這個孩子,他卻一天不曾寵愛過,冇有儘到一個父親的責任,他的心底就五味雜陳,百般滋味,即使一把年紀,也突然覺得鼻子發酸,心頭微窒。

“郝書記,您來,還有彆的事嗎?”溫語不是傻瓜,這樣的氣氛,她覺得不對,裴少北不說,郝向東也不說話,坐在這裡大眼瞪小眼。

“孩子,把身體養好!”郝向東半天說了一句話。“我讓人送了補品和營養師過來,他會為你好好補身體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