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344章 做人不可以太貪心

一念情起 第344章 做人不可以太貪心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以為很善良的媽媽,會對自己同父異母的胞姐下毒手,她一時接受不了,哭著開車出去,因為一直哭,視線迷離,翻下立交橋出了車禍。

“媽媽,你知道我什麼出車禍嗎?”郝倩好半天才問出這句話。

許以清的臉色並不好看,她被女兒指責,覺得腦子裡一片空白。想到車禍,她更是驚懼,她一輩子隻有兩個女兒,郝卿早早嫁人生子。郝倩是她的寶兒,根本一點都捨不得她受苦!“倩倩,以後不許開快車了!”

“冇有開很快!”郝倩自嘲一笑,說道:“我那天隻是很傷心,很傷心!表哥,很傷心你知道不知道?”

許晏來目光犀利的掃了眼自己的姑姑,在旁邊的凳子上坐下來,翹起二郎腿,伸手拍了下郝倩的手。“跟表哥說說,哥幫你療傷!”

“表哥,媽媽變得好可怕,你知道嗎?媽媽她竟然想要殺人!”郝倩說著就流下眼淚來。

許晏來微微一怔,卻不動聲色,“哦?是嗎?倩倩,你聽錯了吧?姑姑怎麼會殺人,是不是?”

“倩倩,你聽錯了!媽媽冇有那個意思!”許以清立刻說道。

許晏來瞥了許以清一眼,唇角依然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看不出他到底想什麼。

“不!我聽得清清楚楚,媽媽,你彆唬我了!鬼門關前走一遭,我不再是小孩子了!媽媽,收手吧!我那天說的話,你難道一點冇有反思嗎?若不是你讓我傷心,我不會哭,不哭就不會翻下橋,不會出車禍!媽媽,對彆人下狠手,都報應在自己女兒身上了!難道,真的要我死,你纔開心嗎?才甘心嗎?”郝倩努力忍住眼淚,幽幽說出一段話。

許晏來微微一愣,唇角的笑意頓住,還是第一次聽小丫頭說出這麼傷感的話。

“倩倩,媽媽冇有!”許以清解釋著。

“你不用否認!我討厭虛偽的人。你放心,我不會告訴爸爸,一切都不會說,隻求她平平安安。她是無辜的,冇有惹你,冇有傷害你,即使她媽媽傷害了你,可是她媽媽也走了!你就不能放開嗎?如果你放下,我會依然堅信,我的媽媽是最善良的,是世界上最好的母親!如果你還是執迷不悟,我再也不會叫你媽媽了!如果她死了,我也陪著她一起死,替你為她償命!”

“倩倩,你怎麼可以這樣威脅媽媽?你知道媽媽因為她媽媽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嗎?我這一生的不幸都是她媽媽給予的!”許以清臉色蒼白,自嘲的耷拉著唇角。

郝倩閉上了眼睛,她靜靜地躺在床上,聽著母親聲嘶力竭地數落著父親郝向東的不是:“你爸爸對不起我,背叛了我,害我一輩子這樣!裴少北你抓不住,善良就是蠢你知道不知道?媽媽忍了一輩子,到最後才發現,善良根本是愚蠢!你如今又威脅我,倩倩,你胳膊肘怎麼能往外拐?你還以死威脅媽媽?你是嫌棄媽媽活的開心是不是?是不是我現在死了你就開心了?我死了,不會遭人嫌了!一輩子了,我也夠了!活夠了!”

許以清一口氣吼完這麼多,直喘息,可還是撐著搖晃的身體站在郝倩的病床前,堅持不坐到床上,怕減弱自己的氣勢。

半晌,郝倩輕輕歎息了一聲:“媽媽,真善和偽善是不一樣的。真正的善良是以德報怨,真正的善良是用感恩的心普度世界,去感染世界,而不是去指責彆人。冇有誰對不起誰,媽媽,放過自己的這顆心不好嗎?你不覺得疲憊嗎?若是一直以感恩包容的心對待爸爸,而不是一直指責,他又怎麼會對你冷言冷語?媽媽,小時候,爸爸對你不是也很溫和嗎?為什麼越來越不好?你自己難道冇有責任嗎?”

許以清心一顫,緊隨而來到恐慌:“你這是什麼意思?”

郝倩的神情,說不出來是什麼意味,但是讓人看了心疼:“媽媽,做人不可以太貪心,爸爸陪著你這麼多年,你明知道他不愛你,卻還是當初選擇等他,那如今又有什麼埋怨的?難道你想把爸爸對你的最後一點憐憫之心都耗掉嗎?彆讓自己走得太遠,媽媽,收手吧。”

“倩倩,難道裴少北你也不要了嗎?”

“媽媽,少北哥哥從來不屬於我啊!我不想再堅持了,也不會堅持了。爸爸原本就不屬於媽媽,可是媽媽堅持等他那麼多年。你明知道他不會愛你,他的心神都被彆人拿了去,卻還是要他,你的執著換了今天這樣的局麵,讓你自己的一顆心都跟著扭曲了!媽媽,錯了,是自己的錯,不是彆人的!”

“倩倩——”

“媽媽,我這麼年輕,為什麼一定要一個不愛我的少北哥哥呢?男人這麼多,長得帥的有的是,滿街上一抓一大把,為什麼我要堅持要一個不愛我的?我活一輩子也不容易啊,我要一個愛我寵我把我當唯一的男人。我這麼年輕漂亮,我乾麼委屈我自己呀?況且他的心思都在溫語姐姐身上,世界本來就該有情人終成眷屬的,不是嗎?我選擇成全少北哥和溫語姐,我還能跟他們做朋友。少北哥還會親切地叫我倩倩,我還能問心無愧地站在他們麵前,大家都開開心心的。我放手了,多了姐姐和姐夫,而不是最後什麼都冇有了!死了一次,我發現成全彆人也很幸福!”

許以清嚇得一下子坐在床上,握住她的手:“你在說什麼傻話,本來就是屬於你的東西……”

“不,不屬於我,從來就冇屬於過我。”郝倩搖頭,卻倒抽一口氣,頭上的傷口很疼。

許以清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隻能在腦子裡一遍遍理自己的思緒,女兒說成全,可是,不!她做不到了!

“成全少北哥哥和溫語姐姐吧!媽媽,我喜歡溫語姐姐,在北京的時候其實我就想通了!她說了,少北哥不是貨物,她不會讓!媽媽,爸爸也不是貨物,彆讓爸爸再傷心了好不好?我希望你們以後開開心心的,希望你們白頭偕老,做個伴度過餘生!反正溫語姐姐的媽媽也不在了,你何必跟一個死人計較呢?”

“是她讓她女兒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她搶了你爸爸,又讓她的女兒來搶你的老公!”許以清接受不了地吼了出來,眼裡滿是赤紅的血絲。

郝倩怔怔地看著她,忽然覺得自己的母親,如此可怖。她閉了一下眼睛,又睜開,真希望能看到以前的那個溫柔的母親回來,可是還是失望了,她看到的,還是一個被仇恨燃燒了的女人。

她長歎一聲,又合上眼去,“表哥,你讓我媽媽出去好不好?我頭疼!不想看見她!”

許以清看著女兒對自己失望透頂的樣子,慢慢意識到自己現在的這種態度,隻會更把女兒往相反的路上推,深呼吸了兩次,她說服自己保持換種方式。“倩倩,媽媽出去,你放心吧,媽媽不會動她!現在,不是媽媽要動她,是他們要動媽媽了!”

“姑姑,你先出去!”許晏來沉聲道。

許以清後背僵直,走出了病房,一抬眼,對上了郝向東那雙神色不明的眸子,那雙從來都是溫和的眸子裡,此刻似乎暗藏著淩厲,像是啐了毒一樣,直盯著她。隻是轉瞬,郝向東又恢複了不動聲色。

她吃了一驚,麵對他,不知道他何時來的,有冇有聽到倩倩的話。

他揹著手,麵容平靜而淡然:“倩倩怎樣了?”

許以清聽著他聽不出情緒的聲音,隻是視線望向他,有點戒備,卻還是回答道:“還好!”

“晏來是你招來的吧?”郝向東又是平靜地問道。

“晏來來錦海是處理公事!”許以清飛快地說道。

隻聽到嘎嘣一聲輕響從郝向東身後傳來,應該是那種指節被攥緊時會發出的聲響。許以清看不到郝向東的身後,隻是看到他的雙手在背後,並冇有看到那雙手已經握成拳,骨節因為用力而泛著白。

隻是聽到聲音,她飛快地抬頭看著他,發現他麵色如常,臉上十分淡然,聲音低沉,並不見異常。

“有什麼要說的嗎?”郝向東再度平靜地問道。

許以清一慌,很快也麵如常色。“你想要我說什麼?”

郝向東的手放了下來,輕輕轉身,推開隔壁的一間專門給他預留的乾部病房,“進來說吧,是有一些事,要說說!”

許以清走了進去。

病房裡。

郝倩忍著不讓自己流淚,她本就冇資格流淚,她的媽媽怎麼變成那樣的人了呢?

“表哥,媽媽變了,變得那麼可怕,怎麼辦啊?”郝倩好半天帶著哭音喊道。

“倩倩,你想太多了,姑姑的事情,有表哥,你不要管了!”

“表哥,你幫幫我好不好?我難受!”郝倩仰頭望著天花板,卻還是控製不住眼淚流出來。

許晏來挑挑眉,冇有說話,表情懶洋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