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357章 以德報怨

一念情起 第357章 以德報怨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三人一聽都有點愣。

那人放他們進去,隻是在彆墅的院子裡,就看到三樓玻璃花房裡站著的人,正是許以清,她手裡捧著骨灰盒,玻璃窗打開,站在那裡大聲喊道:“叫郝向東來!”

裴少北嚇了一跳,那骨灰盒一半懸在窗戶上,隻要一鬆手,真的就四處飛散了!“許以清,你彆亂來,跟一個故去的人較勁兒,你不覺得自己很愚蠢嗎?”

“裴少北你給我住口,叫郝向東過來,叫溫語過來,不然,你們彆想拿到骨灰!叫他們過來,我會把骨灰給你們,我有話要說!我也不是跟死人較勁兒,是郝向東欠了我,我要跟他算清楚!”

“見郝叔可以!溫語不行!”陰冷的氣息從身上散發出來,裴少北寒著嗓音的開口。

“那你就彆怪我了!”骨灰盒又往下挪動了一點。

裴少北不由的顫抖了一下。“你彆亂來!”

許以清還是那句話:“裴少北,把郝向東和溫語給我找來!不然我就把骨灰揚了!”

“你不要亂來,我們商量一下!”裴少北無法想象若是許以清真的把骨灰給揚了的後果,小語得有多傷心,路修睿隻怕也要把他給活剮了!隻是按照許以清說的找來了郝向東和溫語也未必就會保住,但是此刻,他也冇辦法了。

“你拿一個去了人的骨灰威脅這些人,你還真是變態!”林紫陽憤恨的吼了一句,“你自己作孽害你的女兒郝倩差點死了,你不怕報應啊?再說了,你自己不幸是你自己造成的,誰叫你死乞白賴的非要嫁給郝叔?你怎麼能把這件事算到彆人頭上?”

“你閉嘴!”許以清十分狂躁。“你再囉嗦我現在就扔下去!”

林紫陽一下閉嘴,該死的老毒女人,怎麼就不下地獄?

韓簡立在那裡撐著一把傘,眯起眼睛打量四周。三樓的高度,許以清選擇的位置十分恰當,花房,玻璃窗伸出一塊遮住雨幕,淋不到她,但是骨灰一旦掉下來,就隻怕是濺的到處都是,再也收不全。

雖然人死如燈滅,大家都是現代人,無神論者,但是骨灰對於親人來說,意味著什麼,是外人很難理解的!尤其是對於溫語路修睿和溫霜來說,他們的媽媽一生悲苦,到死了連骨灰都要被折騰,他們得有多自責?

“打電話給郝叔,今天是個了結,無論怎樣都該結束了!”韓簡沉聲道。

裴少北也知道死者已去,許以清再恨,再怨,她做的事,今天該是擺出來說道說道了,一切恩怨也該扯平了,隻是萬一她把骨灰摔下來,小語會怎樣?

“小語來了萬一出事,她會受不了的!”沉默許久之後,林紫陽開始認清楚眼前的事實,許以清這種連人骨灰盜出來的人,會講道理嗎?

“看情況吧,看許以清要做到何種程度。”韓簡安撫的拍了拍裴少北的肩膀,歎息一聲道:“一切任其自然吧。”

“我來打!”裴少北終於艱難的做出選擇,電話給展廷江,讓他帶人過來。

“可是她瘋了!我看不妙!”林紫陽惱怒著。“小語還不傷心死?”

“你們商量完了嗎?再不快點,我扔下去了!”許以清還在催促。

裴少北先給郝向東打了電話,讓他立刻驅車過來。而後又給展廷江打電話,溫語的點滴剛滴完。接到電話,立刻跟著展廷江去上車,周啟航和溫霜也陪同過來。

等待的時間裡格外難熬,裴少北一再地看向許以清的位置,她的目光呆滯,骨灰盒就在窗戶上,隻要一鬆手,盒子就會跌落下來!

“許姨,我們談談怎樣?”韓簡突然高聲喊道。

“許臭屁!”林紫陽冷哼一聲嘟噥著。

韓簡不以為意,繼續道:“你是長輩,混了一輩子,什麼道理應該都懂!何苦到老折磨自己呢?”

裴少北陰鬱的皺著眉頭,也小聲提醒韓簡道:“韓哥,我們還不清楚她到底要怎麼做,不要激怒她!”

“我知道!”韓簡點頭。

許以清卻不搭理韓簡,保持沉默。

“你心裡很後悔吧?”韓簡直言不諱。“這一切都不是你想的吧?”

“你閉嘴,我現在什麼都不聽!你們都彆給我說話!”許以清怒氣騰騰地指著他們三個,另一隻手一晃,骨灰盒搖搖欲墜。

“唉,許姨,你有冇有想過,一切居然會走到今天的地步,其實根本冇必要的!”歎息一聲,韓簡無力的撫著額頭,“我隻是想提醒你,留點美好在郝叔心裡,不是更有價值嗎?為什麼一定要他恨你?”

“這是我的事!”許以清突然吼道。

“我當然知道是你的事,我隻是為你不值得!為什麼為了一個不值得的男人而丟了整個家族的麵子?你不為郝叔,難道也忘記自己還有兩個女兒還有許家一堆關心你的親人嗎?還有你還不到一歲的小外孫!許姨,你得不償失了!”

“我早就得不償失了!”許以清自嘲一笑,又是冷聲:“都是你們這些臭男人的錯,個個都是偽君子,受苦的都是女人!我倒黴,林向輝倒黴!我們兩個冇有一個贏家!顧錦書卻贏了,她死了,卻得到三個男人的心!憑什麼?”

“對啊!許姨,你說憑什麼呢?”韓簡反問。

裴少北沉默不語,周身上下散發著寒意,直盯著許以清。

許以清被問的一愣,憑什麼啊?是啊!憑什麼呢?為什麼顧錦書輕易獲得男人的垂青,而她跟林向輝每一個姿色都不差,卻還是敗給了顧錦書!

裴少北突然一針見血地說道:“許以清,我來告訴你,為什麼!因為顧錦書也好,郝素煙也好,林素也好!她從來都是以德報怨,從來都有一顆向善的心!即使蒙受巨大的委屈,即使蒙受不白之冤,她也不曾傷害過任何人!而你和我媽都癡心太重,偏執的可怕!為了你們自己的愛情,棄彆人的幸福不顧,你尤其更甚,起了殺念!這樣的女人,你叫男人如何愛你?你覺得郝叔會愛上一個心術不正的女人嗎?你敗給了自己的心,冇有輸給任何人!人隻能戰勝自己,戰勝不了任何人——”

“啊——你給我閉嘴,誰也不許再說話!”許以清尖銳的嗓音突然揚起聲音喊叫著,一片雨霧之下,還是那樣的尖銳。

彆墅外,車子鳴笛聲響起。

車裡首先下來個人,是郝向東。秘書舉了一把黑傘進來,為他遮雨。

許以清看到了郝向東,歇斯底裡咆哮後,神色裡滑過一絲的冷厲。

“郝向東,你還是來了!”從歇斯底裡裡恢複過來,“捨不得你的情人了是不是?”

警衛已經四處佈崗,防範著不測!

郝向東站在樓下,看著樓上的方向,看著許以清,當視線落在她手裡擱在窗邊的骨灰盒時,他的視線迅速一痛,呼吸停滯。

郝向東麵無表情,說道:“許以清,我來了!”

“哈哈!郝向東,想要骨灰安然無恙嗎?”許以清大笑著問道。

郝向東視線銳利的眯起來,隔著雨霧,淩厲的視線如箭一般的射向許以清,即使隔著雨霧,許以清也感受到郝向東恨意,那樣刻骨,那樣犀利。他想要把自己抽筋挖心吧?他恨她到了這種地步了!為了這個女人!真好!顧錦書,你到死了還有男人這樣愛著你!你可真是幸福啊!

“哈哈——”許以清發出狂笑,隻是那笑聲,悲涼又尖銳。

裴少北開始緊張,這樣的情形,隻怕要壞事了!

郝向東不動一下,隻是立在雨幕中,靜靜地看著許以清。

許以清終於笑夠了,一隻手拍著骨灰盒喊道:“郝向東!這是你唸了一輩子的女人呢,你希望我把她挫骨揚灰嗎?”

“你要怎樣?”郝向東沉聲開口,語氣森冷。

“哈!要怎樣?”許以清狀似不經意想著,猶豫著,“要怎樣先不說!郝向東,我們算算!這些年你把我當成了什麼?”

郝向東一愣,這些年,無論怎樣,他都把她當成妻子的,隻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她越來越偏執,到後來變得不可理喻。“你又覺得我把你當成了什麼?”

“你冇有把我當成人!”許以清突然吼道。

郝向東臉色一變,有點無奈。“許以清,我怎麼冇把你當成人了?”

“你從來冇有把我當成人!郝向東,我一直是你身邊可有可無的人!你想回家就回家,你不想不回就不回!人前人後你吆喝我許以清像是吆喝你的下屬,你想批評我就批評,你想吆喝就吆喝,我像個小狗一樣跟著你搖尾乞憐,為你的麵子忍了多少你的批評!郝向東,我忍了多少年!今天,我要你平心而論,我為你做的多,還是郝素煙為你做的多!”

郝向東一愣,咬牙,卻也不能虧心,認真回答:“平心而論,素煙是冇有你為我做的多!”

“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