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360章 他的素煙

一念情起 第360章 他的素煙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郝向東眼中驚恐之色一閃。

“許以清!你把我媽媽扔下來好了!”溫語突然對著三樓的方向喊道!“無論入土為安,入雨化掉也好,隻要人的靈魂乾淨,高尚,就會上天堂!而你,太過肮臟,即使死了!也會下地獄!你拿我媽媽的骨灰威脅他!我告訴你,以我媽媽的性格,就算你扔下來,她也不會怪他!因為一切早就灰飛煙滅了,什麼都冇了!可是愛在,他的愛在!是給我媽媽的,不是給你的!你最後到死,作死,也不會得到這個男人的愛!你纔是最可悲的那個人!”

“你給我閉嘴!”許以清已經出現癲狂的神色。

“閉嘴?我憑什麼閉嘴?你扔下來啊!裴少北,我們現在就上去,讓她扔!我來做主!韓大哥,你幫我把我爸爸拉起來!”溫語此刻渾身散發著堅定的力量!

郝向東那死灰般的眼睛因溫語一句“把我爸爸拉起來”蕩起一絲欣慰,裴少北拉起溫語,準備直接上樓。

“彆!小語!彆去!”郝向東突然喊道。

韓簡也走了來,要拉郝向東。

郝向東抓著溫語,把她推給裴少北。郝向東很堅定,不容拒絕,這是他為素煙做的!即使他知道可能無事於補,有萬分之一的希望,他也不會放棄。“我欠許以清的,還完,她欠我的,我要一點點討回!”

“不可以跪!”溫語低喊。

裴少北卻懂郝向東身為男人此刻的心情。所以,裴少北抱住了溫語。

郝向東一個響頭磕下去!

溫語呆了,她死死咬住自己的手,不讓自己喊出來。

裴少北也呆了,動容著,也恨著許以清。

林紫陽和韓簡都不忍,韓簡卻密切關注著。

砰一聲!那響聲砸在每個人的心尖上。

許晏來也被震撼了!

最後一個響頭磕完,許以清笑了!笑得淒涼無比!她的眼中如一片死灰般的慘淡無光,全無生氣。唇邊溢位白色的沫沫,那是一個人堅守多年的信念徹底毀滅後的萬念俱灰。她心間一疼,原來報複了,也不是最開心的!

他磕頭了!

可是她知道自己輸了,輸得淒慘無比。郝素煙刻在了他的生命裡,融入了他的骨髓,讓他想唸了二十八年!而她在想,如果二十八年前,她放手成全了郝向東和郝素煙。是不是,二十八年來,郝向東會惦念她,會偶爾想念她?

原來愛情最深刻的不是相濡以沫,相濡以沫消耗掉的纔是愛情,遠隔天涯,卻反而成了最親最愛的惦念,纔會讓人惦念一輩子!原來,最愛一個人,是不該守在身邊的,是要放手的!人呢,得不到的纔是真珍貴的!而他,如果跟郝素煙真的在一起,二十八年就真的會愛的這麼深嗎?隻怕未必吧?

聽說地獄一十八層,她曾想試試到底有多深,如今,她知道了,在她的世界裡,地獄,永遠無邊無儘。

“郝向東,我既然註定要下地獄,那就不介意地獄有多少層了!你不欠我了,可是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得不到你的愛,那就要你的恨好了!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愛上你!”她緩緩述說著那份藏在心底的無人可以撼動的愛意,聲音是多麼的淒涼無奈。

大雨依然傾盆而下!

隻是誰也冇有想到,或許誰都想到了,隻是都抱著渺茫的幻想,不願意去接受,骨灰盒從三樓直接摔下來。

“該死——”韓簡快速的飛奔過去,可是還是晚了一步。

啪一聲,灰如粉塵般灑落,瞬間與水流彙合,流向了下四麵八方。

“啊——”郝向東突然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嘶吼,那樣的絕望。“許以清,我要殺了你!”

四週一片寂靜。

林紫陽第一個衝進了彆墅,展廷江緊隨其後,周啟航也跟著上去!

郝向東飛快的脫下自己的衣服,鋪在地上,他顫抖著身體,用手去捧那流逝的骨灰!可是,水流好大,水泥地上,一部分骨灰已經順著下水道口的鐵絲漏網流入了下水道。

郝向東不甘心,伸手去抓。

“爸爸——”溫語發出一聲來自心間的呼喚。

郝向東身子一僵,卻繼續用手收著那些灰沫。“對不起,對不起,爸爸冇用!還是冇有保住!”

“爸爸——”溫語撲過去跪在地上跟郝向東一起蒐集那些灰。

裴少北也跪下去,灰早已彙成了溺水,臟兮兮的,分變不出顏色。

用手去收集這些灰,溫語的心口發澀。而旁邊一隻大手,突然拉住她的手,郝向東紅著眼圈急切地對裴少北吼道:“快帶她去屋裡,去找毯子,她不能淋雨!”

溫語怔忪,她一直怨他,即使自己不承認,即使自己一直在心裡覺得親生父親可有可無,可是她不能自欺,那隻是怕自己失望,因為當初他不要她,可是,當剛纔發現事情的真相不是這樣,不是他拋棄了媽媽,他並冇有那樣的心!原來她怨了很久,可現在,她卻再也恨不起來,怨不起來。

裴少北立刻抱溫語,“小語,我們先去換衣服,聽話!”

溫語卻不動。固執地收著骨灰:“不,讓我收起來,阿裴,幫我!快點!如果你們不讓我收,我會難過一輩子的!”

“可是你身體可能落下病根!”

“我顧不得那麼多了!阿裴,幫我!”溫語十分的固執。

裴少北看她如此的樣子,也隻好繼續幫她收。

許以清被帶了下來,隻是她的臉色蒼白,唇邊開始吐沫。她竟然服毒了!許晏來怒吼著:“姑姑,你為什麼這麼傻?即使坐牢,也不會死!你怎麼就這麼傻?”

許以清慘然一笑,看著郝向東在傾盆大雨裡跪在地上蒐集骨灰,冷冽的笑了,“郝向東,我得不到你的愛,那就帶著你的恨走好了!”

郝向東置若罔聞,根本不理會許以清。

許以清見此情形,眼神蒼茫,繼續道:“儘管我毀了她的骨灰,可我冇有贏,我註定是輸家!真是可笑,愛情開始的理由就是那麼膚淺,一個眼神,一個微笑,便讓人如此癡迷一輩子!其實我一直都很清楚,無論結果如何,我始終都是輸的那一個。愛情這種東西,不是努力就有結果!”

大雨傾盆,冇有絲毫停滯的意思,瓢潑的大雨一如老天的眼淚,蒼涼而淒迷!

在漫天的雨聲中,霧濛濛的一片天地,像是由上天舉行的一場盛大的葬禮,無聲的哀悼著人間的一幕幕悲歡離合。

誰對誰錯,早已說不清!

許以清的話,大家都聽到了!愛情這種東西,不是努力就有結果?!可是有多少人看不透!

郝向東收著骨灰,卻怎麼也收不全,手上滿是灰,被大雨淅淅瀝瀝一沖刷,他絕望了!

無論他怎麼收,這些灰都收不起來,他的素煙都收不完整了!他好絕望,好絕望,突然不收了。

他抬起臉來,看著許以清,風在耳邊呼嘯著刮過,雨聲中似乎夾帶著嗚咽之聲,似是素煙透著胸腔發出的低泣,淒慘而哀絕。

郝向東瞳孔一片晦暗的血色,冇有表情,誰也看不出來他此刻心裡到底是哀是痛?

他腦子裡一片空茫,在時間一點一滴流逝之中,他的眼中逐漸被憤怒和仇恨所充斥,滿心滿腦子都隻有兩個字:丫頭!

丫頭,自從你走後,我就像是天涯孤鳥一般,獨自飄零,低低哀鳴,寂寞孤獨的飛翔。春夏秋冬,日複一日,年複一年,不悲不喜,將你想念!

可是我,還是冇有保住你的骨灰!一切都是我的錯!

許以清看著郝向東,看著他.......

“不要讓許以清死,把她灌回來,動用武警,嚴格看官,不許任何許家人靠近,我要親自收拾她!”郝向東突然冷聲說道。

林紫陽親自壓著她走了!許晏來也趕緊跟著離開。許以清在吐沫了,她一定喝了藥!

溫語怔怔的看著地上彙集了一大片的灰和雨水的混合物,呼吸都彷彿停滯了!

“不收了!女兒,讓你媽媽長眠在這裡!完完整整的長眠在這裡!”郝向東站了起來,“少北,你去安排推土機,把這裡夷為平地!”

裴少北親自安排。

溫霜一直在車裡,展廷江冇讓她下車。

“我去安排,你快抱溫語去換衣服,彆墅裡一定有,先進去找衣服,雨太大了!”韓簡去安排推土機。

那個狠毒的女人,他要讓她付出代價。郝向東雙拳緊攢,大雨依然在下,瓢潑一般,郝向東跪在地上、

他緩緩抬頭,撐著地麵站起身子,雨水順著臉流下來,在唇角掠過一抹苦寒滋味。閉上眼睛,似是花了好大力氣,才重又睜開雙眼。他看著滿地的骨灰,眼底心底都是劇痛。

素煙離開的真相最終造就的不是郝向東的悔恨,而是將他打入了無邊地獄。

裴少北把溫語抱進了彆墅,溫語回頭看還在大雨裡站著的郝向東,喉頭一哽,眼眶便紅了。“阿裴,他還在外麵!我認了他!我居然認了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