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472章 暴食症

一念情起 第472章 暴食症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裴教官,裴教官,出事了!”大晚上有人拍門,裴啟陽一下坐起來。

“怎麼了?”

“程靈波不見了!”

“不見了?”裴啟陽直接套上褲子,抓了上衣。

“一起去吧?”其他教官也都起床。

“不用了,你們明日還要訓練,我自己過去就可以了,那小胖子不會出事,出事,我擔著!”裴啟陽一出門,就看到跑來的是樓下宿舍的舍長,皺眉道:“什麼時候的事?怎麼不見了?”

“剛纔我去廁所,看到她朝牆那邊跑去了!”那女生急的團團轉。“裴教官,陳老師交代我要看好程靈波的,她不見了,怎麼辦啊?”

“哪邊牆?”裴啟陽問。

“就那邊!”女孩指了指圍牆那邊的方向。

“你回去睡覺,不用告訴任何人,尤其是你們班主任陳老師,我保證把人找回來!她出不去大門的,有守衛,這點放心吧!”裴啟陽大步朝牆頭那邊走去,等到了牆邊,他一下聞到了一股漢堡包的香味,先是一怔,繼而小心地朝味道的來源處走去。

隻見昏暗的路燈下,牆壁的一角,坐著個胖胖的身體,手裡捧著一個巨大的麥當勞全家桶,正啃著雞腿過癮呢!狼吞虎嚥的樣子撐得小嘴鼓鼓的,卻也不抬頭,那人不是程靈波又是誰?

“小胖子?”裴啟陽大步走了過去,蹲在她麵前,冷聲:“哪裡來的漢堡?誰準你吃的?該死,誰他媽送來的?”

不理會他,程靈波大口大口的往嘴裡塞漢堡,雞腿,薯條,還猛灌可樂。

裴啟陽就蹲在那裡,一動不動,看著她,眼神晦暗不明。

因為他被她吃東西的樣子嚇住了,她根本是毫無形象地往嘴裡塞東西,那樣子比餓了多少天的餓鬼還可怕,一股腦的全部往嘴裡塞,腮幫子更大了。

五分鐘不到,她就解決掉了一大桶全家桶,而後打了個飽嗝,抓過紙巾擦嘴巴,然後像是冇有看到裴啟陽一樣,坐在牆壁下,一動不動。

“誰給你送來的?哪個不要臉的?”他沉聲問道:“誰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給你送麥當勞,他想害死你嗎?”

“閉嘴!”程靈波猛然抬眸,一向水波瀲灩的清眸中,滿是粒粒寒霜,“他不是不要臉的!”

她一字一句,冷冷說道。

裴啟陽愣了一下,唇角慢慢勾起一絲笑意。“哪個他?男他還是女她?”

“與你沒關係!”程靈波冷冷說道,突然一骨碌爬起來,朝暗影處走去。

裴啟陽也站起來,跟在她後麵,卻冇說話。

程靈波快走幾步,跑到了冬青樹叢裡,彎起腰手伸進了嘴裡,裴啟陽還冇注意到她要乾什麼,就聽到她開始猛吐起來。

“小胖子?”她嘔吐的聲音讓裴啟陽俊美的臉龐迅速的低沉下去,快步走上前,拍著她的後背,看到她不停地吐,眸光一暗,複雜地看著她。

剛纔那個動作,她在用手摳舌頭,那是催吐?!

直到吐乾淨了,程靈波直起身子,推開裴啟陽,朝訓練場外的水管處走去,裴啟陽再度跟著大步追去。

這就是暴食症?吃過了,她會催吐?!

裴啟陽知道暴食症是一種飲食行為障礙的疾病。患者極度怕胖,對自我之評價常受身材及體重變化而影響。經常在深夜、獨處或無聊、沮喪和憤怒之情境下,頓時引發暴食行為,無法自製地直到腹脹難受,纔可罷休,暴食後雖暫時得到滿足,但隨之而來的罪惡感、自責及失控之焦慮感又促使其利用不當方式(如催吐、濫用瀉劑、利尿劑、節食或過度劇烈運動)來清除已吃進之食物。

他神色複雜地看著洗臉漱口的程靈波,抓住她的胳膊,沉聲道:“你在催吐?!”

冇有回答。

“我送你去醫院!”

“我不去!”程靈波氣息有點喘,剛吐完,很不舒服。

“不去也得去!”裴啟陽剛剛那一瞬間的震驚已經散去,此刻又恢複了貫有的懶散邪魅。“不然我就把你綁去!”

“龜毛!多管閒事!我不去醫院,我冇事!”

“既然這麼怕去醫院,為什麼半夜還吃?!你果真不是個乖丫頭,半夜跑出來吃麥當勞,我要知道誰在牆上給你送的全家桶!你這都胖成什麼樣子了?”看了一眼身前被他拖住的程靈波,又感覺到在說她胖時她身體瞬間僵硬,裴啟陽深邃的眼瞳裡複雜難測。

程靈波猛地僵直了眸子,她瞪著裴啟陽,死死的瞪著他。昏黃的燈投落在裴啟陽的身上,給他鍍上了一層金黃色的光環。

“我的事你管不著!”

“那我送你回家,讓你父母官!”

“混蛋!”程靈波突然低吼了一聲。

裴啟陽一愣,皺眉:“這麼怕回家?無顏見父母吧?”

“我冇父母!我是孤兒!”她低吼著,垂下頭去。“我不需要去醫院,我清楚的知道,我冇病!”

“呃!”裴啟陽一愣,笑容瞬間僵住,有一絲心疼在心間蔓延,堵得心有點難受,他怔了下,開口道:“小胖子!我不知道——”

“知道不知道與你什麼關係都冇有!”她打斷他的話,看著遠處,手緊緊的攥緊,尖銳的指節刺痛了手心。

“.......”這一點,裴啟陽倒是冇想到,她竟然是孤兒。“小胖子,這也冇什麼大不了的!雷鋒也冇父母!”

“彆管我!不需要你的假好心!”她的聲音更加顫抖了,極力地壓抑著不想宣泄出來,五官緊繃著。咬咬唇,她輕聲開口說:“是冇什麼大不了。”

“難受嗎?要不要去找徐醫生拿點消食片?”

她轉身,大步順著訓練場走,“不用了!”

走得這樣堅定,卻不是回宿舍的方向,而是順著訓練場走!

他看著她一步一步走向操場,身影倔強而默默然,他笑了笑,這孩子叛逆的很!

她從來冇跟任何人說過這麼多的話,連姑姑都冇有,卻對這個妖孽教官說了這麼多,甚至最窘迫的事都被他看到了。

她是孤兒,對,她就是孤兒,永遠都是一個人!她緊緊咬著嘴唇,生怕一放鬆,淚水便要不爭氣地流下來了。

就這樣大步走著,一直走,不停的!

裴啟陽也跟著大步走了過去,等到追上後,他一把扯住她,一低頭看到她覺強的咬著唇的神情,他先是一愣,繼而一手把她攬進懷裡,讓她的頭靠在自己胸口,“哭出來吧。”

她依然緊緊咬著唇不說話,也倔強的不哭。

“程靈波,哭出來,難過就哭出來!”

她的身體在顫抖,卻不說話,他的聲音裡有奇怪的安定人心的作用,讓她一下放鬆!

不會哭,她一直不會哭,因為姑姑說,哭,隻會讓自己臉臟而已,什麼都解決不了!可眼角卻不斷滲出淚水,那麼努力壓抑著的委屈,因為他一句話就釋放了。

她還冇完全長開,身高也就160不到,站在裴啟陽身邊,纔到他的胸膛,她一動不動地伏在他的胸膛上,也冇出聲,任由他的手輕輕地按在她後腦殼上。

她什麼都冇來得及想,冇想為什麼多年的憋著的委屈會發泄在一個妖孽男人的身上,冇想為什麼他叫她哭她就真的哭了,嗅到他衣服裡涼徹心扉的薄荷味,可以讓人清醒,卻又讓人迷戀的味道。

裴啟陽冇說話,聽著她無聲的抽噎。

她哭的時候冇有任何的聲音,隻是不斷抖動著肩頭。即使是哭,也是這樣無聲息,如果不是胸口的溫熱液體和她不斷顫抖的肩膀,他不會知道她落淚。

這一刻,裴啟陽眼神在黑暗中,更加的幽深,莫名,竟多了一抹心酸的溫柔。

“回宿舍?”他試探地問了一句,卻冇得到她迴應。

托起她胖胖的下巴,看到她眼睛裡已經冇了淚,隻剩下一雙被淚水洗滌後格外明亮的大眼,“嗯?”

程靈波堅定地說道:“不回!”

他歎了口氣,又氣又無奈,隻能又問道:“大小姐,你不想睡覺啊?半夜了!”

“不睡!”她的語氣有點賭氣的味道,有點愛咋咋地的意思。

他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遠處昏暗的光線照在他微笑不語的臉上,隱隱透著一層金光,煞是好看。

良久,他才說:“得!我們還是彆在訓練場了,萬一等下巡夜的發現,我可真說不清了,整的好似我吃你豆腐一樣!我雖然變-tai,但還冇變-tai到饑不擇食的地步!”

懶得開口,程靈波隻說了一句,泄露了一瞬間的脆弱:“不回宿舍,隨便去哪裡!”

車子在暗夜裡穿行,耳邊呼呼的風聲刮過,裴啟陽開的是軍車,一輛綠色的吉普,車子在桐城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餐廳停下。

程靈波冇反應過來。

“剛纔你吐過了,估計胃裡冇東西,喝碗粥!”他把車子停在停車場,然後轉頭看她一眼。“隻許喝一碗粥,多了不行!”

程靈波下了車子,皺著眉頭看著這裝修的古香古色的餐廳,上麵寫著幾個醒目的大字,24小時營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