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606章 你輸了

一念情起 第606章 你輸了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靈波的身子一顫,多少情緒都在這一顫中瀰漫開來。

“是!因為跟程樂的訂婚!”程靈波的口氣極為平淡,聽不出絲毫的情緒。“你不是早知道,我跟程樂有婚約!”

裴啟陽眸光一沉,冷冷打斷道:“你在跟我說什麼?”

“如你聽到的,也如你昨天說過的,一切都結束了!”

“昨天我不是真的要那麼說的,昨天我是被你氣壞了!”他那般急切的辯解,慌亂而無措,那些壓在他心裡一直想要跟她解釋卻無從出口的話全部堵在心頭,讓他幾欲窒息。

他不斷地收攏著手臂,生怕她離開般的緊窒,平日引以為傲的鎮定和理智,早已經剝離他的軀殼,他聲如悲鳴般地叫道:“你不知道,昨天我說的多麼言不由衷!是你氣壞了我!你這丫頭,自己明明錯了,卻還一副彆人錯的樣子,有你這麼不講道理的嗎?”

靈波的身子一僵,濃烈徹骨的悲哀緊緊籠罩在這間空闊的包房,他們相處的歲月留下的那些記憶如潮水般襲來,他的包容,他的寵溺,他的愛護,他的邪肆,他的各種壞,可是正是因為他的這一切,正是因為自己的深愛,所以纔不想拿最深愛的人冒險啊!

“放開我。”她深吸一口氣,語氣冷漠疏離。

他眉心糾著,像是被人打了個結。手臂更加的收緊,半點也冇有要放開的意思。

她捏了把手心,把心一橫,忽然說道:“話說出去,覆水難收了,裴啟陽。”她頓了頓,感覺他愣了愣,她複又道:“我還應該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我也許永遠也下不了決心,也就永遠不會走出跟你分手的這一步!如今,我該感謝你!離開你,我覺得自己更自由,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圈住他的手臂突然如鐵一般僵硬,他麵如死灰,眸光絲絲列裂開來,劇痛的表情在暗沉的房間裡那樣的忽明忽暗,被黑暗悄悄吞噬。

他猛地抬頭,那力道大得驚人。

他突然低下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吻了上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洶湧狂烈,似乎想把那唇給吞進自己的腹腔裡。

程靈波被他突如其來的孟浪驚住,唇上一痛,似是被咬破,她驀然驚醒,聚全身力氣猛地掙開緊箍住她肩膀的男人,抬手就是一巴掌朝著他的臉狠根甩了過去。

她怒瞪著眼前的男人,“你當我是什麼?”

同時,她的心卻又是那樣的悲慟,裴啟陽,我該感謝你的癡情嗎?求你離開吧!越是深愛他,越是不想他有事。

那些在心底的念頭如此的強烈,可是她忘記了,裴啟陽怎麼可能是輕易就說放棄的人呢?

他的臉頰留下五指青印,他踉蹌退了幾步,難以置信地望著她。

她移開目光,吸氣,放平了聲調,“走到這一步,已經回不了頭了。你走吧!”

他站穩身子,放平喘息,麵色逐漸恢複如常,他仰起頭,重重吐出一口氣,沉聲道:“我會調查的,我從不想調查你,但你逼我走這一步,我隻能出手了,靈波!”

“你調查什麼?你好好的去讀你的書不行嗎?”程靈波忍不住叫道:“無論結果如何,我都不會跟你在一起了。”

她說完急切的轉身,就想儘快離開這裡。這個男人帶給她的壓力是那樣的沉重,沉重到令人感到窒息,甚至想要瘋狂。

裴啟陽靜靜地看著她,看著她急急地打開房門,逃離一般的速度。他冇有出聲,也冇有阻攔。

門打開了,她一隻腳還未跨出,人已經定住,歐陽希莫就站在門口,她一愣。

“是這小子揍了我這裡好幾個人進來的,不是我放進來的!”歐陽希莫告訴靈波裴啟陽是如何到來的。

“已經不重要了!”她說完,大步朝電梯走去,去了十一層她的另外的房間。

身後,歐陽希莫看向裴啟陽。

裴啟陽卻堅定地說道:“我總會搞明白的!”

歐陽希莫隻是看了看他,冇有多話,也跟著去了電梯。

下午五點,楊曉水還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去拿身份證。

正猶豫,電話響了,她的心倏地跳動起來,如此的激烈,抓過電話,看了一眼,是肖恪。

她身子一個瑟縮,真的不知道肖恪到底要怎樣,她的身份證在他那裡,她去了,他真的會給嗎?

電話一直響個不停,她隻好接了電話,那邊傳來肖恪低沉的嗓音。“過來公司,我在公司等你!”

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無奈,楊曉水抓了包,披了羽絨服下樓,打了一輛車子直奔肖恪的公司。

到達時,正好趕上員工下班的時間,她進了肖恪這間規模不算很大卻也有上百人的公司,走到電梯前,看著人潮洶湧的湧出電梯。

她等候在門邊,希望等大家都走光了再上去。

“咦?水妹妹?”身後突然響起男聲。

楊曉水回頭,看到是顧楠。

“顧哥!”楊曉水叫了一聲。

“肖總!”這時身後又忽然響起恭敬的呼喊聲,眾人紛紛讓出道來。

楊曉水扭頭瞧見肖恪從電梯裡走出來。

他穿著黑色的經典西裝,銀灰色的襯衣,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

一臉的沉鬱,在看到楊曉水的時候,手伸了過來,甚至冇有跟顧楠打招呼,隻是把楊曉水抓進了電梯,然後電梯又升了上去。

楊曉水被他的手抓得很緊,以至於她抽了好幾下都不能抽回去。

“放手!”她急的直喊。已經說好了放手了,願賭服輸了,他到底還要怎樣?

肖恪真的放手了,楊曉水被他猛地一鬆,人向後退去,好在很快到了電梯牆壁,擋住了她,不然真的會被他這麼一鬆手摔倒了!

肖恪卻朝她走來,瞬間,一隻手擋在了電梯的牆壁間,把她困在電梯和自己的胸膛間。

楊曉水錯愕著,不敢看他的臉,隻注視著他的胸膛:“你到底要怎樣?”

他眼眸一緊,英俊的容顏隱現一抹陰霾。“告個彆,做最後一次,給你個難忘的經曆,讓你他媽的即使走,即使這輩子逃離我,也休想忘記我!”

楊曉水錯愕著,突然噗嗤就樂了!她的笑聲有點悲愴,笑容卻如此的燦爛。

忽然就覺得她這笑容是如此的礙眼,他真是想要扯開她的笑容。肖恪低頭看著她,深邃的雙眸望著她,瞧見她羽絨服裡淺色的毛衣,白皙的頸子,他喉頭滑動了下,冷聲道:“你笑什麼?”

“我笑你!”楊曉水直接給出三個字。

“我很好笑是不是?”肖恪反問。

楊曉水抬起頭來,眼睛含笑,卻用一種悲憫的眼神望著肖恪,那一雙清澈的眼睛裡有的是對肖恪的可憐和同情,她就這麼望著他,那眼神裡,滿是同情。

“你難道不好笑嗎?願賭服輸,你說的,你輸了!”

“我他媽輸了又怎麼了?我怨賭不服輸,你能奈我何?”他突然一聲冷喝。

楊曉水被他這麼一喝,整個人悶住,腦子瞬間當機了數秒時間。

他怨毒不服輸?

見她遲鈍了神情,肖恪不耐地皺眉,再次喝道,“老子他媽的想跟你做--愛!最後一夜,這麼多年都堅持了,最後一夜你堅持不了了啊?”

他冷冽的男聲直接刺破耳膜,一陣嗡嗡地迴響。

她單薄的身體微微顫動,像是被驚嚇到了。

楊曉水怔了怔,恍惚的目光對上他。那張冷漠英俊的容顏是如此得陌生,她輕輕開口,聲音都有在顫抖,“最後一夜,真的嗎?”

“難道你捨不得,還想再多弄幾夜?”他盯著她,電梯突然到了,開門聲響起,他一把抓了她,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最後一夜,你說的,反悔就是王八!”

楊曉水的話讓肖恪心浮氣躁,真想出手揍她,可是,如今,早已經冇有了資格,輸了,不能再隨意動手了!

楊曉水瞪大眼睛望著他,帶著戒備。

他有私心,把他帶到了辦公室,以後的日子,隻怕他隻能靠在辦公室回憶跟她之間的纏綿交融了!

進了辦公室,關了門,窗戶也關上。

他點了一支菸,煙夾在左手手指間,“最後一次。”

“我的身份證,先還給我!”她說,她必須先提條件,她怕後來會來不及拿。

肖恪冷哼一聲,那嘲蔑傳入楊曉水的耳朵,讓她覺得如此的刺耳。

他揚起唇角,沉聲說道,“身份證就在你身後的桌上!”

楊曉水一回頭,果然看到了身份證。

“脫衣服吧!”吐出一團煙霧,肖恪眯起鷹眸將她緊鎖。

楊曉水飛快地拿過身份證,裝入自己的包裡。然後,轉過身來,看向肖恪的方向,他抽著煙,眯起眼睛,打量著她,等待著她。

夕陽已經落下,光線暗了下去,微弱的光透過窗紗射進來,卻掩蓋不了那孤寂的氣息。

她也看著他,道:“你不覺得這是多此一舉嗎?”

肖恪眯起眼眸,緩緩地站起身來,將靠像天空那邊的窗子完全打開,屋子瞬時變得異常敞亮。同時,寒風也飄進來,瞬間讓人打了個冷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