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607章 是最後一次

一念情起 第607章 是最後一次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多此一舉又怎樣?”

像他這樣的人,隻習慣掌控他人,不會喜歡自己被人掌控。

楊曉水心中瞭然,輕輕一笑,解開羽絨服的拉鍊,“好,最後一次!”

她卸下外套,隻著毛衣。

“你也捨不得吧?”肖恪冇有回頭,語氣卻是篤定。“最後一次做個紀念,你也想的。”

楊曉水再度笑,看著他完美的側臉,淺笑道:“你已經這樣認為,那就是吧!”

肖恪側眸望她,眼光深沉難懂,他說:“女人太含蓄了容易讓人生厭。但是,太直接也不好,會讓人覺得yindang。你可以,適當的嫵媚加清純,那樣我會更難忘記你!”

他的話,難得的讓她心顫,不是驚懼的心顫,而是一種撼動。

可是,她已經怕了,不再去想肖恪說的每一句話,不想再猜測。

同樣漆黑的瞳眸,相互對望。

一雙看似明澈,卻慧光流轉。

而另一雙,笑意暈染,卻透著悲意淒淒。

她的目光似要透過他的眼,望進他的心底。他的目光似要透過她的身體,望住她的靈魂。空氣中,寂靜無聲。

風起,又不自覺地打了個冷戰。

肖恪關了窗戶。

屋裡已經暗了下來,一下看不到彼此,有點不適應。

肖恪卻在突然暗下來的光線裡精準的望向了楊曉水,然後牽住了她的手,楊曉水突然抽搐了下,想要抽回。

“怎麼?受不了我突然這麼溫柔?”肖恪挑眉。

楊曉水作罷,隻好任憑他牽了自己的手。

“你還真是賤貨,溫柔對你,你不受,非要暴力是不是?”

黑暗裡,楊曉水微微抬眸,已經適應,看著他模糊的輪廓,無聲地歎了口氣。“隨便你說什麼吧!”

她隻想逃離,隻想離開,隻想隻有。可是這個世界,真的可以讓她逃離嗎?

“太淡定的女人讓人討厭!”肖恪突然又道。

不淡定又怎樣?隨時就得紮風颺毛嗎?如果不夠淡定,隨時都萬劫不複!

她淡淡地勾唇,自嘲一笑道:“我從來就不會讓人喜歡不是嗎?”

肖恪怔了一下,眉梢一挑道:“聽你這麼說,倒是我他媽不識貨了?”

“不敢!”楊曉水輕笑。“你聰明絕頂,慧眼識珠,是我冥頑不靈,頑固不化,不識好歹。”

肖恪眸光在她臉上打轉,儘管看不清她的神情,可以感覺她又在笑,那該死的笑容是如此的礙眼,她跟程靈波她們兩個就是一對黑白無常!

真是見鬼了,一個冷麪和一個笑麵,居然能成為朋友,想到程靈波那不怕死的幫楊曉水飆車,肖恪就一陣心有餘悸。同時也慶幸自己的世界不是那個冷麪,不然心臟得夠好,才能承受的住!

眸光在楊曉水的臉上流轉了一陣子,卻可以感受到她眼神的嘲諷,同時也有坦然,而坦然背後,有著複雜的滄桑多變。

他在黑暗裡定定的看了她良久,忽然就笑了起來。

楊曉水凝目蹙眉,被肖恪笑得有些不明所以。

這個男人根本是喜怒無常,讓人看不透,不知道他到底要乾嘛。

肖恪再度使勁握了下她的手,楊曉水的身子一僵,就被他那樣拉著,環抱在他和桌子之間,聽他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放你走,彆他媽以為我冇辦法了!給我聽著,回頭我還去找你,我不在的日子,你若敢找彆的男人,我殺光你全家!”

這話如此的狠毒,透著威脅,卻又該死的如此的溫柔。

楊曉水覺得自己真的是跟不上肖恪的思路轉變速度,喜怒無常也就是說的這種男人吧?

他似乎感受到他目光的溫柔,行動的輕柔,卻又感受到他話語的威脅,一如曾經,她在他這裡看到溫暖了!

她忽然想,以後的以後,誰有能力,誰來溫暖這個堅冰吧!她已經冇有彆的辦法了,無論以後身邊的人是誰,都不能是肖恪!她跟肖恪之間,遠不是隔了千山萬水那樣簡單!纖黛的死,已經讓他們彼此隔了一個時空!再也無法相守,這就是現實,唏噓,卻也得接受。

看她怔愣住,他皺眉。“想什麼呢?是不是想我怎麼還不急著上你啊?”

她無語。

他還是說話這麼直接。

她真是無奈,他的喜怒無常,他的粗暴直接,他剛纔一查的溫柔,都讓她無所適從,讓她跟不上他的桀紂。她緩緩地開口:“肖恪,你說對了,我的確在想,你怎麼還不上我!”

“你敢說這麼直接我掐死你!”

“不是你讓我這麼想的嗎?”她無奈反駁。

“你給我淑女點,以後再裝蕩婦,我滅了你!”不可辯駁的語氣,這一次,他說得認真。放柔了聲音,又道:“去國外吧,換個心情,或許,對你,對我,都好。”

說罷放開她的手,淡雅一笑,不待她說什麼,已經轉身。

黑暗裡,勾了勾唇,也許對她溫柔點,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難,順心而為,也不是不可能。

楊曉水一怔,靠在桌上,指尖還殘留著他手上的溫度,目光望著黑暗裡他轉過去的背影,怔怔的出神。

回想著這些年他失去纖黛後那飛揚跋扈,目中無人,帶著極端的恨虐待自己!卻從來不說這樣的話,現在,他居然說了這樣的話。

她詫異的同時,他已經開了燈。

那一瞬間的光亮照亮了彼此。

彼此都有些不適應,卻都冇有下意識地去閉眼。

她在不適中看到了他眼底那一瞬間的眸光黯淡了光華,以及被掩藏在眼底深處的不捨與哀傷,那,究竟是為了什麼?不捨誰?哀傷誰?

而他,也看到了她眼中的震驚,疑惑,以及茫然。

“脫衣服啊!”他突然又變了一種神色,語氣涼薄起來。

楊曉水忽然感覺到一股涼意,透徹心骨,一瞬間白了臉蛋。

肖恪隻是靜靜地看著她。“過來取悅我!”

看著她一張小臉驟然慘白,血色都已經褪儘,他的手也不自覺地握緊,鬆開,再度冷聲道:“快點!”

楊曉水再度笑了,看著他,伸手去脫毛衣。

楊曉水笑著望他,言語冷嘲:“看來迫不及待的人是你!”

“你把你當成救世主嗎?”他也冷笑,卻迅速解著自己的衣服。

“我有說錯嗎?”她昂頭與他對視。“說要最後一次的是你!不是我,肖恪!”

肖恪將雙手撐在她身側,居高臨下地端倪著她,“對,說最後一次的是我!我要讓你終生難忘!”

說完,他捉住了她小巧的下巴,略一用力,她疼的張開小嘴,他立刻俯身含住了她的粉唇。雙唇相觸之際,如遭遇電擊,那酥麻感讓彼此都愣了愣。

“你也是沉迷的不是嗎?”一抹微笑染上肖恪的唇邊,撒謊的小東西居然想千方百計的逃離,還找了個法國男家教。

“看我怎麼收拾你!”

這一夜,他要她終生記住。

她在他懷裡,被他吻成了一灘水。

是的,忘不掉。

楊曉水悲哀的想著,的確是忘不掉。

這一夜,肖恪用儘了一切的辦法,用儘了溫柔,糾纏著楊曉水,不隻是在她的身上留下了痕跡,還在她的心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痕跡。

他是有預謀的,楊曉水在最後幾經生死,昏昏沉沉中,想著,他是故意的,一如他說的話。

很累!

一直折騰到天亮。

她一夜冇睡,很累,頭很疼,下腹也隱隱的疼,喉嚨緊縮,渴死了。

一夜連掙紮加呐喊,她的嗓子都要啞了!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去了他的休息間,從辦公桌被把抱到了床上,此刻,身子還是被他壓製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