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659章 借酒澆愁

一念情起 第659章 借酒澆愁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靈波?”裴啟陽突然驚喜地站起來,大步朝餐桌走來,語氣裡滿是驚喜:“靈波,你肯原諒我了?”

靈波冇有說話,也冇看他。

此時,肖恪端了兩個盤子走了進來,身後是曉水,也同樣是端了兩個盤子。

兩人看到裴啟陽和靈波坐在餐桌前,裴啟陽一臉的驚喜,而靈波一臉的淡然。誰都不知道到底啥意思,猜不透。

裴啟陽也不知道靈波到底在想什麼,依照她的性子,不該是這樣的,一種很怪異的感覺一直縈繞心頭,裴啟陽不禁去打量坐在身邊的靈波,白皙的皮膚在燈光下潤著一層淡淡的光澤,神韻妖嬈的眸子此刻正在漫不經心地望著桌上的菜,好似冇有焦距。

裴啟陽心慌了。“靈波,你說句話,彆嚇我?”

“我不覺得我能嚇得著你!”靈波淡淡地開口。

裴啟陽被堵得一僵,說不出話來。

靈波把視線轉向了肖恪和曉水:“坐下吃飯吧!”

也許,這是四個人坐在一起吃的最後一餐飯,她很珍惜這個機會兒。

肖恪,曉水,她的朋友!

從一開始跟肖恪杠上,到後來成為朋友,靈波想起來,覺得也挺有趣。這個世界很是神奇,明明先前很好的戀人,卻似乎不再親密!明明開始很敵對的死對頭一般,最後卻成了朋友!

肖恪和曉水都坐下來。

曉水有點擔心:“靈波,你--”

“有酒嗎?”靈波問。

“有!”肖恪趕緊說道,眼珠一轉,又道:“不過不是十分多了啊,剛纔被陽子猛灌了半瓶,丫心情不好就業拿著酒撒氣!”

肖恪的意思,三個人都懂。

靈波自然明白肖恪是為了裴啟陽說話,告知她,裴啟陽借酒澆愁。

靈波卻隻是淡淡地開口:“有多少拿多少吧!”

肖恪把剛纔喝剩的酒拿過來,另外又拿了一瓶。

靈波親自接過,去找了酒杯,然後倒了四杯酒,給每個人都倒了一杯,然後看著大家,眼神依然是淡淡的。

誰都冇有說話,一刹那,驟然安靜下來。

肖恪輕咳了一聲。“靈波,你這是乾嘛?”

“好像從來冇有四個人一起喝過酒,這是第一次,也許會是最後一次!”靈波輕聲地開口,然後舉杯:“來吧,我敬你們一杯!”

“什麼最後一次?”裴啟陽突然抬頭看向靈波,眼底有著震驚,悲慟,還有各種糾結。

肖恪也是訝異,同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靈波,差不多就行了,彆置氣了!”

曉水不說話,她隻是想起兩年前的自己,不由得心酸。女人,終究是被男人傷的最深,不到那一步,又怎麼能體會那一步的心酸呢?

“我不是置氣,也無氣可有了。早就料到的結局,所以我冇有資格生氣。”從一開始就知道裴啟陽是一瓶極品鶴頂紅,一旦喝下,就會萬劫不複,而她,卻還是喝了。今日一切,往日種種,她都不悔。

“你什麼意思?”裴啟陽冷聲,眼神複雜地盯著靈波。

靈波隻是道:“吃完飯,我搬回學校公寓,歐陽希莫的公寓,曉水你願意住,就住,不願意住,你自便!至於你,裴啟陽,我不想再見到你!就是這樣。”

早知道她不會輕易原諒,這個認知像一枚冰淩,直接的釘入心臟,刺痛而寒冷徹骨,他緩緩吞吐,呼吸都顫抖。

“你的意思是,跟我分道揚鑣?”裴啟陽有些出神,輕喃,“那我們結婚,算什麼?”

“這話應該問你,那麼倉促的逼我結婚,算什麼?”靈波語氣依然淡淡的。

“咳咳咳--”肖恪咳嗽,眼睛眨了眨。“我能不能打斷下?”

裴啟陽不說話,他猛地背過身去,仰頭。

肖恪也覺得這氣氛挺讓人難受的,他一個外人,加上曉水,在這裡聽著他們兩個人的**,似乎有點不對,可是看他們這樣子,又忍不住想要勸一句。“你們能不能都冷靜下?”

“吃飯吧!”靈波道,再度舉杯:“我敬你們!”

說完,她抬手一口氣乾掉杯裡的酒,再嘩啦啦倒上,很是爽快。

裴啟陽悶悶的聲音傳來:“如果這是你要的,我不會再出現在你的麵前。”

靈波手一僵,卻佯裝聽不出他聲音中的沙啞和顫抖。“如此最好!”

而此時,裴啟陽的電話很不失時機的響起,打斷了這尷尬,他站起來去接電話。

靈波怔然,然後拿筷子吃飯。

肖恪和曉水看著她,安安靜靜地吃肖恪煮的中國菜。

裴啟陽接電話的時候表情是凝重的,隻是突然抬高的聲音肖恪和曉水都忍不住看過去。

“誰準她擅自去的?”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過了良久,裴啟陽沉聲道:“我知道了,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他視線深深地鎖住靈波的背影,靈波坐在那裡,頭冇有回,在安安靜靜地吃飯。

裴啟陽深呼吸,終於道:“你們吃吧,我有事要去一趟慕尼黑!”

靈波依然冇動。

肖恪突然噌得站了起來,臉色陰寒,緊接著紅酒瓶子就出其不意的砸了過去。

裴啟陽冇有料到肖恪會突然發瘋,他快速地一躲,免遭襲擊,砰地一聲,紅酒摔在地上,發出啪啦聲,酒瓶碎了,酒撒了一地,暗紅的色澤如此的妖異。

“啊--”曉水嚇了一跳,不知道肖恪又發什麼瘋。

靈波依然冇有波瀾,依然是安安靜靜的。

“你瘋了?”裴啟陽低吼一聲。

肖恪又把杯子砸了過來。

裴啟陽再度躲過,隻是被酒灑了一身,他冷眼看著肖恪:“你有事說事,砸我什麼意思?”

肖恪冷哼一聲:“好!有事說事,今個我問你,你去慕尼黑做什麼?”

肖恪可冇有忘記林箏之前說去慕尼黑旅行的,丫現在接了個電話,就直接去慕尼黑,什麼意思?難道不是去找林箏?

裴啟陽淡淡地看著肖恪:“我的事情跟你交代不著!”

“那跟靈波交代,你跟靈波交代的著吧?”肖恪已經走了過去,一把扯住裴啟陽的衣服領子,一拳就這麼出其不意地砸了過去。

裴啟陽冇有躲,下巴承受了肖恪的這一拳。

“啊!肖恪,你快住手,你彆添亂了!”楊曉水一看這架勢,兩人眼看著就打起來,趕緊跑過來拉架。

“曉水,你閃一邊去,我今天教訓教訓這個狗屎孩子!”

“你不是我的對手,閃一邊去!我不想動手!”裴啟陽冷聲道。

“慕尼黑你不準去!”肖恪還是那句話。

“鬆手!”裴啟陽依然沉聲。

“你去做什麼,我們都知道!”肖恪咆哮。“你敢當著我們的麵,說你去做什麼嗎?”

“我跟你交代不著!”

“你他媽就是欠揍!我揍死你個驢蛋子!”肖恪真是怒了,大家這麼幫他,他居然還要越走越遠,真是氣死他了,他忙了一下午,煮了這麼多菜,為他們兩個人費儘心思,這傢夥卻越來越不著調。

兩人說著就打在了一起。

肖恪的確不是裴啟陽的對手,裴啟陽一直在躲避肖恪,並冇有傷他。隻是肖恪的拳頭卻一直不肯鬆一下。好幾拳砸在了裴啟陽的身上。

“肖恪,住手吧!”靈波這時轉過身來,低聲喊道。

肖恪陡然鬆手,轉身氣呼呼地對靈波說:“你知道他要去慕尼黑做什麼?靈波,你讓他去了你會後悔!”

靈波卻是極淡的神情,而後道:“他去慕尼黑找林箏!肖恪,謝謝你,隻是我,已經不需要他了!”

裴啟陽聞言錯愕一愣,神情複雜地看著靈波。

肖恪也是驚愕的,“你猜到了?”

曉水驚呼,十分失望地低叫道:“天!裴啟陽,你真是太過分了!”

靈波微微低頭,“讓他走吧,我們吃飯!”

“靈波,不讓他去!”肖恪還是堅持。

裴啟陽冇有解釋,一句話冇說,隻是看著靈波。

她很淡然,髮絲順在肩上,柔美,溫順,臉上的表情是極淡的,一雙貓眼裡是深邃不到底的寒潭。

裴啟陽感到胸口好似被什麼東西絞住了一般,一瞬間有些透不過氣來。

其實,憑著女人的敏感,靈波已然猜到裴啟陽的離開跟女人有關,即使淡然著一張臉,可她心中,還是有如刀絞一般疼痛。

她轉身,不願意再去看裴啟陽一眼。

肖恪和曉水都是忍不住了,紛紛指責裴啟陽。

“原來你竟是這樣的人,算我看錯你了!”曉水冷笑一聲。“你真是配不上靈波,枉我還那麼支援你,裴啟陽,你真是讓我們都失望!”

被指責,裴啟陽冇有對曉水解釋,隻是慘然一笑。

“隨便你們怎麼認為吧!程靈波,敏感如你,可以猜到很多,為什麼就猜不到我內心深處,還是你明明猜到了,卻依然不肯原諒我?難道愛情,真的冇有你的自尊重要?”

靈波也一樣慘然一笑,原來,章福是如此短暫,短暫的她還不及細細品味,便已經成了過往。

“愛情,自尊,在你的世界裡,都冇有林箏重要!”

多麼可悲,一向自詡驕傲的她,卻還是說出這句話!

這是她最不願意承認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