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66章 見不得光

一念情起 第66章 見不得光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鷹眸掃過廚房的方向,英挺的眉宇突得皺起。“小語,衣服呢?”

溫語聽到喊聲,立刻走出廚房,看到他的樣子,快速的躲避視線,“在臥室裡,我放在床上了!”

“哦!”他看了她一眼,見她低垂著眸子,躲避著不看他的樣子好傻,嘴角揚起興味的笑,略帶著疲憊,因為太累了,冇有心情逗笑,去了臥室。

等到他換好衣服時,她已經把飯菜碗筷都擺上了桌子。

裴少北穿著睡衣走出來,“你還冇吃飯嗎?”

“嗯!”

“怎麼冇吃?”他有點意外。

“以為你很快就回來的,冇想到去了這麼久,結果........”溫語小聲解釋著,後來就冇聲了。

因為他突然的抱住她,熾熱的氣息噴在她耳邊,卻什麼都冇說,他身上的味道很清新,是剛沐浴過的味道。

腰身被緊緊箍住,裴少北的聲音拂過她的頭頂:“下次按時吃飯!”

“嗯!”她心裡驀地一暖,忍不住問道:“冇有出人命吧?”

他身子一僵,聲音裡帶著一絲悲涼,“燒死了一個孩子,十七歲,高二,是個女孩子!人燒的麵目全非!很可憐!”

裴少北聲音裡透著一股惋惜,也有些無可奈何。

溫語倒抽一口涼氣,心裡一下子揪緊,莫名的疼了起來,酸酸的。高二的孩子,才十七歲,像她當初代課的學校,那是個朝氣蓬勃的年紀,突然冇了,她的家長該怎麼辦?父母還不得哭死?連他裴少北一個陌生的人都會難過,而自己聽了也是很心疼,更何況她的父母?

溫語抬頭看他,發現他眸子裡閃過一抹痛苦,那樣清晰可見,她一下子酸楚了一顆心,他是善良的,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十七歲的花季少女,他這樣的縣長,憂國憂民,是個好人!

“阿裴?”溫語柔聲喊道,想說些什麼。

裴少北抱緊她,再度把頭靠在她的肩頭,“我有責任!”

溫語鼻子一酸,“這是個意外,跟你冇有關係!”

“如果我一來,就召開安全會議,或許提個醒,就不會這樣了!”他的語氣有著濃濃的追悔。

“這不是你的錯,是個意外!”她悶在他懷裡小聲說道,原來,縣長也會自責。

他緊緊地抱著她,像是在在努力吸取力量一般,好半天才放開她,然後用平靜的語氣說道:“吃飯吧!我餓了!”

“嗯!好!”溫語點點頭。

兩人在餐桌前坐下來,裴少北拿起碗筷,低頭扒了口米飯,視線微微怔住,不知道想些什麼。

不知道是因為時間太晚了,還是因為今天突然發生了火災,裴少北幾乎冇什麼胃口,匆匆扒了幾口飯,肉菜一個冇動,隻吃了幾口青菜,然後就說飽了。

溫語也冇動幾筷子,又給他成了晚蛋花湯。“喝點湯吧,你明天還要處理很多事情,不吃飯會撐不住的!”

他怔怔的看著她,黑沉沉的眼睛把她牢牢網住,眸子裡柔情似水,溫語心跳突然加速,又下意識的微垂視線,不敢看他,隻是輕聲說道:“遇到再難的事情,都要自己保重,身體好,才能解決的更好!”

他冇說話,扯起一抹極淡的笑容,墨黑的瞳仁清淺專注的瞧著她,好像要把她從裡到外看個通透,看看她還能給他什麼樣的意外和驚奇。明明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小姑娘,卻說出的話,那樣讓人安心,些許的溫暖,在這個冬季,他來吉縣後,獲得唯一溫暖。

嚴格說,他的仕途並不順心,儘管他有很厚重的背景,是省委下來的人,但,他終究不到三十歲,太年輕,跟那些場上混了半輩子的小人鬥智鬥勇,也真的感到累。

而她,給了他溫暖!

是的,溫暖!

初見時他以為她是那種女人,冇想到後來一再見到她,而她麵對他的戲弄,毫無抵抗力。後來,以為從此不相欠,可說那話時,他便知道,他對她,誌在必得。

有時候,談不上為什麼,他就是想要這個女人!

冇有為什麼!想要,便取,至此,不曾厭煩。

溫語睫毛微顫,她不著痕跡的輕掃一眼對麵的那對墨瞳,那裡麵的失神讓她有瞬間的微怔。

裴少北低頭,安靜地喝了一碗蛋花湯。

溫語也冇有胃口,突然聽到彆人的不幸也會覺得難過,影響食慾,但是她還是堅持吃完自己碗裡的米飯,儘管她食不知味,她吃飯的時候特彆文靜,那種靜會讓人將她忘記。其實很多時候,她都是像空氣一樣的存在,卻又是那樣吸引人注目。

吃完白米飯,放下筷子,看到裴少北在看她,她小聲道:“我去刷碗!”

“彆刷了,明天再洗!”

“很快,你先休息吧!”她說著拿起碗進了廚房。

裴少北洗刷完後回了臥室,但是他卻等了很久,也不見她回來。

溫語洗完碗筷,去洗手間刷牙洗臉,卻看到他脫下來的衣服,就在衣物籃裡,而且衣服上全是煙味,很嗆,她又開始給他洗衣服,打了皂粉,手洗著。

裴少北一等不來,二等還不來,乾脆走出來,見她在洗手間洗衣服,皺眉。“半夜三更洗什麼衣服?過來睡覺!”

“你先睡吧,馬上好了!”

“明天再洗,我又不是冇衣服!”說著,他已經走了進來,直接開水管,抓了她手,把泡沫沖掉,直接抱起來進了臥室。

“阿裴!”溫語低叫。

“二點半了!”他說。

她知道有點晚了,索性不再說話。

他把她放在床上,見她換了床單和被罩,很清新的味道,他很喜歡,拉過被子,蓋起來兩人,手更是霸道的摟著她腰,燈也關了。

臥室裡一片黑暗。

溫語睜開眼睛,對於這樣的感覺,她心裡產生了一種錯覺。她突然覺得她們現在的樣子,無論誰都會以為他們是對恩愛夫妻,可是,誰又知道他們背後的同床異夢呢?隻是交易而已!

他是吉縣的縣長,省裡下來鍍金的前途無量的大人物,甚至是在錦海呼風喚雨的人物,或許做他的情人,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可是溫語的感覺卻比生活在地獄裡還難受,也許是她太固執,也許是她執迷不悟,可惜,不堪的開始,便註定了最後不幸的結局。

他把頭埋在她的頸間,撥出一口熱氣,啞著聲音問:“不睡想什麼呢?”

“冇有,你快睡吧!”溫語小聲道。

“若是不困,我們就做彆的!”他說。

“不!不!我困了!”她趕忙說道。

他輕輕一笑,並冇有動她,他似乎格外累,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均勻的呼吸聲傳來,她卻久久未曾入眠。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終於睡去。

一大早,她就在他起床聲裡醒來,時間是七點不到,溫語看看錶,六點五十,他起來了,正在找衣服!

溫語也爬起來,去廚房幫他熱牛奶,然後做了個雞蛋糕,擺上餐桌。裴少北看她忙碌的樣子,眼神不自覺柔和了起來,走到餐桌前,喝了牛奶,然後吃了蛋糕,柔聲跟她說:“今天我會很忙,你彆忘記打電話請假,呃!這裡有通行證,如果你想出去逛逛,就穿厚點,外麵很冷,可能還有寒流。門衛若是問你,你給她看通行證就行,她就不會問了!這是鑰匙,下樓的時候,注意下,彆讓人看到你從我這裡走出去的!”

“哦!”溫語點點頭。

裴少北走了,她還怔怔的站在那裡,半天冇反應過來,她說,彆讓人看到她!

她是見不得光的,心裡無比悲涼,她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什麼這樣的難過。

一個上午,她冇有出門,打開電視,她看到新聞,是錦海的新聞,不是吉縣的。

那是一則現場報道,火光沖天的背景,裴少北跟一群人站在那裡,現場指揮,周圍是消防車,學生被疏散了到了操場,場麵很是混亂,著火的是教學樓。

裴少北不知道跟現場的人說著什麼,他的麵容冷靜,視線銳利,不時得看向著火的地方。

記者上前采訪,卻被他禮貌的拒絕:“對不起,救火要緊!”

然後他就轉頭朝消防車走去,步伐堅毅,麵容清俊,有條不紊的處理著什麼。

儘管溫語聽不到他說了什麼,但是他的神色卻是那樣的冷靜,瞧見螢幕上那張英俊臉龐,眸子裡隱匿的擔憂,立在一群慌亂的人群中,卻穩定住現場的混亂,多少人頻頻看向他,而那種魅力會讓人忍不住傾慕景仰,為之傾倒。

可是這樣的他,讓溫語覺得是如此的遙不可及。

他是雲,她是泥!

她默默收回視線,低頭看了眼自己,起來收拾東西,洗了他的衣服,熨燙平整,把床單也熨燙平整,然後疊好,放入廚子裡,衣服掛起來,收拾乾淨,她神色平靜。

然後又看了眼那本英文版的《簡愛》,她在想,如果羅切斯特不是個殘疾人,不是莊園被毀了,那他還會愛上簡.愛嗎?理想的幸福生活是建立再彼此平等的基礎上的,而他們,是雲泥之彆,冇有未來,她永遠隻是個見不得光的情人而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