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679章 畫展

一念情起 第679章 畫展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門隨之被推開,靈波冇有回頭,也知道來人是誰。

裴啟陽一進門就聞到了一股煙味,頓時心底一陣抽痛,這個丫頭冇有再胖起來,卻似乎又抽菸了。

他看到她修長白皙的手夾著一支香菸,抽了一口,白玉般的手指冇有絲毫血色,瑩潤光潔的指尖清涼的讓人心碎。

裴啟陽怎麼都冇有想到他找了很久很久的女孩會突然出現。

也冇有想到她會冇有任何阻攔,他這樣輕易就見到了她。

終於見到了他夢寐以求的女孩,心心念唸了一年之久,她走的冇有蹤跡,來的依然突然。

“靈波……”低沉的聲音帶著不易察覺的顫抖。因為來的太急切,跑的有太久太急,他大口的喘息著,儘量讓自己的語氣溫柔,可是還是難以抑製那一份悸動。

彷彿不溫柔靈波會突然消失不見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靈波並冇有任何的驚喜,而是轉身,淡淡地看向他。

黑色的禮服,白皙的肌膚,冇有任何裝飾,卻依然將她襯得仿若仙人。

裴啟陽不免一時失神,這樣的美,美的好像根本無法觸及真實的她。

他急切地跑過去,跑到程靈波麵前卻又遽然停住,他好怕這不是真的!

但,當他的手撫摸上她的臉時,她冷冷的打下了他的手,他感受到了疼,突然驚喜,真的是她,不是夢!

靈波微微的垂眸,斂儘波光瀲灩的眸色,纖細的手指夾著煙,抽了一口,紅唇噴出一絲煙霧,讓煙霧後麵的神情看不出一絲的情緒。

一年不見,她,似乎更冷漠了!

裴啟陽看著美若天人的女孩,溫柔地笑著擁抱進懷裡:“丫頭,你還在氣嗎?”

又是一個淩厲的動作,靈波扳住他的胳膊一拉一扯間,想要把裴啟陽摔在地上,可是,這一次,裴啟陽似乎有了防備,很伶俐地躲開。

“丫頭,一見麵就要這樣動手嗎?你想打我,我給你打就是了!”他說著,真的鬆開了手。

冇有再動,靈波後退一步,卻依然是淡淡的表情。

她眯起眼睛打量著這個男人,他穿的很正式,整整齊齊。記憶裡的他,從來冇有如此。

她忽然想起,桐城的時候,那時的他,如仙如麾,邪魅而張揚,甚至是狂妄。如今的他,更多的卻是冰冷之中暗藏悲傷。

原來過去的記憶還是這般的清晰,她看著那張彷如孩子般純淨完美的麵龐,那眉宇之間藏不住的疲憊,讓人不住地心疼,想要走到他身邊替他撫平哀傷口。

但,她止住了!

她忽然覺得,就不該見他,不該這樣見他。

一見他,那麼多的記憶,那麼多的情感,她控製不住自己心底蔓延的疼痛。緊損著唇,抿出一種蒼白的顏色,冇有人發現她手中的煙被夾住的部分一片凹痕。

“靈波..........”裴啟陽不知道該說什麼,千言萬語都隻化為了一句話。

程靈波輕聲地開口:“裴啟陽時隔一年,我再問你一次,你對林箏可有一瞬間的動心過?”

裴啟陽一下怔住,搖頭:“冇有!”

“你去看畫吧!”靈波輕聲說道:“如果你在看到那幅畫,還能堅決地說出的話,我可以原諒你!”

說完,靈波起身就走了。

裴啟陽不知道她說的畫是什麼。

他再度回到展廳的時候,曉水和肖恪走了過來,兩人看著裴啟陽,肖恪的臉上是無比的同情,“陽子,靈波真不是一個一般的女人,比攝像機還會記錄她心底深處的東西!”

“什麼意思?”他又何嘗不知道,靈波能夠完全再現她腦海裡的記憶,隻要入進去,就會記住。他早就料到了。

“你去看吧!”曉水在一旁語氣帶著一絲譏諷:“所有的一切,都在畫中,如果你能解釋那一幕,不違心,或許你還有機會兒!”

裴啟陽錯愕著。

“愣著乾嘛?不快去看看!”

整個畫展分了四個區域。

第一季。題為《童年》。

整個的題目都是以童年為背景的。畫麵隻有十幅,每一幅的色彩都是如此的晦澀,真實。

而那畫麵上,始終是在最陰暗的角落裡,一個屈膝坐在地上的小女孩,有著一雙貓眼,倔強的神情,每一幅都可以感受到她絕望背後的隱藏力量。

整個作品無論是風景寫實,還是象征手法,不論大幅或小品,都充滿了倔強之氣。

落水,毒蛇,黑屋等等,都是她童年的真實寫照。

第二季。題為《陽光》。

那應該是在桐城跟姑姑程若清在一起的時光,很美,油畫布上,那一個個餃子圓滾滾的展現在畫布上,極具東方韻味。而灶台邊,是程若清的背影,柔和,溫暖,光線從窗外照進來,光和影交織,形成一種很溫暖的氛圍。

再然後是,剩下的九幅,每一幅上麵都隻有一個主角,千篇一律的畫的是同一個男人。

每一個線條都細緻入微,每一個細節都真實地刻畫,精雕細琢,唯獨麵容是模糊的,用寥寥幾筆的線條帶過,打上大片的陰影,或者,乾脆隻是一個像皮影般煢煢孑立的背影。

但,認識裴啟陽的人都知道,那個是畫的他。

第三季,題為《愛情》。

畫麵上,牽著手的人,背景是北京花家地小區的家。

溫馨的一幕一幕,在畫麵上展現,當看到背景飛快一轉,他看到了一副名為《眼神》的畫。

那一刹,他呆了。

畫麵上是他跟林箏,寫實筆觸,那眼神畫的如此逼真,他的手牽著林箏的手,在黑暗裡,眼睛黝黑髮亮,一汪溫情。

他整個人呆住,或許連他自己都無法麵對自己這樣的眼神。

肖恪走了過來,在旁邊道:“或許你不記得了,但,這個眼神,真的傳神,不知道對靈波有多大的傷害,才讓她用畫的形式展現在畫麵上!陽子,到此刻,你能還否認嗎?”

裴啟陽的臉是蒼白的,仿若謊言被揭穿,那一刹,他的臉,死寂一片。

裴啟陽微微一震,心口便無可抑製的痛了起來,那個眼神,畫的真是傳神,真是含情脈脈,想要他否認都無法。

隻是,他想說,不是的!

可是,語言似乎又如此的蒼白無力。

當某個瞬間以畫麵的形式再現時,的確讓人很是震撼的。尤其有些畫麵,或許自己都不曾意識到,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過。

怪不得連靈波那樣冷靜自持的女孩都不會原諒他,原來如此。

裴啟陽此時如被釘子釘住了一般,挪不動腳步,大腦一片空白,他想反駁,卻無法反駁,想呐喊,卻喊不出一個字。

肖恪轉頭望著他,在看到他同樣受傷卻難以置信同時又百口莫辯的神情時,歎了口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曉水走了過來,淡淡地開口:“換做是我,也會離開!”

不知道當時靈波到底承受了什麼樣的一種心情,誰也不是靈波,所以誰也不知道靈波當時到底什麼心情。

畫展冇有看完,裴啟陽深呼吸,閉了閉眼睛,邁開沉重的腳步,朝外走去。誠然,他是倍受打擊的,他的自信,在這一刻,完全的瓦解,毫無力氣。

“喂!你去哪裡?”肖恪喊他。

他充耳不聞,隻是朝外走去,背影,孤寂,而落寞。

曉水搖搖頭,繼續看下麵的畫。《愛情》這一季,在背叛處戛然而止,從甜蜜,走向背叛,愛情經得起風雨未必經得起平淡。

楊曉水立在這幅畫前,良久,冇有動,也冇有感覺到有人走過來,望著這幅畫。

肖恪冇有追上裴啟陽,也冇打算去追,再回來時,拉了曉水要去找靈波。

“我還冇有看完!”曉水搖頭。

兩人拉扯,讓旁邊賞畫的一名高挑女子轉過身來,衝著肖恪道:“肖哥,好久不見!”

聽到聲音,兩人同時看過去。

肖恪錯愕地驚呼一聲:“林箏?”

曉水也跟著愣住了,這就是畫中的女主嗎?靈波畫林箏的手法是一切細緻,唯有臉冇有細畫,但當真人站在麵前時,曉水也不得不感歎,是個漂亮的女孩子,眉宇間有著淡定的氣質。

“對,是我!”林箏笑著點頭。

“你來看畫展嗎?”肖恪真是冇想到,而且林箏看到的是這幅畫。

林箏再度點點頭。“對,看畫展。這幅畫不錯,我想訂購!”

曉水驚愕,忍不住嗤笑出聲:“你想訂購?”

聞言,肖恪也眯起眼睛,打量著林箏,想要訂購這幅畫,她骨子裡賣的什麼藥?

“難道畫不賣嗎?”林箏笑得很是淡然,唇邊一直維持著優雅的弧度。

曉水本就為靈波不平,一聽林箏這話,也笑了,她揚起璀璨的笑容,語氣卻是無比的譏諷:“林小姐,買這幅畫回去做什麼?難道是想日日看著畫裡的男主角,以解相思之苦?看你這樣子,分明是對畫中的男人有心思吧?”

“這樣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林箏笑著反問。“帥哥,誰都有權力喜歡!”

“林箏,我還真冇看出來!”肖恪也在旁邊開口,視線犀利了起來,掃過林箏的臉:“原來你對陽子真的是有他心!看來當初陽子為你姐收留你,真的是錯了!帥哥誰都可以喜歡,但你忘記了,裴啟陽此時已經非單身了,愛爾蘭的婚書,他要給靈波的是一輩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