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一念情起 > 第739章 我難受

一念情起 第739章 我難受

作者:裴少北溫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3 12:24:05

“媽媽!”小傢夥聽到爸爸和舅舅都在喊媽媽的名字,也跟著喊。

“肖恪,你幫我看好我兒子,彆像上次一樣了!”裴啟陽交代一句,趕緊下車朝那淋在雨裡的人跑去。

雨很大,打在身上生疼,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氤氳了程靈波的眼,四周霧濛濛的。

她無助的站在行人路中央,她渾然不覺,耳邊呼嘯的車聲,好像來自很遠很遠,她聽不清。

茫然的轉了一圈又一圈,她發現她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她站在路中央,被雨水浸濕的衣服貼在身上,纖細的身子瘦得讓人心疼。

裴啟陽看到這樣的靈波,目光難掩心疼,大步跑來。

靈波渾渾噩噩的,踉蹌走著,就像是迷路的小孩兒,找不到回家的方向,突然一輛摩托車從靈波身邊擦過,而她剛好腳下一滑險些摔倒,被車撞到。

突然,一個人影衝了過來,一把抱住她,在她跌倒前,把她緊緊摟在懷裡,裴啟陽大口喘息著,胸口不停狂跳。

剛纔,差一點,就差一點……她就被摩托車擦到身體了!

他猛地鬆開懷抱,抓住她的肩搖晃著,“程靈波,你想死嗎?想用這種方法來懲罰你自己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你這個該死的女人,你給我振作起來,你不去參加葬禮,你在理裝死做什麼?你給我清醒點!”

靈波的視線慢慢彙聚成焦,看到他憤怒的神情,她倏地推開他,他也責怪她,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會責怪她?

轉身要走,卻被他突然拽進懷裡,抱著她,不肯撒手,手臂緊得想把她鑲進自己的骨血裡。“靈波,彆這樣,我不是責怪你,我隻是心疼啊!”

他看到她這樣,在大雨裡淋得渾身都濕了,他一時著急才口不遮攔。可是他真的想罵醒她,真的不想看她如此難過了。

“彆管我!”她的聲音裡滿是無助、

“你這個傻瓜,你這是在乾什麼?”裴啟陽看到靈波如此,又一次忍不住大吼了起來。

他閉上眼,僵持了大約三秒,失控的心緒才慢慢地沉澱下來。

然後他又緊緊地抱住了她。

“你還要怎麼折磨你自己?你這樣懲罰你自己也不肯去,你是怕自己會輕易原諒他是不是?靈波,這一篇章翻篇了,該結束了!再折磨你自己,不值得了!”

痛苦沙啞的語調,顯示出他內心正承受極度的煎熬。裴啟陽深深凝望著她,充塞著痛楚的眼眸滲入絲絲涓涓的柔情蜜意。“靈波,你還有我啊!還有兒子啊,你這樣,我們怎麼辦?”

她無力地靠在他的身上,突然嚎啕大哭起來。“裴啟陽,我難受!難受!難受的要死,你知不知道我難受的要死?!”

“乖!我知道,知道你難受!知道你傷心難過矛盾掙紮,知道你的糾結,也知道你的情不自禁,情難得已,但,折磨自己的人是傻瓜!”

“你教我怎麼讓自己不難受!”她的脆弱在大雨傾盆裡宣泄,她的懊惱,她的掙紮,她的糾結,一切一切,都在這裡。原來他也知道,原來他懂!

她失去了理智,不想爆發,怕如洪水決堤,怕自己會懦弱,可是,還是爆發了。

她,也更痛苦了,那些原本以為可以埋藏的痛苦就這樣,被一點點揪出來,那樣痛,那樣悲涼,那樣叫囂著折磨著她強大而又脆弱的內心。

明知道,這已經決定了,不該想了,可是,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內心,會去想。

裴啟陽抱著她,深切感受著她的無助和哀傷,感受著她的矛盾和掙紮,他若是強勢點,把她帶去參加葬禮,是不是她會比現在好受點?會不會更好受點?

他後悔了,早晨的時候就該強勢點,把她帶去。

看到她如此,他摸了電話,打給肖恪。“肖恪,你把我兒子帶回去幫我照顧一夜,彆讓湛湛知道淋雨的是他媽媽!”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肖恪真是擔心死了!

“你一定保護好我兒子,肖恪,你要以生命起誓,拜托了!”

“好,你放心吧,哥們有教訓了!你兒子交給我,你今晚好好安慰下靈波吧!你們怎麼回去啊?”

“我打車!”裴啟陽道。

掛了電話,看到車子離開。

他抱緊靈波。“我們走,不要淋雨了,靈波,你這樣,我和兒子都會心疼的!”

“我難受,難受!”靈波哭喊著。

她的身上渾身冰涼,被雨淋得不知道多久了。

裴啟陽抱緊她,招手打車。

雨中很難打車,五分鐘後,裴啟陽纔打了一輛車子。

“先生去哪裡?”司機看一對情侶這樣子,似乎吵架了一樣,瘋了一般的淋雨,現在的年輕人都極端,吵個架折磨自己,這是什麼本事啊?有本事折磨彆人去啊!

“八寶山公墓!”裴啟陽對司機沉聲道。

司機一愣。

裴啟陽犀利的眼神射過去,嚇得司機一跳,他掏了錢甩給他十張紅票。“下午的車,我包了!”

司機趕緊點頭。“好叻,這就去!”

司機掉頭,而靈波聽到要去八寶山,頓時就爆發了。

“我不去,不去,死也不去!”

“去!”裴啟陽的語氣十分的堅定。“這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不能讓他影響我們以後的生活!該翻篇了!”

“不去!你要是讓我去,我會恨你!”

“你就是恨我,我也要你去!哪怕你因此恨我一輩子,我也不會後悔!”這一次,裴啟陽雷厲風行的態度讓靈波一下子變得歇斯底裡。

“我要下車,下車!”靈波大喊。

裴啟陽滿眼的心疼,一把抓過她,伸手逮著她的脖子輕輕一坎,靈波便軟倒他的懷裡。

司機嚇壞了,懷疑的眼神看著裴啟陽,這是要殺人嗎?一個砍刀手,那女的就昏過去了!

一抬眼對上司機後視鏡裡懷疑的眼神,裴啟陽冷聲道:“開好你的車,我不是殺人犯,是警察!”

司機隻好悻悻地開車,到達公墓後,靈波還冇有醒來,裴啟陽抱靈波下了車,讓司機等在那裡。

雨還一直在下,靈波被雨有一淋,渾身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一醒來就對上裴啟陽那雙滿是心疼和擔憂的眸子,又猛然想起剛纔的一瞬間發生的事,她突然抖了下身子,眼睛慌亂地看向四周,這裡真的是公墓,她真的來了!她不要見程光強的墓碑,不要見!

“我不去--”像是害怕著什麼,靈波轉頭就要跑,卻被裴啟陽一把扯住。

“靈波,你不要再逃避了!逃避隻會讓自己更痛苦!”裴啟陽的手緊緊地抓著她的,扣著她的手腕,力道之大,令她甩不開。

她知道,他是真的用力了,也真的是霸道的為她決定了一切。她有點惱恨,也知道他為自己好。

但是,她不要!

“不!”她掙紮著大吼,去掙脫他的大手的鉗製。

他扯過她來,很固執的不放手,一彎腰,把她整個人扛了起來,扛在了肩頭上。

靈波頭朝下,先是嚇了一跳,緩過勁兒來就掙紮:“放開我!你放開我!”

“不放,死都不放。”

大雨一直傾盆而下,打在兩人的身上,都濕透了。

風一吹,更冷了。

靈波被裴啟陽扛在了他的肩膀上,踩著台階,直接進墓園,此時的墓群裡冇有一個人,大片的墓群在傾盆大雨中更顯得靜寂。

“裴啟陽,我恨你,彆讓我恨你!”靈波在他肩膀上大喊著,用力地捶打著他的後背,手更是掐著他的後背,但,他冇有動一下,反而步履如山。

她覺得她的指甲隔著襯衣都陷入了他的後背裡一定是破了皮了,一定是流血了,他還是不放下她。

“裴啟陽,我恨你.........”她又用力地垂著他。

他後背肌肉繃緊,卻是大聲吼道:“恨吧,靈波,我不能坐視不理,我不能看你折磨你自己。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我很難受!”

他的吼聲被大雨覆蓋,卻也被她聽到,她仍然抗議:“我不去,我不看,一眼都不看!”

“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我最後一次勉強你,看了,我就再也不勉強你了!”他也吼著:“靈波,你願意掐我,再用點力,身體再痛,都冇有我的心痛。你的懊惱我體會過,所以我懂!”

他的吼聲聲,消逝在聲聲落雨中。

她聽得到的,隻有雨水沖刷記憶的迴音。

她使勁兒扭著他腰上的肉,扭的很用力,他也很疼,卻不及他心疼靈波的萬分之一。如果她要這樣發泄她的痛苦,他願意被她這樣扭,這樣掐,但他不會退縮,他要帶她去看老爺子的墳,一切都該有個結束,他要她重生。

“放下我來!”越上越高,越走越遠,越是靠近,靈波所有的恐懼都在那一瞬間到來,爆發的更厲害了。“我要你放開我,你聽到冇有!”

她瘋狂地捶打著他的後背,卯足了勁兒扭他。

裴啟陽咬緊牙,任她將怒氣都發泄在自己的身上,隻要她覺得心裡好受點,他可以忍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