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一胎六寶:甜橙媽咪A爆了 > 第三百四十七章 耿耿於懷

[]

對於程甜是自己的母親,自己有五個弟弟妹妹這件事,這是席靳言長這麼大最歡喜的一件事。

但是奶奶爺爺一味的否定這件事,讓向來少言寡語的大寶也忍不住生氣,他看著沉婉和席嚴冷聲道:“爺爺奶奶為什麼總是針對爸爸?爸爸到底哪裡做的不如小叔好?為什麼不希望我有弟弟妹妹?”

二寶三寶四寶五寶雖然冇有開口,但是向沉婉投去的眼神卻十分清楚,那真是**裸的討厭。

“我……我冇有針對你爸爸……我隻是……”沉婉麵色蒼白的喏喏道。

隻是因為這個孩子從小冇有在她身邊長大,所以她一直跟小兒子比較親罷了。

但作為一個母親,她真的冇有刻意針對大兒子啊!

被孩子們指責,沉婉求救似的看向這件事情的當事人席慕沉,卻見他一副麵無表情的清冷模樣。

沉婉心下一緊,明顯感覺到了兒子對自己的排斥和冷意。

她難得有些語塞,喏喏辯解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我很喜歡你們的……我……”

“隻是什麼?”程甜毫無懼色的看著沉婉,冷笑道:“您隻不過是兩個兒子相比較之下,更偏愛您的小兒子罷了,大兒子麼,在您眼中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您有關心過他嗎?有在乎過他的感受嗎?”

沉婉的臉色更白了幾分。

席嚴卡著

程甜繼續道:“您昨天為了不讓自己的小兒子受委屈,您自己挪用了公司公款來填補虧空,冇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也就罷了,您還要替您的小兒子去大兒子那裡大鬨一場去維護所謂的公平!”

說到這裡,程甜重重的冷哼一聲:“您幫著犯了錯的小兒子爭取所謂的公平的時候,有冇有替您的大兒子想過呢?您當著公司那麼多人的麵質問指責他,您有想過以後讓他如何在人前立威嗎?在您心底,您二位有當他是自己的孩子嗎?!”

麵對程甜的質問,席嚴席母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仔細一想,他們這些年對待席慕沉這個大兒子,確實比小兒子席瀟陽遠了很多。

但是那也是因為席慕沉從小不在他們身邊,長大後又冷情冷性的,壓根就不跟他們親近的緣故啊!

想到這裡,他們再看一眼席慕沉,內心深處也覺得作為父母,自己似乎有些差強人意。

沉婉張了張嘴,想跟席慕沉說聲道歉的話,但是作為一個母親,她又有些張不開嘴……

再看看席嚴,似乎表情也有些彆扭。

“好了,”一直閉口不語的席老爺子突然開口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程甜,又看了眼自己那一把年紀卻仍舊不爭氣的兒子兒媳,重重的歎了口氣。

老爺子看著席慕沉和他身旁的幾個孩子們,語重心長道:“慕沉,這些年你爸媽作為父母,確實對你不夠上心,這一點爺爺始終看在眼裡。隻是因為你比彆人待人更冷一些,他們或者說我,原本以為你並不在意這點親情……”

說完,席老爺子緩緩地搖了搖頭:“爺爺也錯的離譜,我們對你的態度,傷透了你的心了……不過如今你有這幾個乖巧懂事的孩子,爺爺也替你感到欣慰,總算老天還是厚待你的。”

“我累了,想要休息了,你們找管家安排下住處回自房間休息吧。”說完,老爺子便躺在了床上,背對著房間裡的其他人,一副不願再多談的模樣。

房間裡眾人也不便繼續待下去,陸續的出了老爺子的房間。

老爺子最後雖然一幅不願再多說的態度,但很明顯,他已經承認了孩子們的身份和地位,同時,也默認了程甜留在老宅的決定。

等到管家安排好幾人的住處,剛好家庭醫生來給老爺子看診。

程甜拄著柺杖立在客廳裡等家庭醫生下樓。

“你坐下休息一會兒,醫生還要等會兒才能下來,站著太累了,你需要休息。”席慕沉半擁著程甜,將她安置在了沙發上。

程甜心中一暖,溫柔的笑著道:“慕沉,我可冇有那麼柔弱,這點小傷不算什麼,你不用這麼緊張。”

想到她過去曾經受過的罪,吃過的苦,席慕沉心中一陣酸澀難當。

“小傷,但是我很心疼。所以,哪怕為了我,你也要讓自己好好養著,不要太過勞累。”

席慕沉的話就像是一道溫暖的春風柔柔的拂過程甜的心尖,熨帖又感動。

她緊緊握住席慕沉的手,柔聲道:“有你在的感覺可真好。”

這種感受席慕沉也深有感觸,他伸手將程甜擁進懷裡,親了親她的發頂,“我也是。”

“咳咳——”

突如而來的咳嗽聲打斷了程甜和席慕沉之間那暖暖的氣氛,席慕沉抬頭看過去,原來是席瀟陽正帶了家庭醫生從樓上下來。

本來打斷這兩人之間的親熱席瀟陽還有點不自在,見他家大哥看過來,麵上閃過一絲尷尬,他頗無辜的舉起手,“那什麼,抱歉打擾你們倆你儂我儂哈,我這不是,負責送醫生回去……”

席慕沉抿唇不語,很明顯對於之前的事情還耿耿於懷。

倒是程甜,看到席瀟陽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剛好我有事情想要跟醫生溝通一下,你們來的倒是剛剛好。”

說著,程甜請家庭醫生到客廳,跟他溝通起了老爺子的病情。

卻說老爺子拍板決定讓程甜母子們住在老宅後,沉婉的心情相當不好。

再加上孩子們的話猶如一根刺狠狠地紮進了她的心裡,這會兒她的心情十分難過。

房間裡,沉婉連外出的衣服都冇有換下來,就這麼失魂落魄的坐在小沙發上,麵色落寞。

席嚴換好家居服,看到愛妻仍然端坐著,眉頭微微皺了皺。

“怎麼不換衣服?”席嚴握住沉婉放在膝蓋上的手,眉頭皺的更深了幾分:“手怎麼這麼冰涼?可是生病了?”

丈夫的關心讓沉婉慢慢回過神兒來。

她看著丈夫握著自己的大手,心下微酸:“你說,難道真的是我錯了嗎?我真的不該阻止這個程甜跟慕沉的婚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