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解龍魄,衛起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一百六十九章 解龍魄,衛起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10

鹿正康化形劍柄時,太吾兮兮為了不叫幾個小異人發覺自己的來曆,每次都會把他們招呼過來,擋住視線,吸引注意。

頭兩次還是成功的,然而這一次失敗了。

小以向根本不理睬她,隻顧著看鹿正康的行動。

小凰兒跑到鹿正康的肩膀上,怎麼也叫不下來。

於是太吾兮兮乾脆就隻擋著小莫女。

可小莫女雖然不偷看,但早就猜到發生了什麼。

太吾兮兮的一番努力,隻是徒勞,但她就是堅持不懈,她就是怕小可愛們會多想,覺得自己不是正常的人。

現在,劍塚已下四個,四個相樞化身都消散,籠罩天地的魔障越發高漲起來。

四個小異人裡,小術方尤其調皮一些。

她不比小凰兒的嬌憨,稚嫩的麵容上顧盼間全然是一股靈動的傲氣。

“太陰在後,勾陳在前……至凶之地潛生機,生門必在此處……”小術方一陣掐算,隨後哈哈大笑著,跳到鹿正康的頭頂,“這裡就是天下最神秀的地方啦!”

肩頭的小凰兒氣紅了臉,“這裡是我的!”

“略!”小術方又做鬼臉,“你說是你的,我還說是我的呢!”

“先到先得!”

兩個小孩吵鬨起來,鹿正康也由衷感到頭顱沉重了許多。

“調皮。”他咕噥一句,輕輕張開右手,一朵曇花浮現,兩個小異人不由自主就被吸到了花瓣上,身形縮小到隻有螞蟻那麼大,跌入花間消失不見。

太吾兮兮“哇”得一聲,強烈鼓掌,“好厲害!”

王平安在旁邊悄悄鬆了一口氣,他剛纔在猶豫著要不要給術方小祖宗跪下磕頭,是磕九個呢,還是磕十八個。

大家湊近佛子的手掌,見那一朵曇花輕輕旋轉著,層層疊疊的花瓣紛紛藏著一座迷宮。

陡然一聲清脆的鳳鳴響起,一隻小小的凰鳥從花間飛出,繞著曇花旋迴飛舞,就是飛不出這手掌。

而小術方也轉瞬出現在花蕊上,仰頭眺望。

大家仔細觀摩,術方臉上的神色纖毫畢現,那凰鳥輾轉飛舞也靈動宛然。

太吾兮兮問道“她們看得到咱嗎?”

白子墨讚道“都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佛子神通之大,正是納須彌於芥子。如果我猜得不錯,這朵曇花其實就是一個小小的淨土,一方手掌間就有萬裡方圓的宇宙。”

鹿正康頷首,表示讚許。

道士搓著臉,輕輕為自家祖師鼓勁,“加油!小祖宗,你可以的!逃出來!揚我玄門之威鴨!”

太吾兮兮在這邊給小凰兒加油,“小凰凰,快點飛出來鴨!給你做好吃的哦!給你買好酒哦!”

她豎耳聽見道士的絮語,頓時嫌棄地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丟人。”

王平安瞪大眼睛,“這我們道士的事情,怎麼就丟人了?這叫尊師重道!”

夫妻二人吵鬨起來,鹿正康歎一口氣,把道士也丟進曇花裡。

太吾兮兮大笑起來,“果然佛子是向著我的!”

白子墨提醒道“佛子隻是想快些去下一個劍塚罷了,你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小莫女捂嘴偷笑起來。

聞言頓時泄氣的小妹乖乖道歉,站到鹿正康身邊,一副臊眉耷眼的模樣。

鹿正康周圍站滿一圈人,自己再往前邁出一步,眾人直覺眼前世界顛倒變幻,轉眼就來到了下一個劍塚門前。

解龍魄。

此地一片淒慘白骨原,陰風陣陣,骨屑吹刮四起,揚塵浮動如薄霧,叫人心生惻隱。

踏入劍塚,一片樹林,高高的枝椏間有各種長蛇遊移,不時衝出幾個相樞爪牙,武功之高,已經可以稱霸一地,太吾兮兮上前接敵,卻仍舊不出殺招,隻想著將他們製服了,好驅除魔障。

白子墨輕聲道“真是慈悲心腸。”他扭頭,有些憂慮地問鹿正康,“佛子您可知惡道眾邪行事張狂,已經開始殘害百姓了嗎?”

那惡道魁首斷業邪佛,結合江湖上各門邪功,統合出一套,說得好聽,其實就是不折不扣的魔道功法,下毒、血祭、易容、移魂等等邪術應有儘有。而此魔的功法絕非小道,而是以殺成聖,取天地翻覆之機而練就一顆冷酷魔心,為惡不止,堂皇大氣,肆意囂鬨。

惡道眾人皆得傳此法,如今紛紛隱冇入江湖各地,狩獵人類,攪動腥風血雨。

淨土訊息傳遞極快,一時間天下人人自危。

白子墨擔心這一切是佛子為了維護自身的崇高性而使用的伎倆,他就當麵詢問鹿正康,毫不畏死。

鹿正康反問他,“我把飯菜都塞到你們嘴裡了,連怎麼咀嚼都要我教嗎?”

劍客聞言一愣,隨即若有所悟。

佛子行事,果然是有深意的。

鹿正康見狀輕輕一歎,太寵著天下人了,那斷業邪佛來得正是時候。

另一邊,太吾兮兮險象環生,陡然一個疏忽,被眾相生一劍刺中胸膛,勉力躲閃,傷口血淌不止,這是她廝殺這麼許多次來,第一次受傷。

她倒是不慌,一麵運功穩定傷勢,一麵極力催動鯉龍竄,輾轉騰挪,身姿旋迴,似要淩空飛去。

白子墨見相樞爪牙人多勢眾,也不再旁觀,持劍接敵。

這一路艱難抵達劍塚深處。

一座骨墓。

無數蜿蜒長骨交錯累積,方纔形成這樣險惡之所在。

解封。

墓門洞開。

一片漆黑陰影裡,嘶啞的低語響起。

“師父一直教導我‘欲成大道,捨生取義’!我連命都舍了,大道何在!?捨命難道及不上‘捨身’嗎?!這是何故?你道這是何故?”

一個高瘦、襤褸,長髮披散,鬍鬚蔓生的男子搖搖晃晃地走出來,手裡拖曳著一柄長劍,劍尖觸地,留下混亂的刮痕。

男人抬起頭,死死盯著太吾兮兮,目露凶光,長劍化形為鐵槍,抬手即刺!

太吾兮兮早就退開三丈遠,那長槍不過一丈,可男子這一刺,竟有無可抵擋之危機感!

白子墨大叫小心,劍氣狂湧,虛空中一聲鏗鳴響起,卻是無形劍氣與另一道乍然出現的槍花相撞。

鹿正康倒是一點不擔心,白子墨如今的功夫也是江湖頂尖,不可能連人家一招都接不下。

不過正要打起來,他們二人,哪怕再加一個王道士,也萬萬敵不過這個異人。

這異人的來頭也是甚大,真是神話故事裡的主人公。

相傳太古之時,海外有一無啟國,東邊有一鐘山,山神乃燭陰,人麵蛇身,長千裡,體赤紅,睜眼為晝,閉目為夜,吹氣為冬,呼氣為夏,不飲不食。

鐘山腳下住著一個怪人,名曰服常居合,天生六臂三首,三年就長到三千丈高,實乃盤古臟腑所化,能食金鐵,喜好吃蛇,見到龍就以為是長蛇,於是陸陸續續吃了九天內外百條神龍。

燭陰見到服常居合,心知要來吃它,於是轉身就逃,不料被怪人一口咬斷尾巴,燭陰痛昏過去。服常居合興高采烈得把燭陰往懷裡拖曳,哪想這燭陰雖身長千裡,卻不止千裡,服常居合拖了十年不曾找到燭陰的頭首,於是餓死在鐘山下。

後來無啟國有一個叫衛起的神人自鐘山過,服常居合陡然站起,言說自己腹中饑餓。衛起把身上食物都給了他,服常居合吃完大哭還是饑餓不堪,於是衛起就說你若仍餓,便把我吃了罷。服常居合聽罷真的將其塞入口中嚥下,隨即倒地而死。

七十年後,天降雷霆,劈開服常居合的肚腹,衛起居然未死,還在怪人肚子裡找到了被他吞下的燭陰之尾,此尾已化鐵石,聚百龍之神魄,凝作不世之兵。

此神劍內藏神通,喚作龍胎化命,持劍者攻擊無遠弗屆,便是萬裡之遙亦不過方寸之間。

鹿正康這次稍稍認真些,揮出大拙手,一股拔山超海的力道凝結為小小一個掌印,輕飄飄就飛到衛起身前。

衛起格擋,解龍魄化形的長槍堅韌不碎,卻被抵著一直撞在他胸膛,當即就將他震斃。

這位長髮蓬亂的男人倒在地上的汙泥骨屑裡,無神的眸子露出笑意,“是了……師父說的捨生取義……我好像懂了……”

他慢慢消融著,輕輕訴說著“斷命求義非真義,入得汙泥方成道……”

衛起完全化入泥淖中,一枚劍柄卻似蓮花,出淤泥而不染。

鹿正康同樣將其化形。

劍柄變成一條赤色大蟒,淩空遨遊如龍,體軀漸漸化作玉白,隨即凝作光芒,露出一個人形來。

虎頭帽、員外袍,一個包子臉的小胖子。

這就是年少的衛起了。

“師父,弟子愚鈍,弟子把家中的財寶都贈給那孤兒,卻算不得仁義嗎?”他嘀咕著,“師父……師父你在哪裡啊……冇有你徒兒不知道怎麼辦……”衛起摸著咕咕直叫的肚子,臉上滿是迷茫。

太吾兮兮雖然受傷疼得要命,可看到這個憨憨的少年還是忍不住放聲大笑。

“哈哈哈!這小子,和剛纔那個老叔完全不是一個人嘛!”

衛起怒視著太吾兮兮,“我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肯定不是好話!我不理你!”

太吾兮兮笑眯眯的,“小胖墩,姐姐給你做好吃的,你吃不吃?”

“吃!”鐵骨錚錚的衛少俠一臉堅定,“我這個人很簡單,你給我吃的,我就認你作大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