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三百〇四章 永生之詛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三百〇四章 永生之詛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10

鹿正康帶著瑟拉娜從高牆走廊來到貝蕾莉卡的書房,原先這些道路都是坍塌堵塞的,那些吸血鬼也從冇有修葺的想法,任由其日漸凋敝。

瑟拉娜輕輕撫摸書房內的物件,實實在在的觸感,給了她某種親切的安慰,對她來說,這是一個代表親情的隱秘所在,自此母親與父親決裂後,貝蕾莉卡便消失在瑟拉娜的生活,現在看來,她一直冇有離開,一直都在城堡裡,也似乎一直都在關注孩子的成長。

這些傢俱用品的擺放方式折射出曾經此地主人的性格,似乎還是熟悉的模樣,不多不少,就如母親昨日還在此處——但終究不是了。

一想起往事,破碎的家庭讓瑟拉娜倍感痛苦,她夾在父母中間,既不受長輩認同,也不能理解他們。

現在可好,父親哈孔已經被人所殺,而她要帶著仇人去找自己的母親。

鹿正康逗留於城堡照顧受害者的那段日子裡,曾仔細清理過這個房間,他初到此地時,看到遍地都是厚重的灰塵,蛛網縱橫。比之城堡其餘地方也未有什麼區彆,就如那些地下墓穴一般。

好在書架與櫥櫃都曾被法術陣保護,雖然核心的靈魂石早已經冇了能量,但也支撐了相當的歲月,不至於讓那些書籍、材料徹底腐爛枯朽。

開啟傳送門需要三樣材料以及一種鑰匙。

材料是精研的骨粉、淨化的虛無鹽、靈魂石裂片。

鑰匙是冷港之女的血液。

這些都記在貝蕾莉卡的日記中,在日記開頭,她明確表示對哈孔計劃的失望,在日記末尾,則說了要與瑟拉娜分享計劃,並帶她前往暗洞墓穴。

再根據瑟拉娜所說,在她未封印前,人類的權力中心還在天際,彼時也不曾有所謂的阿萊西亞帝國,差不多是第一紀元諾德第一帝國時期。

數千年了,貝蕾莉卡一直被困在靈魂石塚裡,而哈孔還在做著永夜的美夢,整個吸血鬼勢力裹足不前,死氣沉沉。

不僅是瑟拉娜有種時光錯落的驚愕感,連鹿正康都不由得感慨,歲月對永生者來說是多麼不值當的東西。

吸血鬼如今的下場倒是給鹿正康提了個醒,將來他若轉化成巫妖,可不能庸庸碌碌過活,否則做一個守屍鬼,倒不如一了百了。

將材料搭配好,置入祭品盆中,瑟拉娜一言不發地上前,取一把精靈匕首劃開手腕,血液緩緩滴落在盆裡,刹那間燃起幽藍的大火,將盆中的物什融成黑沉沉的液體,一點點蒸發,地麵上的儀式陣震動起來,條石旋轉上升組成下行的台階,露出底下一個紫焰燎燎的陰暗世界。

“這就是靈魂石塚了。”鹿正康悵然地歎氣,“你是去尋找自己的母親,我又何嘗不是為了母親而奔波呢?”

一直都冷冷注視著巨魔人的大小姐聞言,頓時便踟躕了,她抿著嘴唇,並不說話。

鹿正康深深凝望著通道,那一汪沸騰的光焰,雖然是向上灼燒,可卻有一種向內的吸引力,見到那幽暗世界的一刹那,他感覺到心力的震顫,魂魄都為之低鳴。

恍惚間,又有奇妙的幻聽響起——低吟淺唱的鋼琴曲調子冷若寒霜,一個年輕女人在斷斷續續哼唱著輕柔的調子,以及相隔許久纔有一聲愀然的空靈鼓聲似風鳴——這些音樂讓鹿正康莫名聯想到黑白的相片裡,灰暗的城市街頭,穿著寬鬆長褲的年輕人走在風與塑料飛舞的人行道上,徒留一個背影寂寥,破爛的肮臟轎車在身旁的道路上無聲駛過,梧桐樹將葉片一點點褪下,世界除了在陷入寒冬外,還在陷入絕望的黑夜。

有一個偉大的模糊意誌在同鹿正康對視,但這樣說不準確,是鹿正康很努力想看到祂的形體與輪廓,但不能。這種感覺就像:他的頭顱被死死壓低,隻能看著深淵,而那個高遠的存在,在不可注視的天穹上,盯著他的脊背。

不寒而栗。

鹿正康想要走入石塚內,但被火焰灼燒,不是高溫帶來的傷痛,而是針刺般的驚奇。

他回過神來,後退幾步。

瑟拉娜突然說道:“你不可能進去的,除非……”

她突然緘口,鹿正康便與她對視。

他第一次仔細打量瑟拉娜的臉龐。

長久的封印冇有帶給她風霜的痕跡,她依舊是第一紀元時那個風姿綽約的血族公主,暗金色的瞳孔流轉著超越凡俗之美的波光,而眼白裡淡淡的猩紅也暗示她對鮮血的渴望與堅忍的壓抑。

眉眼紋理自然,但不可抑製地流溢位悲涼與痛苦——哀愁的美人,就像每個騎士故事裡都會有的女主角,能給予人無限的遐想,假設她是真實的人物,那神采無疑能讓人感同身受,願為她之憂愁而憂。

鹿正康再一次想起那個問題。

對永生種來說,生活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呢?

不必著急,脫離浮萍淺草的短暫宿命,可以把一些該做的事情都緩一緩,這樣的氣度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一切實體或虛幻的存在,若有其大而美之處,便有神性,海中鯨魚,陸上巨象,值得凡俗崇拜。

永生是神的權柄,也是人的詛咒。

“……我不太想去找母親。”瑟拉娜如是說道。

“為什麼?”

“我怕她已經……我不能再失去親人了。”

人是時光長河上的一葉扁舟,總有翻覆之時,所以會力爭上遊。

神是順著河流生長的水藻,微薄的根係將其固定在泥底裡,若根係折斷,隨波逐流該是如何的痛苦呢?

鹿正康也不知得,或許連菩薩也看不破。

區分活著的,到底是物質還是精神呢?

瑟拉娜神情痛苦,“你去吧,我幫你,你去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一切,而我……我不知得該做什麼了。假如你看到我的母親,請告訴她,我很好,假如你不曾找到她,也請不要告訴我。”

鹿正康想了想,“勸解”道,“你的父親其實還未死,隻是被我囚禁了而已。”

瑟拉娜聞言,頓時生氣了——憤怒與活力一下子湧上來,“嘿!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

巨魔人露出笑容,“咱們一塊兒去靈魂石塚吧,你的母親是死是活,你自己去看,至於你的父親,他的罪孽連我都難以評估,然而他的野心背後,更有深層的陰謀,假如你想要破解,就不要再沉湎往昔了。”

瑟拉娜雙手抱胸,冷哼一聲,“不必對我勸說,咱們還冇有這麼熟悉……仇人。”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