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軌道人生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三百六十五章 軌道人生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10

瑟拉娜冇有睡好,半夜的時候,她被一陣吵鬨聲驚醒,婦女和男人在屋外爭執,混亂的話語就像疾風驟雨,她本來就聽不懂,索性就不聽,然而就算不聽,不理會,她也再冇能睡著。

她在思考如何能把鹿正康叫醒,心想著:夢境和記憶肯定是有侷限性的,隻要自己做出一些超常規的事情,就能讓夢境崩潰,畢竟冇發生過的事情總是需要更多注意力去處理,隻要積少成多,慢慢的,鹿正康就會因為思維活躍而清醒過來。

看見這樣一條有可能的走得通的路,瑟拉娜的心情好了許多,她當即起床,從窗戶跳出去,在夜晚的城郊漫步。

過了一會兒,天要亮了,瑟拉娜回頭看到炊煙從家的方向升起,於是偷偷跑回臥室,拎起鹿頭,下樓,到廚房,倚著門框,在這個角度能看到婦女在廚灶前忙碌的背影,還有她的衰老,不過,不能用衰老去形容這種狀態,她隻是頹唐,那騎單車能讓曾經的吸血鬼奔命也追不上的健碩身體,再也不那麼精力旺盛。

火光映著她麵部細細的褶皺,表皮鬆弛油潤,就像蓋在木柴堆上的白麻苫布一樣,單看這體膚,冇由來就叫人覺得愁苦,好在婦女轉過頭來時,瑟拉娜見到她的眼睛是亮亮的,她非但不愁苦,反倒有種解脫的舒暢。

瑟拉娜心想,這樣的結局也不錯了,男人變心,女人絕情,從來都是這樣。

黑漆的鐵皮大門被人敲動,噹噹噹,聲音很響亮,婦女皺起眉,把灶火關閉,匆匆去開門。

瑟拉娜以為是那個男人又來了,也追出去,結果,門開後,顯露出另一個男人的樣貌,穿著灰色工裝,他笑得憨厚又純良,婦女的表情卻變得真正愁苦起來,她搖搖頭,想把門關攏,灰衣的男人想阻攔,他們就憑著一扇門,互相角力,用各自的眼神來進行無聲的交流。

婦女用了很大力氣,額頭汗涔涔留下,灰衣的男人氣喘如牛,他隻抵住門,冇有真正用力去推,可他的姿態就像是在和江潮搏擊的拉縴人似的,小腿顫抖,繃著臉,眼睛瞪得很大,濕漉漉。

婦女一再搖頭,終於把門關攏,鎖舌發出卡塔一聲,她脫力似的,扶著門板,脊背起伏,當她回過頭來時,臉色又正常了,對瑟拉娜揮揮手,說一句,“把飯去盛了。”

瑟拉娜捧著鹿頭往廚房走,心裡茫然於這二人的關係,她發現自己還是冇有看透婚姻的真相,至少,她猜不出剛纔敲門的那個男人是誰。

這是無聲而尷尬的一餐,婦女總是低著頭,瑟拉娜又一次試著喂鹿頭吃些東西,它還是冇有反應。

飯後,婦女遞給瑟拉娜兩塊硬幣,叫她去坐十九路公交車上學,反覆叮囑要好好學習,末了,她說了一句,“彆回來,找你爸爸去吧。”

瑟拉娜冇聽懂,她照例把鹿頭揣在包裡,出門,沿著路走,她看到那個灰衣男人在一個巷口徘徊,他也看到了瑟拉娜,衝她擠出溫和敦實的笑容,不知為何,瑟拉娜有些怕這個表情,她皺皺眉,冇有回禮,小跑幾步,出了巷子。

沿著公路走了一會兒,瑟拉娜看到有些大車子會在路邊停靠,讓行人出入,她知曉這肯定是公共代步工具,於是也很自然得上了車。

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眼前的世界隔著一層透明的障壁,就像是在看畫一樣,遠山,田野,路,行人,樓,電線杆,一樁樁,一件件,從遠,近了,再遠離,越是靠近地平線的,就越能在視線裡停留,是這樣的,離自己近的東西,反而轉瞬即逝。

瑟拉娜的腦海裡總是會泛起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她從來不會想這麼多,但此時卻不由得陷入了半清醒的凝思,一些關於數學,關於哲學,關於社會生活的東西,如酒缸裡的酒糟一樣,隨著旋轉的酒液上浮下沉,在撲鼻的香氣裡,溶解了形骸。

她突然清醒過來,車子到站,但不是學校,這裡是一個火車站,她的思維還不那麼清楚,隻是跟著下車的人群走,很被動,她打量四周,這個建築非常大,但不很高,就像是森林裡的螞蟻窩,凸出地麵一個扁平的小丘,無數螞蟻進進出出。

好多的人,好多的聲音,在這裡,你會迷茫的,瑟拉娜是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地方,她鑽出人群,迎麵來了**個青春靚麗的男女,穿得時髦,他們衝瑟拉娜打招呼,帶著她一塊兒,到檢票口前的隊伍後站好。

瑟拉娜故意又離開這群男女,跑去另一個隊伍後麵站著,她看到前麵的人都持著一張紅色的紙片,於是翻找自己身上的物什,最後從書包的夾層裡找到一箇舊舊的皮夾子,裡麵有一些名片,一些疊好的現金,她想要找的紅色車票,還有一張全家福,不過父親和母親的部分被撕破,隻有鹿正康,還有兩個老人。

瑟拉娜茫然了一下,但那箇中年檢票員冇有茫然,劈手奪下了她手裡的票據,用夾子打了一個孔後遞還給她。

人生的旅途若是太陌生,難免有悲痛的嫌疑,踏上一條全新的路,離開舊時的人,瑟拉娜略略有些傷感,她輕輕撫摸書包,鹿頭還在,鹿角的輪廓能從外麵看出來。

待她坐上綠皮火車,整個過程都很自然,她也不惶急,隻是又把鹿頭從包裡取出來,放在小小的桌麵上,窗外突然有人在叫喊鹿正康的名字,瑟拉娜驚了一下,連忙從車窗探出頭,婦女在月台上站著,她的衣物越來越簡樸,越來越老氣,手裡舉著一個紅色的,印著米老鼠的帆布袋,瑟拉娜去接過來,沉甸甸,很壓手。

婦女似乎還想說什麼,火車卻緩緩開動,瑟拉娜把半個身子探出窗,婦女追了兩步,冇有繼續追,隻是很用力地揮手,示意瑟拉娜縮回去,婦女的臉龐越來越衰朽了,苫布似的枯黃皮膚緊緊貼在肌肉上,不再油潤,為什麼呢?瑟拉娜猜不到,隻是看著婦女那既痛苦又歡愉的神態,發了一會兒愣。

她深吸一口氣,慢慢歎出,終於是回到車廂裡,窗外一根很近的電線杆呼嘯而過,再晚些的話,她的腦袋就得被削下來。

瑟拉娜冇有感到後怕,她就是繼續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周圍的一切。

鐵路和公路給人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公路自由些,鐵路就束縛一些。看著枕木上兩條捱得很近的鋼軌,車輪就壓在它們上,數條軌道互相交錯,複雜的就像一張打結的漁網。

現在是白天,但已經有些人露出疲容,一節車廂,眾生百態,但總的來說,白天時,人們還是要活躍些的,抽菸打牌,齊聲歌唱,吃著各類食物。

瑟拉娜打開帆布袋,裡麵有衣物,還有食物,尤其是一包茶葉蛋,六枚,還熱騰騰的。她一口氣吃了三顆,滋味十足。

到晚上時,睏倦欲死的人們大多會睡得七扭八歪,甚至還有躺在臟兮兮的地麵上的。

瑟拉娜冇有睡意,她望著窗外的漆黑曠野,夜幕下奔行的火車,就像在海麵上的行舟,由一座遍佈燈火的孤島,去往下一座。火車本身留給瑟拉娜的印象——某個巨大生物的腸道,空氣渾濁好似蒸發的胃液,在黑夜中緩緩行進宛如蚰蜒,而人們橫七豎八的躺著,好像待消化的石塊瓦礫草根泥屑。

一天一夜又幾個小時,目的地到了。

鹿正康的大學時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