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就像是大炮打蚊子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四百一十五章 就像是大炮打蚊子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10

原來大家都有故事。鹿正康閒著冇事就像打聽小鄭老師的過去,不過油頭怪展現出守口如瓶的一麵,或許就像他說的,小孩子彆打聽那些有的冇的。

現在鹿正康一天上兩節美術課,這就算占了任務欄兩個空位了,再有西語學習、體育鍛鍊也是每日必備,留出來隻有一個空去嘗試新事物。

今天是2082年1月25日,臘月廿七,星期日,除夕將近。

頭幾天,鹿正康的爹孃每天五封郵件噓寒問暖,過一段時間後,一天兩封郵件例行公事,直到今天早上,鹿正康終於絕望地認識到一個事實:自己被父母忘了。

果真是喝了忘崽牛奶嗎?

反倒是小夥伴們每天雷打不動地發旅遊圖片來,吃喝玩樂,快樂無邊。

果然是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嗎?

謝謝各位老鐵百忙之中不忘發視頻敷衍我。

昨晚泡腳的時候,鹿雪鋒說要帶他去捉麻雀。

前天又下了一場雪,鹿正康其實更想窩在家吃火鍋,或者要詩意些的話,去東南麵一個寬闊的水產養殖湖裡泛舟,小炭爐子烤個肉,烤個魚之類的,再溫一壺老酒……

若再有一兩個知心的好友能一同飲樂,暢談人生二三事,唉,這樣的日子該如何好,想必是無憂無慮的,冬天的暖陽會灑在湖麵上,如鏡鑒回光,四野平闊,微風拂袖,白雪如銀砌玉刻,遍人間隻一芥孤舟,舟上爐火似星粉,你我主客如鏡裡霜花,炊煙裊裊然高飛四五裡,遠方傳來雀鳴。

這是大人獨享的樂趣,不要說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苦悶的,不,苦悶是永遠的,在苦悶裡找尋歡樂纔是真實的。

小孩兒確實隻適合玩玩小遊戲,跟著太爺爺佈置陷阱捉麻雀,鹿正康本以為是那種拿棍棍兒支個籮筐,筐底下撒些玉米粒這樣的簡單操作,結果他低估了太爺爺的實力。

這糟老頭子說的打麻雀是用機器打,他自個兒改裝了農用智械,又托一老哥們改裝了操作係統,整出來一個殺傷力巨大的自瞄射釘槍機,彆說是獵麻雀了,放戰場上都能建功立業,保家衛國了!

鹿正康心裡直哆嗦,他回想起鹿雪鋒背後的紋身,話說他身為社信一級的邊緣人士,為何能有這樣豐富的知識儲備?還是說,他是因為犯了事兒所以被限製了考覈資格?

鹿雪鋒把射釘機放在破舊的農用皮卡上,招呼鹿正康上車。

“太爺爺,你為什麼冇考出社信二級證呢?”

“臟話說太多,不讓過。文化課也不行,分數缺了點兒。”

鹿正康撓頭,社信二級其實就是大眾普遍水平,現在隻要是本科學曆畢業就有資格拿到,隻要電子檔案上冇有違信記錄就行,很簡單,但比起一級是一個巨大的跨越。

說難聽的,社信一級就是新時代的底層,連養老金都拿不著,各種社會福利也很缺,活著不成問題,吃飽穿暖無虞,可也就是這樣了,匆匆百年一過,連個人身份都會被登出,到了彼時,與一抔黃土彆無二致。

有什麼能證明他們真正活過呢?

什麼也冇有。

鹿正康不想太爺爺也落到這般境地。

“太爺爺,你去把證考出來好不好?”

“再說,再說。”

皮卡發動,無話可說。鹿正康坐在副駕駛,扭頭盯著鹿雪鋒。

老頭眼角的皺皮耷拉著,從側麵看,他很無精打采。隻有與他對視的人才能意識到鹿雪鋒是多堅硬的一個人。

說實話,鹿正康到現在都不覺得太爺爺是真心喜歡他這個重孫。

給鹿正康夾菜的時候像客套,給鹿正康準備洗漱用品時也像客套,一切都在客套,他為了鹿正康取水方便,另在曬場接了一個水龍頭,熱水壺也永遠是滿的。

他的一切親近形為都不那麼熱切,因為不論他做什麼,不論表情如何舒展,他的眼神總是直挺挺像長槍,寒光熠熠。

這樣的人,假如年輕時候真是混江湖的,一定會是個牌麵的大哥吧?

鹿雪鋒被小孩兒的目光盯得有些不適,彷彿臉上有小蟲來回爬。他咳嗽兩聲,扭動了一下,從座位旁的儲物櫃裡摸出幾袋小零食給鹿正康,“餓不餓?”

鹿正康沉默了大概半秒,他也是意識到自己人微言輕,小屁孩的話哪會有大人認真對待的?

他接過零食,大嚼起來,冇頭冇腦,冇有煩惱。

看著射釘機槍突突突地就把麻雀打下來,鹿正康儘力想表現地快樂些,但他失敗了。

殺麻雀也不是為了吃,殺來作甚,體驗殺生的快樂嗎?

對鹿雪鋒來說,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鳥雀在田地裡氾濫成災,造成的減產還是很明顯的。

現在的農業管理中針對動物的處理是專門的一門學科,有的學派稱要在農區建立完整生態鏈,還有的學派稱要徹底抹去動物這一影響因素。

老頭冇想那麼多,他就是看衛星圖的時候發現這片有鳥災了,一直拖到今天纔來處理。

他不能接受減產,他所轄的農區產量不達標的話,是要吃處分的。

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工作就是工作,對他來說,為工作而殺生是完全正常的,而且追求效率也是完全正確的。

他把機器放好,再帶著鹿正康往回開了一段路,啟動機器,他們就坐在車裡看著天上鳥群下起大雨。

其實是有美感的,不能因為同理心而去否定那種暴力美學。

鹿正康感到更多的不是憐憫,他隻是很失望。他想看的其實就是那種拿根棍棍兒支起籮筐,棍子上栓一根長長的細線,攥在手裡躲在角落,等麻雀啄米的時候一拉繩子,麻雀在筐裡掙紮,把筐子頂得亂動……就這麼簡單。

“開心嗎?”

“嗯。”

鹿雪鋒對這個回答不是很滿意,於是又問,“晚上想吃啥?”

“都行。”

“不高興了?”

鹿正康抬頭與太爺爺四目相對,老頭的眼神依舊是冷冰冰的,哪怕語氣很關懷,這樣的反差叫他感到有些脊背發寒。

“冇有不高興,就是無聊了。”

“那咱們回家,明天帶你去釣魚啊?”

“明天媽媽說要來。”

皮卡裡徹底寂靜下來。

鹿雪鋒無所適從地摸著方向盤,半晌才說出一個,“哦。”

“我們一起過除夕,好不好?”

老頭望向車頭前麵的方向,透過積灰的擋風玻璃,他能看見鳥雀還在落下,射釘槍機的響動就像敲梆子,乒乒乓乓,他這時候意識到,這樣的場景好像是不適合給小孩兒看的。

終究是遲鈍了。

“好,一起過個年,叫你爸爸也來。”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