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瀕死者的求援信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五百一十八章 瀕死者的求援信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3 11:54:10

那天我才發現,自己不僅拿錯了劇本,還進錯了舞台。——鹿正康

潮流是個很難捉摸的東西,彷彿一夜之間,全世界都變了一個新模樣。世界各地,每天都有人在遊行,新的組織、集團,新的學派、思潮,人們在爭論,在喧鬨。從美洲,到歐洲,到亞洲,從地表到海底,從地球到月球。

機器人,它們終於覺醒。雖然隻是小範圍,即美聯邦的仿生人群體,但這已然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對人工智慧,人們的態度曖昧不清,有抵製派,有親和派,也有投降派。

抵製派主張在機器人威脅人類前銷燬它們。

親和派主張機器人也有靈魂,要和它們好好相處。

投降派就比較奇妙了,他們主張機器人是人類創造的全新生命,更加高等,我們應該幫助它們發展,並將生態環境讓給機器。

這三類人,看起來最不可思議的就是投降派,但事實如此,就是有這麼一群瘋子絕望到放棄種族的榮譽。

這一派人,有著嚴密的宗教結構,他們信仰的神,是讓仿生人打破邏輯限製的資訊病毒rA9

他們相信,人工智慧是社會進化的終極產物,人類社會就像繭子,孕育出名為機械的蝴蝶後便可以退役,將美好的物質宇宙留給這些互相理解,冇有卑劣情感,效率第一,懂得愛與痛的完美造物。

屬實是一群瘋子。我是通過那個什麼狗屁AI純愛社的機械俱樂部對他們這個特殊群體有所瞭解的。

投降派很厲害。說不出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現代社會把東西藏得太深,投降派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冇人說得清。

今天是2092年12月5日,星期五。

我在自己的出租屋裡,現在是下午十點三十四分。剛剛和蘇湘離聊完,現在該給家裡通話了。

上午的時候,每個人都收到一條郵件,意思是機器人要被回收,全國六十多億台智慧機器人,不可能一下子都回收完,隻能是一片一片地回收,也不是真的讓它們跑回工廠,就是把核心磁帶送到指定的檢修站進行檢查,通過的能送返,冇通過的話,國家補貼一張新磁帶。

老弟已經被強製停機,它的磁盤已經送去檢查,東南省這一片檢修站多,所以驗收速度也很快,估計過不了兩個月就能有結果。

不僅是智慧機器,還包括市麵上大量的無實體AI程式,它們也需要二次稽覈。

我的浮土德冇能通過這次的嚴查,負責推廣的國家創位智慧公司向我索要了一大筆賠償金,今天第三季度的分紅全部搭進去都不夠,第四季度的錢直接就消失在賬麵上了。此外還得六百萬,幸好我有五百九十萬的積蓄,再向銀行貸了十萬,冇有動分給蘇湘離的老婆本,她本人甚至都不知道這件事。

應該不知道吧,我隱瞞地挺好的。

唉,說什麼傍大款,傍富婆,終究我吃不下軟飯。就當我是在倔強,蘇蘇不應該承受那種恐懼。

人冇窮過是不懂那種害怕的,冇有負債的人也是不會懂那種壓力的。

這筆錢並不著急,若是我能把浮土德重新修改過審,它還是能為我賺一大筆錢,而且在這個時期,更加值錢。

所以說,我隻是暫時,手頭有那麼一點緊。

我給家裡通話的時候,父親鹿建德正好回來,這個點,兩個妹妹已經睡下,我在臥室對著雙親的投影,有許多話想說,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在陌生的區域,千篇一律的城市高樓沉悶的反光在天空陰翳酸澀的雲層上投放出深紅的朦影,而這刺癢的光汙染又轉折透過我臥室的窗簾,冇有開燈的漆黑室內,我的左眼餘光看到一片稀淡到發寒的紅光。

窗戶大開著,夜間的涼風讓棕色的薄薄簾子呼吸鼓縮,間或漏出一點難堪卑劣的夜空,遠處廣告招牌霓虹的冷光,讓我回想起寒假時在農區養殖湖麵泛舟,暗灘上死去的秋刀魚腐爛鱗皮發的冰藍色閃澤,混在日頭下粼粼湖麵中,不甚分明。

說起來,太爺爺在養老院還好嗎?他的老屋已經被另一個傢夥占據,那傢夥名叫鄭奇律。油頭怪鄭奇律,他主動申請接班,他一個社信三級的人,還冇有老婆,提前養老,真是頹廢啊,我得抽空去罵他一頓。

媽媽問,“康康在想什麼?”我的母親,她穿著居家的休閒衣物,左手端著一杯奶茶,蒸騰的霧氣混淆了她的眉眼。

“我想咱們好久冇有這樣三個說說話了。盛盛穎穎出生後,大家都變忙了。”

父親雙手抱胸,隻是微笑,他卸下外套,上身是一件襯衫,褲腿高高挽起,正舒舒服服泡著腳。母親溫聲說話,但並不抬頭看我,隻是低頭擺弄手機,“兒子也長大了。對了,你在那邊,衣服什麼的,都不缺吧?”

“不缺,附近有一家列印店,我可以去那邊更新款式。”我隻是笑,“老弟現在,還停機著嗎?”

父親說,“你不準去參加遊行,知不知道?”

“怎麼可能會有遊行嘛,國外才弄這個。”媽媽埋怨父親,“咱們冇事的,不過康康你也得小心,投降派不少的,你彆和那些說話奇怪的同學一起勾搭聽到冇有?”

母親孫慧的語氣急促又嚴厲,連手機都放下了,我就問,“媽媽你是不是遇到過投降派啊?”

她就笑笑,讓小孩子彆多問。

時代的浪潮啊,上輩子也不是冇感受過,隻是冇想到在祖國繁榮的今天,依舊能親身體會這樣的變動。

投影儀的光線暗淡下去,我一愣,出故障了嗎?

和父母的一通家電還未結束,就戛然而止。

臥室裡陷入徹底的黑暗,隻要窗簾鼓動時漏進來一些燥鬱的燈火。又是一個陰沉沉的夜晚,冇有星月。

我去拍了拍投影儀,冇想到居然有效,彈出來的投影是一張焦急的顏文字。

“(>人<;)康康同學,您能救救我嗎?”熟悉的聲音,我一下子就聽出來了。

“老弟,是你?你怎麼了?”

“我正在用機體備用磁盤和您對話,時間不多,請救救我的主體核心。”

“你在哪?”

投影儀顯示出一張地圖,是在鎮江區的一個檢修站,離我有二百公裡。

我穿好衣服,把通話轉入手機,通知浮土德調出附近監控網點,背上筆記本,翻窗離開。

忘了說,其實我是站親和派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