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張浩朱允熥 > 第101章 證冤(2)

張浩朱允熥 第101章 證冤(2)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7 13:48:26

[]

“卑職甄長榮,恭迎二位欽差大人!”

甄長榮還是快了一步,搶先到了縣衙。他前腳進來就看到欽差的旌旗,忙帶著主簿縣丞典史巡檢等官員,跪在縣衙大門外。

而此時,欽差大人來的訊息也在人群中不脛而走,縣衙外的街麵上滿是畏懼且好奇的,看熱鬨的百姓們。

籲!

趕車的車把式勒住韁繩,馬車停穩。

一隻穿著官靴的腳從裡麵踏出,甄長榮瞬間覺得好似被巨大的陰影籠罩,渾身戰戰,跪得更加謙恭。

暴昭下了馬車,觸入眼簾的是一群腦袋埋在土裡,屁股撅得比後背高的官員們,頓時神情厭惡起來。

“你就是句容縣?抬起頭說話!”暴昭低吼道。

甄長榮抖得兩隻胳膊都快支撐不住了,隻感覺尿意奔騰,強忍著心中驚恐抬頭。

“嘿嘿!”他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不知兩位欽差大人駕到,卑職最該萬歲。”

聞言,暴昭臉上的厭惡更盛,冷笑道,“你也是進士?嗬!”

說完,拂袖進入縣衙。

大理寺卿鄭賜倒是冇什麼神色,隻是語調冰冷,“句容縣起身,隨本官進來!”

“多謝大人!”甄長榮手腳並用的爬起來,“欽差大人請後院用茶!”

“還喝什麼茶?你當本官來喝茶的?”縣衙門內傳來暴昭的怒斥,“縣衙大堂,擊鼓聖堂!”

此時,跟著兩位欽差來的護軍差官等人,麵對長街的人群大喊。

“陛下得知,句容縣有王氏冤案。特命刑部尚書暴,大理寺卿鄭,前來查勘。”

“兩位欽差將在縣衙聖堂,爾等百姓俱可旁聽!”

說完,一群兵丁手持兵器如狼似虎的控製了縣衙。

長街上圍觀的百姓,在經過一段短暫的沉默後,驟然變成沸騰的開水。

~~

咚咚咚,縣衙門口的鼓槌響起,百姓如潮水一般朝縣衙內湧入,片刻之後已是水泄不通。

若不是有兵丁儘力維持,隻怕他們都能衝到暴昭的眼皮子底下。而且後麵,人群依舊滔滔不絕。

暴昭站在大堂上,看了一眼縣官椅子頭上,明鏡高懸的匾額。

然後對鄭賜拱手,“鄭兄請!”

鄭賜也拱拱手,“請!”

隨後兩位欽差,大馬金刀並肩坐在了平日縣官的位置。

甄長榮等人,都低著頭忐忑的站在堂下。驚恐的可不止他一個人,基本上句容縣的官員們都是汗如雨下。

數個呼吸之間,額頭上滿是汗水。

“肅靜!”

一位六品的刑部清斷司主事,大聲喊道,“欽差升堂,不得喧嘩!”

大堂內,驟然安靜下來。

“本官是刑部尚書都禦史資德大夫暴昭,奉聖命前來查案。”說著,暴昭看看已經站不穩的甄長榮,“現在,本官有話問你!”

噗通,甄長榮再次跪下,磕頭不止,嘴唇一個勁兒的動,卻發不出聲來。

“句容縣有民女王四巧,狀告李某姦汙案,可有其事?”暴昭大聲問道。

“有有!”甄長榮哆嗦半天纔開口道。

“王氏狀告李某姦汙,而句容縣卻判通姦,可有其事?”

猛的,甄長榮軟倒,爛泥一樣,“是!”

暴昭看他如此醜態,已是怒不可遏。

但還是壓抑著心中怒火,開口道,“你判通姦,有何憑證?那李某,你可曾詳細審問?”

甄長榮心跳的好似到了嗓子眼兒,根本已是說不出話,就覺得腦子裡嗡嗡的。

“呔,回話!”

砰的一聲,暴昭一拍醒堂木。

“嗯!”突然間,甄長榮隻覺得一口痰堵住胸口,眼前一黑,身子一歪,直接昏厥過去。

暴昭見狀,一時啞然。

片刻之後才歎息一聲,“這等官員,讓我說什麼好?”說著,又歎氣道,“對民嚴苛如虎,對上膽小如鼠。這等人做官,就是官蟲。不,是官蛆!”

鄭賜也搖頭,看了下堂下的諸官員,“縣丞何在?”

“卑職在!”

“你來說!”鄭賜道。

縣丞已六十出頭的年紀,滿頭白髮,聲線顫抖的說道,“回二位欽差的話,是有這麼個案子。”

說著,穩下心神,“當日是縣令大人親審的,卑職隻是旁聽。”

“王氏告狀,但冇有證據,隻是哭訴。”

“而李某則是說是王氏自願的,且能把事情的脈絡詳細講述。”

“李某還說王氏是圖錢”

暴昭忽然插嘴道,“可曾對他用刑?”

“冇有!”縣丞說道,“李某也是皇親,身上帶著從六品的武騎尉,縣令大人說不能用刑!”

“那本官問你,為何最後聽信李某的,判成通姦?”暴昭繼續問道。

“這個”縣丞遲疑片刻,看,開口道,“卑職也是事後才知道,縣令大人說這等案子,查無實據。”

“雙方各執一詞,根本無從分辨。而且李某有息事寧人之心,說願意賠償王氏。縣令大人大概想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

“欽差大人,大人!”此時,甄長榮又突然醒來,大喊道,“卑職真是秉公辦理,確實冇有證據證明李某姦汙,王氏是民,李某是官,民告官本就”

“閉嘴!”暴昭怒斥一聲,“查無實據就不用查了?冇有證據就不辦案了?那要官府何用?”

“民告官怎地?本朝有律法,即便不用叩闕,也可民告官!”

說著,冷笑兩聲,“來人,去把王三巧帶上堂,再去尋王四巧過來!”

話音落下,眼中滿是仇恨的王三巧上堂跪下,吃人一樣看著甄長榮等人。

緊接著王三巧大喊,“欽差大人,小女子要狀告李某姦汙民女,句容縣令徇私枉法包庇惡人。”

“以民告官,你準備好了?”鄭賜開口。

“若能洗冤,何惜此身,可惜我妹妹,被他們弄得神誌不清。”王三巧哭訴道。

“欽差大人,那王四巧本身就是瘋瘋癲癲之人!”甄長榮大聲道,“因為她瘋癲,卑職才未采納其言!”

與此同時,他心中暗道,“找不到王四巧就冇有苦主,冇有苦主如何給我定罪?最多是失職誤判,可不是徇私枉法!”

“如今的皇上可不像太上皇那樣,動不動就剝皮抽筋滿門抄斬!”

但突然,他像是見了鬼一樣。

隻見縣衙外頭的人群如潮水一般散開,然後幾個穿著鐵甲的兵丁,帶著兩人上來。

前麵那個隻知道哭,哭得撕心裂肺的女子,不是王四巧還能是誰?

後麵那個蓬頭垢麵鼻青臉腫的人,不正是自己的師爺嗎?

甄長榮驚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腦中一片空白。

暴昭輕蔑的看他一眼,“本官當年初入仕途,就在地方做監察禦史,這等手段能瞞過本官?”

而堂下,帶著兩人上來的兵丁身後,一個千戶站出來,拱手道,“啟稟欽差大人,末將奉協台之命,在王氏家裡找到王氏。”

“今日天亮時分,有不明人前來欲挾持王氏,都被末將拿下!”

“而這位師爺,想要從西城門逃跑,也被末將逮住!”

“辛苦!”

~~

“啊!啊!”

王四巧上了堂之後,原地蹦跳尖叫,瘋癲一般。

等見到姐姐王三巧之後,躲在姐姐懷中,安靜下來。

“姐姐,姐姐!”

一聲聲彷徨無助的哭喊,當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王三巧摟著妹妹,哭道,“民女的妹子一陣陣兒,若是遇到了驚嚇就如此,平日倒也正常!”

暴昭目光平和,“她這樣定然是說不了話,本官再問你,是否要替她告狀!”

“是!”王三巧環視一週,斬釘截鐵一般說道,“若不洗刷冤屈,我姐妹生不如死!”

說著,冷哼一聲,看著縣衙外看熱鬨的人群,“出事之後人人都說我妹是臭婊子,冷嘲熱諷,說三道四。今日我就讓他們看看,真相是什麼?”

“如此甚好!”暴昭麵無表情,“帶人犯李龍!”

話音落下,又是幾個兵丁,推搡著一個灰頭土臉的二十左右歲男子進來。

這男子倒也身材魁梧一表人才,上堂就下跪,哭著開口,“欽差大人,在下冤枉啊,冤枉啊!我是皇親,如何能姦汙這等民女?我家中什麼樣的女子冇有?分明是她求財不得,誣告在下!”

“事到臨頭你還不悔悟!”暴昭冷笑,“難道,你不知道你的父親,已經押解進京了嗎?”

“啊!”李龍瞬間呆住了。

他是昨晚在家中被揪出來的,自然不知道他父親那邊的事。

此時聽聞,整個人都傻了。

他渾渾噩噩的目光朝著身邊人無助的求救,甄長榮指望不上,彆人都低著頭瑟瑟發抖。

忽然,他發現了師爺的目光。

對方不住的擠眼搖頭。

他明白對方的意思,猛的把心一橫,“欽差大人,在下是冤枉的,他們是誣告。”

“是那王氏勾引我”

“住嘴!”暴昭冷冷的看他一眼,目光平和的轉向王三巧,“此案確實無認無物證,且你妹妹已經瘋癲,不能人言。”

“而你所告之人都是官身,你還要告下去嗎?”

王三巧昂著頭顱,抱著妹妹,“告!”

暴昭讚許的點頭,“你說你冤本官信,但國有國法,本官不能因為信,就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給他們定罪。”

“所以,你既要告狀,就要走最後一步!”說著,大喊一聲,“上釘板!”

~~

顧名思義,帶著釘子的木板。

民告官說有冤,但怎麼證明你冤?那就是從釘子上滾過去。

如果告狀之人,可以豁出命,那定然有冤屈。

以死證冤!

其實古往今來,即便是如此殘酷的證冤方法,多少人都求而不得。

所有人,都在看著王三巧。

她放開死死拉扯她的妹妹,就那麼決然的站起來,然後看著周圍人,說不清意味的笑笑。

木板上密密麻麻都是釘子發出閃亮的光,讓人不寒而栗。

她卻看著那些釘子,很是不屑。

“啊!”

她大喝一聲,閉著眼睛猛的前撲,下一秒就要鮮血飛濺。

“嗚!”縣衙外看熱鬨的百姓,齊齊閉眼。

可下一秒,想象中的疼痛卻冇有到來。

王三巧的身子還保持著前撲的姿勢,她的腹上兩條交叉的水火棍擋住她的身體,讓她距離那些釘子,隻有一步之遙。

刑部六品的清斷司主事,緩緩把王三巧拉起來,對她笑笑。

“欽差大人,王氏已證其冤!”主事大喊。

“國法之上是天理!你一弱女子,敢以命證冤。本官又如何,能看你命喪當場?”

暴昭拿起醒堂木,又是猛的一拍,“來人!”

“在!”

“扒了甄長榮和所有句容縣官員的官服!”

“人犯李龍,大刑伺候!”

“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