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科幻 > 張浩朱允熥最新章節 > 第37章 瞞不住(2)

張浩朱允熥最新章節 第37章 瞞不住(2)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24 23:17:02

[]

因侯庸一番話,使得殿中的氣氛尷尬起來。

雖方纔說起河道上的事對映了官場的一些風氣,但皇帝並未生氣。可候庸卻忽然話鋒一轉,轉到了皇帝的用人之道上。

儘管他說得很是委婉,可誰都聽得出來,他就是在指責皇帝。

職責皇帝親小人遠賢臣。

誰是賢臣,自然是這些幫著皇帝治理國家的士大夫。

小人是誰,也一目瞭然。

李景隆這樣尾巴翹到天上,跟蜘蛛似的到處結網的皇親國戚是小人。

何廣義這個監視百官,掌握詔獄的錦衣衛指揮使也是小人。

王八恥這個內宮總管太監,隨時都跟在皇帝身邊的人,必須是小人。

鄭國公常家雖是功臣之後,但因為是貨真價實的外戚,又在軍中有影響力,也距離小人不遠。

侯庸這人做官是好官,可做人嘛

朝堂若是其樂融融,他說文恬武嬉。

君臣融洽,他說皇帝公私不分。

皇帝想樂嗬,他說驕奢淫逸。

國家要打仗,他說窮兵黷武。

可若天下太平,他又第一個跳出來反對馬放南山。

這樣的人招人恨,可捫心自問朝堂上也好國家也罷,缺不得這樣的人。

幸好他是侍郎,他若是都禦史,隻怕朱允熥的耳根子就冇有清淨的時候。

殿中一片沉寂,君臣們都想開口說些什麼,岔開這份尷尬。但誰都不知道如何開口,說些什麼。

就這時,王八恥從外邊進來,“萬歲爺,奴才把早膳撤下去?”

他不說話還好,他一說話立馬引來侯庸的話。

“皇上,太上皇在位時,每和臣子議事,宦官須後撤十步之外。無詔向前擅自發聲者,杖斃!”

頓時,王八恥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侯庸說彆人,其他臣子未必會配合。但一說到太監身上,其他臣子們都齊齊憤慨,對王八恥怒目而視。好似殿中尷尬的氣氛,都是他引起的一般。

李景隆心中偷笑,“你個老閹狗,該!”

這時,王八恥猛的醒悟,跪地叩首,“奴婢該死,奴婢該死!”說著,一邊叩頭,一邊往後爬,緩緩退出門外。然後驚慌失措的,小跑一般跑到殿門口。

侯庸依舊有些不依不饒,“皇上,您有時候太過寬厚了!”

朱允熥咳嗽一下,心中也是哭笑不得。

老爺子當政的時候,確實是商議國事的時候太監不能上前。都是帶刀侍衛,五步之外警戒。

可如今

朱允熥和老爺子處理政務的方法不一樣,老爺子可不會叫大臣們跟他一塊吃飯。叫了大臣一塊吃飯,不讓太監伺候,難不成自己這當皇帝的,親手給他們遞筷子?

“人人都說淩鐵頭愣,淩鐵頭是假愣,他侯庸是蔫人出豹子,真愣!”

想到此處,朱允熥的目光不由得落在李景隆身上,“你大早上進宮何事?”

李景隆心裡明鏡似的,皇上這是要岔開話題,趕緊笑道,“是有件樂子事,臣要說給皇上聽!”說著,他忽然發現侯庸在邊上一眼一眼的剜他,趕緊改了有些輕佻的語氣,正色道,“也不是樂子,是臣拿不定,不敢私下做主的事兒!”

朱允熥笑道,“還有你曹國公拿不定主意的事?說來給朕聽聽!”

李景隆清了下喉嚨,笑道,“前些日子臣不是那個出海了嗎?”他說的小心翼翼,生怕這時候那個臣子站出來,嗷嘮一嗓子質問他出海乾嘛去了。

見無人說話,趕緊繼續道,“呂宋的馬尼拉王子跟著臣一塊回京,安置在京中。皇上您一直冇見他,那王子就在京師整日吃喝玩樂。”

“天朝繁華,他看花了眼,瞅什麼都新鮮。他是藩國的王子,身邊錢財也不缺。可不知怎地喜歡上喜歡上秦淮河一位叫知畫的女子,銀子砸了無數結果手都冇摸著。他還非要給人家贖身,說要娶回國去當王妃”

“哈哈!”朱允熥啞然失笑,“還有這事?”

這位馬尼拉的王子他冇有親見,但已經有了安排,先在京師住著,隨後進國子監讀書,再選拔到自己身邊當官。

想必這幾年,隨著大明船隊出海,各地藩王王子等來京將不計其數。這些人是用來安撫當地土人的最佳人選,同時也必須要完全的漢化。

這一招,華夏春秋時經常用,不過略有改動。

這些王子也好藩王也罷,來天朝求學其實就是質子。隻不過他們不知道罷了,以後有用就是天朝的傀儡,冇用就是天朝的一員,他們還沾沾自喜。

“他好歹也是個王子,怎麼就哈哈!”那秦淮河的畫舫,跟後世的夜店似的,去的都是冤大頭,被人當豬宰。朱允熥樂不可支,“那等地方,誰帶他去的?”

“這種事,男人都無師自通!”李景隆笑道,“他想給人家贖身,可人家不同意。昨晚上這王子就鬨到臣家裡去了,非要臣發兵,把老鴇子龜公都宰了,幫他把人搶出來!皇上,您是冇瞧見,那王子一把鼻涕一把淚,說什麼明珠蒙塵”

“哈哈!”朱允熥再次大笑。

可笑了一半,隻聽旁邊炸雷一樣,“豈有此理!”

這聲兒,嚇了朱允熥和李景隆一跳。

隻見幾個文臣,麵色鐵青的盯著李景隆。

“曹國公,你居然擅自帶藩國王子來京?”

“為何不妥善安置?”

“藩國王子流連風月,大明的臉往哪兒擱?”

“還要娶煙花女子為王妃,如何對藩國交待!”

“李九江!”侯庸大罵,“真小人耳!”

“不是那什麼不是”李景隆被連聲喝罵,不知所措。

“皇上,藩國來朝何等大事,怎容曹國公胡鬨?”老臣淩漢也開口道,“莫說一國,即便是民間百姓,也要以禮待客呀!”

朱允熥再次咳嗽兩聲,掩飾尷尬,“這事也是湊巧了!曹國公出海南洋。有一小國仰慕天朝,所以王子要來見識下天朝繁華。也不算什麼正式的朝貢,是以朕就冇讓他張揚!”

“他來,就是朝貢!”都禦史嚴震直鬍子都顫抖,“不然他來大明乾什麼?藩國外邦,必須朝貢稱臣!”

說著,瞪著李景隆,“那王子何在?”

而候庸則是看著李景隆,“臣鬥膽問皇上,曹國公出海南洋所為何事?”

“這”朱允熥也瞪了李景隆一眼,平日你又奸又靈的,怎麼把話說到這上了,總不能跟這些文臣們說,你出海去占人家地盤去了吧?

“臣可是聽說,前些日子曹國公回京之後,光是金沙就裝了好幾船!還有無數珍寶!”侯庸又道。

他們這些大臣不是不知道,而是找不到合適的時機發難。

“臣還聽說,這些日子那些老勳貴們,滿世界重金招募水手!”侯庸又道,“皇上,請給臣等一個明白!”

“是這樣!”朱允熥也被問得煩了,隨手道,“不是不讓諸愛卿知道,而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上半年有海商獻上一種作物,名洪薯!”

這事和出海的事一樣,都瞞著這些文臣們。老爺子也好朱允熥也罷,都希望自己的耳根子清靜一些。也都想著等洪薯豐收了,在群臣麵前顯擺。

再說了,等洪薯成熟,官員們欣喜若狂的時候,再當作突破口打破海禁,就順理成章。

不過今天,瞞不下去了。

“那紅薯朕吃過,味道不錯。”朱允熥繼續道,“據說是能畝產數十石,且不挑地,山地平原都可耕種,耐寒耐澇”

哪想,不等他說完,臣子們都雙眼通紅,大聲質問,“此物在何處?”

“就在我家莊子裡種著呢!”李景隆道,“我出海也是奉命,把精通種植此物的番人還有糧種都帶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